第14章 私会情人

洛熙儿

    于妙龙见陈玉平稳了心神,这才笑容满面地道:“给三公子贺喜,我师妹已经答应了这桩婚事,说一切由乾天门安排,她一个出家人就不参合这事了。”

    陈玉早就猜到了,见到于妙龙时就已经知道事情办妥了,瞟了一眼江海玉,江海玉的脸色都变了,整个人都惊呆了,不相信于妙龙说的话,想在确认一下,道:“师傅果真是这么说的?”

    于妙龙看她不懂事,有心责怪她几句,碍于陈玉在身边,说道:“师伯会拿这种事给你开玩笑。”

    江海玉又问:“那师傅有没有收到我给她老人家去的书信?”

    于妙龙自然不知书信里写的什么,听忘尘给他提起过此事,道:“你师傅收了你的信,她对这件事非常支持,叫你安心嫁人,有机会你师傅会去乾天门看你。”

    江海玉还是有些不信,道:“师傅看到我的信,就说这个,没有其他的话?”

    于妙龙看她问个没完没了,声音有些不耐烦,道:“你还不相信你师伯的话,就是你现在去了,当面问你师傅,她也是把我的话再重复一遍,你师傅在我临走时,已经闭关修炼,她让我告诉你们,这一年不必去山上看她。”

    江海玉彻底失望了,自己该怎么办?师傅都答应了这事,看来是万难更改了,自己总不能违抗师命,让她老人家在江湖上威信扫地。

    旁边的罗娇兰,自己不知怎么走出的房间,自己本来抱着一线希望,看来一切都已成定局,自己就算在嫁给陈玉也只能是个妾。

    江海玉看的出罗娇兰很喜欢陈玉,有心成全她,道:“师伯我有话跟三公子说。”

    于妙龙很知趣退出房间,把房门带上,江海玉这才说道:“三公子,是为了我相貌?还是因为我是忘尘师太的徒弟?”

    陈玉站起来,一本正经的道:“我是喜欢你这个人。”

    江海玉冷笑一声,道:“看的出我师姐很喜欢你,她的相貌,武功都不在我之下,何况我和她同出一个师门,你娶了她,她会全心全意对你好。”

    陈玉脸色阴沉,这是在拒绝,又看她想把师姐推给自己,她可好抽身而退,去找那个姓张的,道:“你只管做你的新娘,其他的事你不必操心,待我比武时杀了那个姓张的,我们就回乾天门成亲。”

    江海玉想过死,听他说比武之时要杀张硕飞,又打消乐了念头,知道张硕飞的武功不如他,留着自己这条命,到时能救张硕飞一命。

    想到这里,心情开朗些,冷声道:“还不知谁死在谁手里。”

    陈玉一把拦她入怀,道:“你现在是我的女人,还在替他说话。”眼神露出杀气。

    江海玉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道:“你能管住我的人,还能管住我的嘴?”

    陈玉吻住江海玉的唇,这时听到街上传来,“飞龙弟子,遍布天下,天下武林,唯我独尊。”

    江海玉趁陈玉愣神的一刹那,用力推开他,后退几步,用力擦擦自己嘴巴,跑出房间和于妙龙撞了个满身,一个出一个进,二人这么猛力撞击,于妙龙退后几步,靠在客栈的楼梯栏杆上。

    江海玉被撞的身子向后倒,幸亏陈玉在后面扶住她,才没被摔倒。

    于妙龙被撞的全身疼痛,想必江海玉比自己还要严重,怕陈玉责怪,赶紧拱手道:“三公子赎罪。”

    陈玉看他从未如此冒失过,想必一定我有什么大事,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于妙龙道:“可否听到刚才的喊声?飞龙帮帮主曾兆都来了,这人可不能小看,此人武功高强,擅长用毒。”话还没说完,听到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陈玉站在楼梯上向外看,只见对面的客栈里,客人全都匆匆忙忙跑出来,飞龙帮的弟子嘴里还喊着口号,声音甚是洪亮,看来人很多。

    江海玉看罗娇兰下楼去外面观看,于妙龙都对飞龙帮如此惧怕,怕师姐吃亏,赶紧追下楼去。

    二人站在门口看外面,对面住店的客人这时已经全部都站在外面,有两个人嘀咕,那人道:“什么世道?硬把人赶出来了,曾兆这个老毒物,真是一点江湖道义都不讲。”

    另一个人小声道:“小点声,要是被老毒物听到,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

    不远处走来一大队人马,十六人抬的大轿,前面八人,后面八人,左右有人护驾,前面有人开路,缓缓向这边走来。

    轿上青纱罩住四面,里面坐着一个人,随然不能看清面目,隐约可以看到轮廓,风儿刮过吹起青纱,那人的相貌时隐时现。

    这人六十多岁,满头银发,花白胡须,满脸的肉疙瘩,身体肥胖,坐在轿中也能看出是个五短身材,手捻胡须一副神采飞扬。

    轿子在对面客栈门口平稳落下,众弟子停止口号,跪在地上拱手同声,道:“弟子恭迎帮主大驾。”

    一个弟子赶紧上前撩起青纱,搀扶曾兆下来,向客栈里面走去,对面客栈里被赶出来的客人,也有其他门派的人,实在颜面尽失,有不怕死的,大喊一声:“老毒物,你还没先来后到?”

