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周无江

    小青龙折腾大半天才找了段连根的柳木桩扛着回到无名山,他晃了晃手中的斧子气喘吁吁地嚷道:“找不到工匠,拿了把斧子自己动手算了。”

    龙王爷正在盘问花无色, 对他的表现似乎很满意,头也没扭随口道:“也好,你做出来看看。”

    小青龙没办法,只得动手将粗大的柳木桩劈为两半,又分别将两块柳木一一削成足状。花无色嫌他削得太粗糙不够漂亮,自己拿过去又细琢了良久还不肯罢手。龙王爷不耐烦了:“双足能走便可以,又不是脸皮何苦费时精修。”花无色只得略带遗憾停了手。

    龙王爷同样滴了几滴丹宝壶水在花无色双足断面上,除去了玉迹,拿起木足并在上面画了一隐符,一眨眼给他粘了上去。

    花无色大喜,一个翻身腾至半空,又飞身而下站在龙王爷面前忘形地磕头致谢。

    龙王爷道:“先别谢我,得按咱们先前说好的办。”

    花无色会意:“龙王爷尽管吩咐,我花无色万死不辞。”

    龙王爷点头冷笑道:“既如此你就是我龙宫的人了,往后你跟小青龙查探两件事,一查芙蓉的行踪,二查横山近况……”

    花无色脸色绷紧了,不自然地吐道:“龙王爷,我……我也有两个要求,一不与小青龙一起,二……二不插手横山的事……”

    龙王爷脸色一沉,嘿嘿一阵冷笑:“你有什么资本与我谈条件?”

    龙王爷这句话说得挺绝,完全不把花无色放在眼里。花无色心里极不舒服地嘟噜着:“你不纯粹利用我吗?我干嘛一定听你的……”

    “过河拆桥的无义之徒,幸好刚才留了一手,不然真奈何不了你。”龙王爷发怒了,吹起胡子念起了咒语……

    没等花无色回过神来,他突然浑身奇痛无比,肝胆欲裂……禁不住大叫救命,片刻之间就滚翻倒地,动弹不得。

    龙王爷这才刹住了口,花无色挺起筛糠般的身子抖着嗓门问道:“这是何……何故……”

    龙王爷傲道:“你的命是我救的,以后就属于我的了,我让你走就不能停,让你停就不能走。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接腿时就防你有二心,我暗中画了‘压心符’在断面上,随着腿的吻合渗进全身。所以,我只要念起咒语,隐在你体内的‘压心符’便会压向你的五脏六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花无色倒吸一口冷气, 没想到那么热心救他的龙王爷竟如此歹毒,他呜咽道:“你……丧尽天良,太……无情无义了。”

    小青龙是旁观者清,对龙王爷这一手也吓出一身冷汗,难怪龙王爷差遣自己不顾一切地救他,原来有这一手,姜还是老的辣……看样子日后行事须尺寸小心。这样想着,又禁不住摸了一把双膝,心中犯着嘀咕:可别也有什么怪符藏着!

    龙王爷似乎很得意,理也不理可怜至极的花无色,他对小青龙道:“限你一月之内找到芙蓉,能截最好, 不能截就杀,杀不了马上回来报,如再有半点闪失提着脑袋来见我。”

    送走了龙王爷,小青龙心里也不是滋味,从龙王爷听似温和的言语中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

    花无色也默默地想:难道自己威风了一世,竟会栽在龙王爷手里……

    龙王爷回到龙宫时, 拉巴正拉着龙族几个要员在白玉宫与龙女蚌姑娘们鸳鸯戏水。

    几个要员见龙王爷突然回来,惊出一身冷汗,退到一边不敢言语。拉巴也吃了一惊,这龙老头这么快回来了,可他很快发现龙王爷的眼神里毫无不悦之光,于是坦下心来仗着酒意晃着手说:“——哦,龙王爷,你回来了,可找到小青龙?”

