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周无江

    八易神的脸孔够大的,阎罗君不但给了一瓶禁药——“酥心散”,而且连西天自制的“囚妖瓮”也借了他一只。

    回到横山已是第三天头上,八易神一见到笑、难二徒就打探有没有消息。他俩苦笑着摇了摇头:“动静也没有,怕是烧死了……”

    八易神不信,从袖中掏出“酥心散”撒到了“降魔胶屋”上。可别小看酥心散,它可大有名堂,当年西天有一些厉鬼、奸鬼,又霸又滑的手段使阎罗君大为头痛, 并从他手中滑脱了不少厉鬼奸鬼的罪责,此事非同小可,关系西天稳定,一些受屈者自然不满,纷纷上诉,最后惊动了玉皇大帝,他老人家专遣天宫药圣为其特制了“酥心散”。这东西帮了阎罗君大忙,有了它,遇上刁鬼只要散发出其气味就足可摧垮对方的防线。

    “酥心散”洒在降魔胶屋上,直接渗透到桑鸣体内,桑鸣本来就是浑浑噩噩似梦非梦地迷糊着,可这“酥心散”犹如万支钢针“嗖”的一下全刺入心口。顿时,疼、麻、痒、胀、酸、辣、苦……上千种无以形容的怪味袭上脑门,而每一种味道都足以震撼心肺……

    桑鸣想睁开眼睛,可惜再怎么努力,都不知眼睛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徒劳地折腾一阵,不禁心底哀鸣:难道天要亡我……

    更甚的折磨还在后面,酥心散在体内慢慢膨胀了,他只觉得肚内翻江倒海,内脏焚烧……其感觉不如死了的好——桑鸣狂呼悲咽,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就在桑鸣生不如死的难忍时刻,八易神又狂叫了:“桑鸣,味道怎么样,不好受吧,你这又是何苦呢。还是招了吧,少受些冤枉罪……”

    桑鸣听觉还是有的,他想开口大骂,无奈吐不出一个字。

    八易神还不相信这么快就蔫了,他还以为酥心散效果不好,制不服桑鸣,索性又撒了些,可全部撒光仍不见任何反应。八易神忍不住了:“好你个臭小子,你想闭口不说,没那么容易。你如今捏在我的手心里 ,我让你死,你不得不死,我让你活,你才可以活。”又嘱咐笑、难:“加大火力,再烧他三天三夜,看他到底熬不熬得住。”

    笑无声、难无破虽于心不忍,但亦无奈,调遣人马搜遍横山能烧之物,全投入熊熊大火中又烧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头上,八易神再没耐心了,下令停火,并拔出了滋滋冒着黑烟已成球状的降魔胶屋——嘶哑着嗓子问道:“臭小子, 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想不想再见天日?”

    笑无声擦了擦额头汗水,不无忧悒地说道:“说不定早成人干了,哪还能说话。”

    八易神依然不泄气,恨恨地道:“不说话必是诈的,臭小子仙胎仙骨,区区一把茅草火怎能伤他筋骨。”

    难无破有点听不下去,有意无意地自语:“此番将他烧成这样,不吭一声,倒也够坚强的。”

    八易神哼道:“跟希人一个德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这时也料到桑鸣定是体无完肤,行动不便了,但这对他无关紧要,他只需要他口中的话:“臭小子, 你再不开口,可就没机会了。”

    难无破忽听出话中的杀气, 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师父,桑鸣好歹也是娘娘的保护神,如此对待恐怕不妥。要不干脆放了他,我们再从另外途径寻查希人神与拉巴。”

    难无破此时泼这冷水,把八易神惹火了,他冷笑道:“无破,对敌人可不能发恻隐之心,这桑鸣已与我们结下冤仇,如果放了他,就是放虎归山,纵是日后不计较焚烧之灾,那将来与希人决斗时他会不插手吗?这件事你们别多说了,我自有安排。”

    笑、难听得目瞪口呆,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八易神掏出从西天借来的“囚妖瓮”,揭开盖,念起咒语作起法,将裹着桑鸣的“降魔胶屋”装了出去。

    他封死瓮盖,对二徒说道:“桑鸣誓不合作,我也无法姑息。烦你俩将这瓮送往西天交给阎罗君,就说瓮中降了一妖,交他好生保管。”

    难无破抢先接瓮在手。八易神放手时还叮嘱:“瓮已合拢,已断绝乾坤内外罡气,切不可揭开,否则前功尽弃要惹大祸。”

    笑无声、难无破领命辞别八易神直奔而去。到了西天,打着八易神的招牌非常顺利见到了阎罗君,这鬼王外形狰狞但说话倒也客气,得知他俩来意后哈哈大笑:“我道八易神不会还我了,过了这些年还记得此等小事。”

    笑、难惊道:“师父不过借了数天而已,哪来的这么多年?”