    曾兆刚想跨过门槛,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这话停下来,回头看看那人,一身青衣打扮,年龄在二十出头。

    飞龙帮弟子纷纷把青衣男子围住,听帮主吩咐,只见青衣男子身边一位老者,护在青衣男子面前,拱手向曾兆行礼,“曾帮主,我们是镇远镖局的,客栈里有我们保的镖,请帮主开恩,我们进去把镖取出来,我们即可赶路,不会打扰帮主休息。”说话很是客气。

    曾兆乐呵呵地道:“镇远镖局。”用手擦了一把鼻涕,用手一摔,一个小绿豆大小的珠子向老者飞来,

    江海玉大喊一声,道:“小心暗器。”珠子已经弹进老者眼睛,眼珠子都飞出,老者捂住那只受伤的眼睛,倒地翻滚,及其痛苦,青衣男子忙扶住老者,道:“老镖主。”老者抽搐了几下,:七窍流血当场死亡。

    就在大家都把注意力看老者时,听“噹”的一声,小弹珠和一枚银针同时落在江海玉面前。

    江海玉吓了一跳,陈玉飞身落在江海玉身边,道:“曾帮主,老毒物的名字,果然名不虚传。”

    曾兆回过身,看看陈玉,一笑道:“乾天门的三公子也在此,久仰,久仰。”能用银针击落他的弹珠,可见陈玉内力深厚,不敢轻易发招,道:“刚才这位姑娘犯了江湖大忌,我要教训她一下,弹珠没有毒,老夫也有好生之德。”

    陈玉站立不动,根本就没把曾兆放在眼里,道:“此人是我未婚妻,甚是顽皮,都是被我宠的。”

    江海玉瞪了陈玉一眼,到处宣扬此事,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这事,日后怎么面对张硕飞,曾兆这人十分可恨,看来也是老江湖,一眼就能识破自己女扮男装,为死去那个老者抱打不平,上前几步道:“你这个人,人家又没有要跟你分店住,只是想拿走人家的镖,你就伤人命,实乃不讲道理,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人家住店在先,你们后来,还这么强硬,更是违背江湖道义,还说我犯了江湖大忌,那你呢?”

    这番话一说,被赶出客栈的人都点头称赞,说出自己不敢说的话。

    只见曾兆脸上的肉蹦了几下,他一生纵横江湖,今天让这黄毛丫头数落一通,脸上实在挂不住,碍于陈玉和于妙龙两大高手在面前,真要打起来,自己只怕不死也伤,这只老狐狸不怒,反而乐了,道:“老夫一时失手,错杀镇远老镖主,向镇远镖局赔礼了。”说完拱手向镇远镖局的人行礼。

    青衣男子站起来,本想给老者报仇,这样一来整个镖局都会死在此地,思量再三道:“只要曾帮主让我们把镖取出来,我们不在追究此事。”

    曾兆话都说出口,在众人面前,岂可更改,一挥手,众弟子退下,镇远镖局的赶紧进店把镖取出来,抬着老者的尸体走了。

    青衣男子来到江海玉面前,拱手深深鞠了一躬,道:“姑娘,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他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万死不辞。”

    江海玉一笑,道:“严重了,快些启程吧。”看着他们上马远处,这才放心,不去理财飞龙帮那些人,回到客栈。

    于妙龙对陈玉道:“这次得罪了飞龙帮,这几日要多加小心。”

    陈玉到是不怕曾兆,怕对江海玉下毒手,看看她,摇头一叹,刚刚踏入江湖,不知江湖险恶,刚才说出那番话,要不是自己在身边,江海玉不知死了几回。

    江海玉知道刚才陈玉救了自己一命,心里一点感激之情也没有,想起他逼自己嫁给他,心中很是讨厌。

    吃过晚饭后,江海玉回房休息,拖着腮帮子出了半天神,正要解衣就寝,后窗突然人影晃动,窗格子上有人手指轻弹了几下,小声说道:“江姑娘,请跟我来。”

    江海玉听是张硕飞的声音,打开后窗,张硕飞已跳到地面,向西如飞奔去,江海玉跳下窗外,施展轻功,追过去。

    片刻之间,两人奔出四五里路,过了个山坡,来到一片树林,张硕飞停下脚步等候江海玉。

    江海玉片刻即到,看看站立之人果真是张硕飞,又惊又喜。

yunyuedu5(云阅读网)!!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