    龙王爷把不满之情全撒在了几要员与被侮辱的女子身上,绷着脸挥退了他们。这举动多少有点镇住拉巴,他到底心虚。

    然而龙王爷脸色渐渐放松了,拍了拍拉巴的手:“这次我多亏去了趟天下,否则大祸临头了。你猜怎么着,我派出的小青龙被人制住了,动弹不得。”

    “谁这么大胆,敢制龙族使者。”拉巴好像比龙王爷还气愤。

    龙王爷道:“还有别人嘛,色字头上一把刀,都给芙蓉迷糊了,为了一个女人弄得两败俱伤。说起来你也认识,就是八易神手下的花无色……”

    “花无色……”拉巴一听到这三个字惊得心惊肉跳——他失态地嚷道:“他……他有没说我的坏话。”

    龙王爷纳闷了,诧异地问道:“你们有矛盾吗?”

    拉巴回过神来发现龙王爷的异样,心头一怔:糟了,这么沉不住气,要露馅……好在拉巴脑子灵光,三角眼骨碌碌一转便静下了心:“龙王爷有所不知,那花无色可是有名的采花大盗。想当年,我值班时撞见他调戏仙女,我阻止了他并将其训斥了一顿,而他小人心肠不但不思过反将我恨之入骨,常放出风来说要给我好看,当时倒也防了他一阵,可后来他因坏事做绝被逐下天宫,从此再没谋面,唉!没想到还留在天下,这种小人该杀,否则后患无穷。”

    龙王爷虽不断点头,但他还是满不在乎地坚持自己的观点:“话说人分三等,上等上用,中等中用,下等下用,再不济也总有一点可以利用。花无色虽好色,但他可是八易神的徒弟,目前八易神不是与芙蓉正磨擦着,何不利用他的特殊身份挑起事端假于他手截杀芙蓉——何乐而不为呢?”

    拉巴知道改变不了龙王爷的观点,但这就意味着自己的牛皮要戳穿……愣了好半天,他近似哀求地说道:“龙王爷的话自然有道理,但花无色我是领教过了,与他又有过节,日后断不能共事,龙王爷切不可将他召进龙宫,否则我提前回天宫罢了……”

    龙王爷根本没注意到拉巴的一系列表情变化,直到拉巴拍拍屁股要回“天宫”时才回过神来:“老弟,你千万别恼,跟你道明,这花无色只是砧板上的肉,随时可以毁了他,老弟此时万不可回天宫,我身边也没个能办事的人,所以无论如何也要留下助我,等龙宫太平后我再摆礼相送。”

    拉巴听了这话又装模装样地沉思了一番:“唉,我下界已久,不知玉帝会不会责怪,在龙宫盘桓了些许时日,我也深知你的不易,看到龙王爷内忧外患的局面,心中甚为不安。说句心里话,衣服新的好,臣子旧的亲,我拉巴是你的老臣子,哪忍心离开呢……罢、罢、罢,无论如何,也要助龙王爷平定天下再说,玉帝如要责怪,大不了另找出路而已。”

    龙王爷大喜,拍了拍拉巴肩膀,道:“平定天下大功告成后,你也不用回天宫当门官,我封你为一字并肩王,与我共享荣华富贵。”

    龙王爷的话说得十分坦然,毫无半点虚情假意,但在拉巴听来却是那么刺耳……冥冥之中他忽有一个直觉,龙宫也非久留之地!

    曾经不共戴天的死对头在特定的环境下不得不握手言和,好在是黑沉沉的夜晚,彼此之间看不见尴尬的表情。

    与其说言和,其实是捆在一起的蚂蚱,都必须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奋斗,如此就不得不并肩作战。

    花无色与芙蓉有过正面接触,多少对她的情况有些了解,根据他的判断,芙蓉跑不出横山八易神的手掌心,这会儿准是关在升仙洞内,因为他们一批莽夫都不喜色。

    小青龙虽不想听花无色的,但分析起来又不无道理,权衡之下毕竟大事要紧。他同意跟花无色上横山打探,但也是有条件的,抓到芙蓉功劳必须算他的。

    没想到花无色竟也同意了,惟一的要求是由小青龙负责解了“压心符”。

    这时,两个活宝很自信,真以为芙蓉坐在横山上等他们去抓。上横山没费多少功夫便在四处包括升仙洞都转了一圈,但大出他们所料,连一个影子也没碰到。

    天际间已露出曙光,两活宝躲在墙垛边发急,轻声议论如何着手。突然一阵脚步声,把个花无色惊得一阵哆嗦。

    “梆,梆,梆,”脚步声靠近时借着朦胧的月色才看清是个打更老头,他几乎捱着步子走,也不吆喝,只是顺着路沿一边走一边敲两下梆子。

    小青龙道:“将这打更老头弄过来,兴许能敲出点东西。”