    阎罗君道:“西天与天下轮回时速不同,天下一日而西天就是一年。”

    笑、难闻言大悟,又说道:“师父令我俩将这只囚了妖的瓮让你好生保管。”

    阎罗君瞄了一眼:“哼!八易神死磨烂缠拿走这只‘囚妖瓮’,天下哪来这等厉害妖魔值得动用西天宝物镇压,里面囚了什么货色?”

    笑、难相视一望,难无破不言,笑无声支吾答道:“囚……囚了……一个犯我横山的小妖。”

    阎罗君叹道:“这小妖倒也可恶,怎能与八易神作对。不过八易神也狠,小妖得道不易,些许小错训斥一番罢了,犯不上关进‘囚妖瓮’断送了他!”转而又道:“既然送来了,总不能让两位为难,我带你到所罗洞去存放,那里都是无期的。”说着便迈步而走。

    笑、难连忙跟上,避过无数奇形怪异邋塌之物,跨过流沙涧,越过万丈悬崖,沿着崎岖山路到了一个阴森森的山洞,只见洞门上方赫然写着“所罗洞”三个红底字。

    洞前两个提枪弄棒的小鬼僮见了阎罗君连忙打开洞门,洞中黑暗无比,开门之际一股袭人的阴气伴随深啸声喷涌而出……笑、难见多识广,但初见这摄人心魄的鬼门关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怔怔肃立不敢言语……

    阎罗君也未进洞,喝了一声:“所罗洞主何在?”

    话音一落,从洞中缠绕袅袅的阴雾中现出一物,近至眼前才发现是条人面大腹蛇。他见了阎罗君连连颌首:“不知君来,失礼,失礼。”

    阎罗君道:“天下一隐居神仙,降住一妖无处存放,找我帮忙,我想还是寄在你所罗洞安宁些。”

    人面蛇身的所罗洞主说道:“合该巧了,我所罗洞已收伏天地妖魔、厉鬼共计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再加一个刚凑一万。君与我创洞时曾说储量一万,如今已满,合该我的功绩,君不能忘功。”

    阎罗君皱眉小声道:“外人面前如此计较,岂不让我难堪。”又朝笑、难陪笑:“将那‘囚妖瓮’给所罗洞主,他会放置停当的。”

    笑、难连忙应允,难无破为桑鸣不平,不忍见死不救,壮胆在送交“囚妖瓮”一刹那狠下心来伸指化针在其底部刺了一小孔,通了内外气——这样做倒真救了桑鸣一命,但他没想到由此又引出了一系列的祸水……

    龙夫人上吊后,龙王爷可惜得很。他整日忧心忡忡,心里很不好受,就连拉巴绞尽脑汁搞出的新花样也逗不起他的兴致。

    最让龙王爷揪心的还是小青龙,他这一走就没了踪影,先还以为他本性难移又在天下拈花惹草,忘乎所以。可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就是两月多,龙王爷不安了。

    当然,这一次没有完全迁怒于别人,经过静心思考后, 他那颗曾一度骚动不安失了良性的心自悟到了“失误”之处——他认识到将事关水族命运的大事交给小青龙似乎自寻死路……

    因此,等到第三个月时,龙王爷下定了决心亲自去天下查访。

    已为龙王爷心腹的拉巴自是喜不自禁,因为龙王爷将堂堂龙宫交与他暂且打理,也就是说龙王爷不在时由他说了算。这对于生活在奢侈泡沫中的拉巴——仿佛看到了人生道路上灿烂的曙光……

    然而,拉巴毕竟是一只乌龟精而已,他戴着“代龙王”的高帽,已没心思细看面前的曙光有多灿烂,更没心情去衡量迷人的曙光后面是什么……每日每夜展现在他眼前的除了美女就是美酒,他似乎要把昔日失去的平衡从这儿找回来。