    花无色略一思索,点点头像条狗般窜上前,猛地一把捂住打更老头的嘴巴,撂翻倒拖了过来。打更老头不及防备,大惊之下欲鸣梆示警,小青龙眼快手也快,劈手将之夺下,打更老头喘着粗气这才拭目细看:“是你,你……花四爷……”

    花无色狞笑着蹲下身,拍拍他的脸:“哼!你还认得我……”

    打更老头望着花无色狰狞的脸孔,吓得浑身打颤,哆嗦着双唇话也说不出来。

    小青龙不耐烦了:“别罗嗦了,快问话。”

    花无色问道:“老头,八易神可在横山,有什么新动向?”

    打更老头被花无色掐得气急:“花……花四爷,小的……也不敢瞒你。自从你上次伤了难三爷没有回来,八易神十分恼火,还让大伙儿四处找你。后来那个桑鸣也来过,并和哭二爷吵起来,那姓桑的也真是个神,只吼了一声便将横山震得差不离,害得大伙儿修了半个月。再后来那桑鸣又与什么娘娘上横山要人,可八易神见了他们不但不怒反而特别客气,同意放了娘娘的人,但有个条件必须留下桑鸣——这姓桑的也够义气,主动要求留下换人,本来嘛也一切大顺,可没想到偏偏节外生枝,哭二爷不知咋回事将娘娘的法师给害了,压在对面山下,那娘娘哪肯罢休,要讨个说法,没料到八易神盛怒之下将哭二爷逐出了横山……”

    “什么,哭二哥被八易神赶走了?”花无色觉得不可思议,插口问道。

    “千真万确 ,我一直在场亲眼看到。”

    “哼!”花无色猛一捶腿,愤愤不平地说道,“二哥也太冤了,八易神也太狠了,为一个天下法师竟然断了千年师徒情,太过份了。”

    小青龙虽听得咋舌,但对这些似乎并无兴趣,插嘴问道:“那娘娘现在什么地方?”

    打更老头摇头道:“那娘娘当天就离了横山,不知去了哪里!”

    小青龙皱眉又问道:“那姓桑的现在哪里?”

    打更老头扭了扭发酸的脖子道:“唉!那桑鸣也可怜,八易神骗他进一间魔屋,前后用大火烧了六天六夜,后来听说被扔到什么天涯海角了,大概不得翻身了……”

    小青龙有点泄气,微怨道:“怎么办,娘娘不知去向,总不能这样向龙王爷禀报,我看是否找一下你的老兄弟,也好问个明白。”

    花无色白了他一眼:“瞎扯,我那班老兄弟恨不得扒我的皮,食我的肉,找他们岂不是自投罗网,你倒是聪明,把我往火炕里推。”

    小青龙盯着花无色,漠然地说道:“那行呀!咱们这就打道回府,不过我要提醒你,我们现在可是为龙王爷办事,事情办不好,我最多挨一顿臭骂,但你……哼……命都捏在他手中……”

    没小青龙的提醒,花无色倒确没往这方面想,他望着小青龙皮笑肉不笑的神色禁不住心里一阵发怵,唉!谁叫自己让别人捏住了尾巴,该屈的时候就屈一下吧,他叹道:“要么……要么找一下哭二哥,他说不定知内情,如今也是外人,自不会与我为难。”

    小青龙哼道:“既然让你为难,也只有这样了。”

    到横山脚时天已微亮,小青龙是非仙非妖之辈,不能绝食人间烟火,他一见到群山间隐露的村庄,猛然诱发了屏住多日的饥肠,他咽了咽口水说道:“花无色,这是你的地头,去找点填肚的来。”

    其实花无色下横山时心里就不是滋味,毕竟是第一次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偷偷摸摸上自己亲手创下的横山。这次虽然没见到想见又不敢见的人,但他朦胧地认识到自己恐怕再也不会上横山。

    自然对小青龙的指划心里挺不满,但又不便发作,只是淡淡地说道:“山都干崩了,地也枯裂了,天下惟一能吃的就剩下几个干巴巴的人,你要吃人,自己去挑,我可没那能耐!”

    小青龙心中大怒,想发作,但转而一想,花无色正想瞧自己的好戏呢,这一发作不正中他下怀……冷笑道:“花无色,给你脸别不要脸,你不动手,我小青龙也不会饿死,咱们走着瞧。”

    花无色本想跟上去,但转而一想又不妥。这儿是横山地盘,万一不留神闹出事来可是自找麻烦,只得隐去身影跟了上去。

    小青龙当然不招呼花无色,一阵小跑钻进村庄转悠了一圈,没碰到半个人影。他不甘心,寻了一家大户敲起了门。

    敲了半天也没开,小青龙大怒,扑上前一阵好捶,狂喊道:“里面有人吗,都死光了,快开门,否则推了你这鸟窝……”

    这回又巧了,敲的正是王家庄王老爷家,王老爷正好有客,这客不是别人,就是从横山出走的哭无泪。小青龙这顿震天响的轰雷声早把庄上人惊醒了。王老爷疑是横山上的人,怕与哭无泪发生冲突,死死不肯开门,还一个劲劝哭无泪躲一下。哭无泪非常懊恼:“我早与横山断绝关系,上你家拜访叙旧也碍着他们了,哼!只管开门,就算八易老头亲临,我也不怕,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王老爷心善,毕竟是老邻人,他拉住哭无泪苦劝道:“哭二爷,你是老好人,八易神也是老好人,大伙儿都是知道的,你们闹点小矛盾也很正常,谁家没个口角,目前八易神正是气头上,你也别跟他顶,日后有机会我找八易神说合说合,事情说破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家人毕竟是一家人嘛……”

    正说着,外面喊声又起:“死人了,推了鸟窝……”

    哭无泪大怒,冲上去拔开门闩,偌大的院门“轰”地大开了。

    嘿!小青龙可惨了,他敲了这么长时间,原以为里面没人,况且也敲累了,刚靠上大门喘口气, 正准备起身离开。 不料早不开,晚不开,偏这时开了,小青龙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扑嗵”一声一个倒栽葱摔进院内。

    小青龙恼羞成怒,跃身起来涨红着脸哇哇大叫:“找死呀,存心想害我,看我不推了你这鸟窝。”说着旋起衣袖招来大风刮得房子格格摇响……

    哭无泪见来者浑然不识,又会作法, 知来者不善,哪敢怠慢,慌忙从袖里掏出一个网兜,顺手一抛瞬间大了数倍,铺天盖地罩下来将小青龙一古脑儿包了起来。

    小青龙突然受制,哪里提防,惊吓之下拼命挣扎,可是这网不是凡物,越挣扎越紧。片刻功夫,那网已将他缚得透不过气来了:“你……你是……仙……是妖,快将我解开……否则……”

    王家庄上的人吓得六神无主。

    他们哪见过这等阵势,被凭空而来的大风吹得东歪西倒,待小青龙制住后,王老爷胆战心惊地问道:“你……你是哪儿人氏……到鄙处有何贵干……”

    小青龙当然不敢自报家门,龙族此时在天下的地位他作为探查使是一清二楚的,他仍在尽最后的努力妄想创出奇迹——哭无泪站在一旁冷笑道:“孽物休徒劳,这是‘天丝网’,任何外械内力都伤不了。你是哪路的,快说个明白,不然乱棍打死你罢了。”哭无泪说着招呼几个庄丁执棍狠揍起来。

    小青龙虽是真龙,但也是肉体,哪里受得了,没几下便打得嚎哭了起来:“痛死我了,花无色,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哭无泪打得正起劲,忽听见“花无色”三个字,连忙叫停,吃惊地问:“喂,你刚才喊谁来救你。”

    “花无色……”小青龙什么也不顾了,他只想保命。

    “他在哪里?”