    不消几日功夫,本入低谷的龙宫在拉巴的领导下真正进入了乌烟瘴气的境界——水族的殒落从这一阶段奠下了走入毁灭的基础。然而,对于这些实质性的错误龙王爷始终也没发现……

    龙王爷是趁黎明之际潜到天下的,自然没惊动任何生灵,但他仍小心得很,一到天下便入乡随俗变为一小后生,乍一看倒也精神,可他内心烦躁得很,幸好天下所见的情景让他禁不住心花怒放了起来。

    沿途丛山峻岭早失山的本色,满眼都是刺目的焦土和砾石,风云所经之处带起咆哮的尘土迷漫在天空久久不能褪尽——而顺着蜿蜒的山势鹤然暴裂出了若干巨缝,犹如一张张血盆大口令人瞠目。黄土大道上,遍地龟裂似瓦鳞般一棱一棱顺着晕儿四下延蔓着……无数的杇木、残根及砾石也大堆小垛地铺散着,天空时而不时落下一阵阵黑压压的沙尘随着狂风啸音飘洒……昏天黑地的眼界里根本见不到一个生物,只是偶而在树根旁,乱石堆间会发现已成人干的尸体或白骨……

    浏览了这一切,龙王爷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胜利,他觉得已踏进成功的边缘——他强按骚动不已的心默想,让天下万物灭绝后奏请玉帝将废地划归水族。

    晌午时分,来到了一处并不很小的集市,虽说是集市,但只是指它的规模而已,基本看不见一个人影。四下里除了枯燥的风声再无半点杂音,只是冷不丁从哪条弄里巷尾传出一声微弱的哀鸣——又走了一条冤魂!

    这么点声音又让龙王爷的心提了起来,他知道天下人还没死绝,这丁点原因多少使他有些沮丧,在一家破客栈门前怀着愤慨的心情敲开了门。

    良久才从里面探出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他对龙王爷的出现十分吃惊:“你……你是外乡来的吧,外面骄阳似火,地烫如热锅,你……你怎么没累死在半路?”

    “些许小路,哪会累死。”

    瘦老头说道:“客官倒是命大,如今天亡人也!我等早已认命。此前有些愣头小伙还不认命,结伴成群外出寻水,但没一个回来,都死在半路了,唉!”

    龙王爷皮笑肉不笑故装关切地问道:“大爷,你们这儿断水有多久了?”

    瘦老头久不见生人,倒也很客气,开门让座拉开了话匣:“说来话长呀,我们这儿原先山清水秀地肥人善,日子过得交关舒服。可没想到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小河、山塘溪流就连院内的老井全都不见一滴水,大伙儿四处求神拜龙王都不见反应。幸好,都内发了救命水,倒真救了大伙的命,可好景不长,没多久那水又不发了,唉!前后算起来也有一年光景没见水了,如今我们都在家里等死,死在外头总还是死在家里好。可也奇怪,天天在家等死却又死不掉,这样静悠悠在家坐着一点都不觉饥渴!倒也怪事。很长时间不见外乡人,外头怎样了?”

    龙王爷嘿嘿地道:“实不相瞒,天下到处死尸铺地一塌糊涂,沿途野鬼妖孽都蹦出来了!看样子天下气数已尽,真要亡了——不过听说地皇的姘头去求什么雨,老伯有没听说?”

    “不是姘头,是娘娘。”瘦老头纠正龙王爷的恶意,“求什么雨我倒没听说,不过前些时候曾听人讲起芙蓉准娘娘命贱高攀皇家触怒了天地,惩罚天下断了水,害得老百姓一起倒霉。唉!求雨应该到龙王爷那儿求呀,跑来跑去费什么神……”

    龙王爷心中一阵窃喜,天下人将断水之祸推到了倒霉的芙蓉头上,真是家门不幸,内战又起,合该天下气数尽矣。

    得了这些龙王爷视为喜迅的情报,他再也不想浪费功夫。他觉得眼下首先应该会合小青龙。

    然而,任凭龙王爷发起神威找遍了差不多整个天下,可连小青龙的踪影也没见到。

    龙王爷寻求无望时才怀疑,小青龙是不是遇了不测离了人间,他连夜赶到了西天。

    西天阎罗君闻知龙王爷来访,惶恐万分,慌忙出迎:“龙王爷统率水族,事务繁忙,有事招呼一声鄙君上龙宫拜访才是。”

    龙王爷一改往日傲态,因为今天有求于人,他客气地说:“无事不登你西天,今日首次来就要烦你了。”

    “龙王爷看得起鄙君,是鄙君的福气,有事尽管差遣,客气就见外了。”

    龙王爷道:“我水族为查探天下民情派了一个地面探查使——小青龙,可近来多月不见踪影,我恐遭不测便来问问有没有到你处报到。”

    阎罗君明白了龙王爷的意思,侧身问一旁的笔吏:“近日可有水族龙种前来西天受刑?”

    笔吏翻了翻《水族生死簿》,答道:“龙种来受刑的有龙母、红龙法师、还有龙太子……没有小青龙呀!”

    龙王爷禁不住老泪纵横:“我那苦命的儿在此可好,能否让我见上一面?”

    阎罗君为难了,略为不安地说道:“这……《天规》明文规定,恐不太好办。龙太子来后焦躁不安,整日闹腾不息,这几日服了‘迷魂汤’才温顺下来,开始耐心接受刑罚。不过他服了‘迷魂汤’恐前事全忘,龙王爷不见也罢,待刑罚满后,鄙君再设法为其安顿好一点。只不过龙太子生前未建功绩,未积阴德,反而罪孽深重,要想得道升天恐难了!”

    龙王爷急道:“龙太子一事阎罗君尽量开脱,让他来世过得好些,我龙王感激不尽。”

    阎罗君抹不下情面,违心地点了点头:“鄙君尽力而为,龙王爷宽心吧。”

    对于此事龙王爷倒也真的挺感激,他不好意思再打扰,起身道:“既然小青龙没到你处,定还在天下,我再去寻找,这便告辞。”

    阎罗君本不想插手此事,但见龙王爷新丧又奔波于天下寻找部下,心生同情非常感动,拉住他道:“小青龙一事,龙王爷大驾来到西天,岂能让你空手而归。你在此等候,鄙君立马遣笔吏到天下各阴司去查找。”

    龙王爷十分满意,对阎罗君不免刮目相看。 其实按乾坤编制地位而言,他俩两路诸侯平起平坐,一个统率水族,一个执掌阴界西天,只不过龙王爷执位已久又工于心机仗着功高连玉帝也要让他三分。阎罗君则是个得罪人的苦差,上位虽不久,但结仇一大片,所以相形之下自惭不已……他向龙王爷叹了许多苦经,什么天规不可违,什么树大难侍候,什么奸人、歹人难分辨……任期一满决不续任, 还是向玉帝讨个山头修行积德罢了……

    略过个把时辰,笔吏带了个红鼻子小鬼回来:“阎罗君,水族小青龙现在天下西北部交界处,他是西部无名山域的阴司,我将他带来了。”

    红鼻子小鬼揉揉发红的大鼻子,尖声说道:“数月前天下横山八易神的弟子花无色将准娘娘芙蓉挟持到无名山欲行非礼,无名山土地挺身阻止被他打死,后水族小青龙欲和花无色争夺芙蓉,斗了几个回合双双受制,两败俱伤被困在无名山。小的因知他俩一个是天宫下凡真仙,一个是水族真龙,故不敢惊动他们……”

    阎罗君脸色一变,微怒道:“这个花无色到天下还不忘色欲,敢动娘娘的歪脑筋,八易神是怎么调教的。唉!小青龙怎么也有这一手。”

    龙王爷脸上一阵青白,岔开话题问道:“那个芙蓉娘娘身在何处?”

    红鼻子小鬼答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她早开溜了。”

    龙王爷忙起身:“那你可否带我去找小青龙?”

    红鼻子小鬼望了望阎罗君并未答话,阎罗君点头道:“也行,你就与龙王爷走一趟吧。”

    红鼻子小鬼只会遁地,上不了天驾不了云,龙王爷又只能驾云不会遁地。百般无奈之际龙王爷只得现了原形让红鼻子小鬼骑到身上飞翔而去。

    龙王爷一路迅速,很快按红鼻子小鬼所指定的山头落下身形,果然瞧见两尊灰头灰脑的人形隔着已立在地上的金钟罩对峙着,细瞧之下确是小青龙。

    龙王爷先收了金钟罩,小青龙与花无色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龙王爷一愣,这才发现两者双足俱毁,且身体已僵早无知觉。他眉头紧皱厌恶地替小青龙擦去脸上厚尘,观了观神色见躯体已干瘪且无生气,只是灵魂未被勾走仍弥留在枯体中。