    “他……他不知躲到哪去了,这个胆小鬼可……可把我害惨了……”

    哭无泪半信半疑,正在纳闷之际,忽门外闪出一个人影,仔细一看,正是失踪多日的花无色。 哭无泪又惊又喜:“四弟,你这些时日上哪去了?”

    花无色见了二哥显然有些尴尬:“二哥,我已是死过一次的人,其实无颜见你,但你……你所抓的是我搭档,只能出面向你求个情,放他一马算了。”他虽一心想找同为“叛逆”的二哥,但二哥在眼前时又不知说什么好,毕竟上次一役彼此都曾伤筋断骨,将他们原本不错的感情拉远了许多。

    而哭无泪也万万没想到会在这儿撞见四弟,他与四弟的感情不一般,从天上到天下一直都很合得来——彼此沉默了一会,还是哭无泪先开腔:“四弟,你……倒还好,我可比你惨,你可能不知道,我被八易轰出师门了。”说着瞥了一眼天丝网里的小青龙,不解地问道:“四弟,你怎么与他纠缠在一起?”

    花无色低着头喃喃着:“他……他是路上碰到的,坏倒不坏,只是饥饿难忍,受不了才这样的。”

    哭无泪目视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顺手收了“天丝网”。小青龙灰溜溜地爬了起来站在一旁,垂着双手不敢言语。

    王老爷与花无色也是认识的,此时见事态平息了,连忙过来招呼:“花四爷也来了,看你脸色发白断有多日不曾进食,哭二爷一早惊醒也空着肚子,要不简单找些能食之物填充一下如何?”

    哭无泪知王老爷不易,想拒绝。但花无色与小青龙闻言大喜:“好!好!越快越好,最好来点稀的。”

    王老爷也没多说什么,转身领着阿龙去张罗了。借此机会,横山落难两兄弟才凑到一块逐渐恢复昔日感情,他俩有共同语言,那就是对八易神的不满,恨不得将横山翻个底朝天——可惜没这本事。

    王家庄上的人动作也快,没多久便让哭无泪三人上了席,也亏底子厚,大灾之年还能像模像样的摆上十余盘,有些许陈豆,有剥皮草茎,有小段树皮,有数颗果仁,有爆炒栗子,有豆炒小米,有块状苔藓,有味炒锯末,还有一盘干瘪的鱼干,再加了一盘杂七杂八的黑肉干……摆是摆了一大桌,可花无色与小青龙鼻子早扭得老远。小青龙大言不惭地说道:“这种草皮,树根,臭肉怎么吃。”

    王老爷陪在席上叹道:“唉!天下大旱,寸草不生,别说草根树皮,再过些时日,恐怕连这也吃不上了。”

    哭无泪道:“别不识抬举,这些东西都是王老爷压箱底的稀罕物,你们不吃也好,王老爷还舍不得呢。”说着拿起一块肉啃了起来。

    花无色与小青龙虽也吃不下,但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无奈之下也挑了块肉吃了起来。

    离了王家庄,花无色把自己的情况向二哥说了个清楚。

    哭无泪听后久久也未说话,既没发怒,也不赞同。小青龙善观颜色,趁机诱道:“哭二哥,你也来与我们一起干吧。不是我说丧气话,你若固守天下,迟早死路一条,还不如趁早归顺龙王爷。现在来为水族做点贡献,日后就是功臣,假如天下亡了,逃到水族那可是难民——二哥你是明白人。”

    哭无泪在龟裂的土地上默默行走着。他并不是没有思想,自从离了横山在天下转悠了一圈,所见所闻岂止让他寒心。也许小青龙说的对,固守天下迟早死路一条。其实昨日找王老爷本意是搞点粮水备备荒,但没想到富甲一方的王老爷也是这副穷酸落魄样——他在怀里揣摩着,一颗一颗数了几遍,只剩下十来颗了,这些被他视为珍宝的丸子是用存留童子军的躯体元神熬炼的,多少汇聚了一些精华,食一颗能对饥饿炎寒抵挡一阵子……原本指望天下尽快复苏,他好另立山头与横山抗衡,可揭开天下大旱之谜后,他知道凭自己的力量保身都成问题了……

    哭无泪默默地想,难道归附水族是惟一生存的出路吗。

yunyuedu5(云阅读网)!!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