    龙王爷暗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十足的废物。”可骂归骂,依旧还得寻思着救活他,万幸的是龙王爷此次有所防备,将稀世珍宝——丹宝壶滴水随身带着,合该小青龙命不该绝派上用场了。

    龙王爷打开丹宝壶,滴了一滴水在小青龙人中穴,又用手拍开他五大命门。果然药到病除。小青龙打了几个哈欠,扭了扭身子好似刚从梦中醒来,睁眼望见龙王爷屹立在面前大惊失色,疑是幻影,揉了揉双眼,仔细一端详,分明是龙王爷驾到,这下小青龙哪里敢怠慢,欲翻身站行,可刚翻身起来就趴倒在地上。

    龙王爷在一旁看着:“小青龙,你的脚是怎么回事?”

    小青龙望着龙王爷满脸愧色尴尬万分地说道:“龙王爷,小青龙办事不力,罪该万死。都是那花无色,将天下娘娘挟持到此, 我一出场花无色就咬住了我,用什么阴杀手锏封住我全身命脉。为了保命我用七彩玉尺切断了双膝,同时也拖住了花无色,将他困在此处同归于尽,只是天下娘娘逃脱了。”

    龙王爷虽然不相信他的话,但眼看小青龙遍体鳞伤,不忍心再责怪他:“小青龙,你的双膝呢?”

    小青龙朝不远处一个土包指了指,可怜双膝已被泥沙掩埋了。龙王爷拿过来见已枯竭,叹了口气又拿出丹宝壶,倒出几滴在断面上,吹了几口气,使之迅速滋润。小青龙大喜,捡起便自己接了起来,丹宝壶滴水果然神奇,不到片刻功夫,小青龙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他欣喜若狂情不自禁跪在地上朝龙王爷磕了几个响头,随后转身手执玉尺欲碎花无色的躯体。龙王爷连忙喝住,小青龙一愣,不解地望着龙王爷。

    龙王爷故作神秘地问道:“此花无色可是横山八易神的徒弟?”

    小青龙答道:“正是,他神气大困,何不借此机会结果了他。”

    龙王爷意味深长地笑道:“不可!不但不能杀他,而且要救活他。”

    小青龙纳闷不已:“这花无色处处与我为难,又伤我性命坏我大事,留他何用。”

    龙王爷不予理睬,又拿出丹宝壶滴了一滴水在花无色人中穴上,打通他五处命穴。不消片刻,花无色也睁了眼。见水族龙王爷与小青龙站在面前,慌了神色欲起身却无足支撑摔倒在地上,他惶恐地支吾着:“你们要干什么,别……有种的单挑,二打一不算好汉……”

    龙王爷听得哈哈大笑:“花无色,你害怕什么,没有我这丹宝壶滴水你能活过来吗。”

    花无色怔怔地望着一脸笑意的龙王爷和铁青着脸的小青龙,不知所措。

    龙王爷笑道:“花无色,英雄不减当年勇嘛,我可在天宫久仰你的大名了。”继而又是狂笑,把个花无色脸上搞得挺不自在,但也不敢发作。龙王爷与小青龙一起调侃够了,才又道:“花无色,你想不想站起来做个人样,趴在地上总不大体面。”

    花无色听话听音,虽话有些刺耳,但言下之意好像肯出手救他,当下哪顾得什么面子,急忙接过话来答道:“龙王爷如肯施救,我花无色南来北往听你差遣,报效恩德。”

    龙王爷点了点头,似乎非常满意,叫小青龙去找花无色的双膝,小青龙揭开土堆捧出花无色的双膝突然惊叫一声,两膝一遇风便化为粉沫飘走了。原来花无色修过正果是仙体,引来地下蝼蚁将之蛀空了,活该他倒霉。

    望着自己的双膝在小青龙手里化为粉沫,花无色愤恨地悲鸣道:“小青龙,你岂能这样害我。”

    小青龙冤屈地说道:“不关我的事, 是你的脚已经腐烂了。”

    花无色哪里会相信,他想:我俩的双足同为玉尺所断,为何你的健好,偏烂我的……花无色虽这么想,但嘴上不敢说出来,因为自己的小命还捏在人家手里呢!

    龙王爷也未深究,对小青龙道:“他膝已毁,无法复原,你去寻一根柳木桩来,找个工匠做副木足装上罢了。”

    小青龙为花无色跑腿极不甘心,但惧于龙王爷只得忍声吞气而去……

yunyuedu5(云阅读网)!!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