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夜抢明珠

妒风流

    “这个就是出生的问题了,刚出生时我们一家绑定在一起出生在这里,却没有想到上面还有一个即将要死的NPC老头子,而那老头子就将家产全部传给了我爸,并且还留下了许多生意让我们一家经营。我们没想到的是死去的老头子竟然有许多厉害的关系,而知府和那霍刚都和老头子关系不错,只是没想到这些人都他妈不是好东西,各个都只盯着这里的家产,不过以我看他们恐怕都想着我这颗夜明珠和夜明珠所隐藏的秘密吧。”黄霸天嘿嘿冷声说道。

    “什么秘密…那你还不把夜明珠收起来,为什么还要给我看呢,不怕有高手闯进来将夜明珠给抢走吗。”女孩声音娇气地说道。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我敢拿出来自然是有把握了,如果现在有人来抢夜明珠,我包准他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黄霸天极其嚣张地说道。

    这一翻话说的原本想要行动的任意马上收回了行动的想法,心中也是猜测疑惑不已。

    “能告诉我知道这个秘密吗,难道夜明珠还能害人不成…”女孩不解地问道。

    “有些事你不能知道的太多了,这可是我黄家的秘密,你要知道原本我们在现实中并不姓黄,但却因为那死NPC老头子的关系我们才必须姓黄,如果我们私自改了姓或名,恐怕官府就要治我们的罪了。”黄霸天恨声道。

    女孩疑惑地说道:“我还以为你的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呢,没想到还受这个家世出生的限制,不过破碎虚空中的名字又不能怎样,只要有钱就行了,现在外面还有许多玩家还在整天忙着想办法赚钱学武功呢。”女孩羡慕地说道。

    如此两人竟聊了一段时间,让任意等的不耐烦,但黄霸天最终却都没有说出夜明珠的秘密是什么,而任意内心却也是无比的失望。见黄霸天两人睡去任意这时却也缓步走到了两人的床前,却见女孩的身体许多部位外露,到让任意看的心里扑通直跳。而任意的目标夜明珠却也被黄霸天收起来压在了枕头底下,看着那露出一角的玉制盒子,任意却是想起了黄霸天的那句话。

    “如果有人来抢这颗夜明珠,包准他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将任意吓住了,而任意却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露出一角的白玉盒,却始终不敢伸出手去触摸。

    突然,任意听到一丝动静,未等任意有所动静,却听到一声惊骇颤抖的声音传出。

    “谁…鬼呀…”一声尖叫传出,任意心中猛然一震,来不急想任何东西,就直接伸手向那白玉盒抓去。然而,这时睡在床外侧的黄霸天却猛然右手五指齐齐伸出向任意的胸口插来。任意的手离白玉盒还有一些距离,但却又不能不理会黄霸天的攻击。所以只好快速收手,然后左手拦向黄霸天的右手。一时间两人指掌相交,任意掌心虽感到一丝疼痛,但黄霸天却是脸色一阵苍白,显然是牵动了内伤。这时任意的左掌也是迅速压下,并狠狠地接连拍在了黄霸天的胸口,使的黄霸天惨叫一声,喷出几口鲜血,却是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然而,这时那娇媚的女孩却将白玉盒迅速拿在手中并尖声喊叫了起来。任意心急之下左手猛然将被子拉下,伴随着女孩更加大声的尖叫声,任意正待伸手抓那白色的玉盒,却见女孩竟不顾害羞地站起身来。顿时,女孩那**裸白晃晃的肉身让任意一阵眼花。正是这时任意胸口猛然一痛,却是黄霸天起身之际左手五指狠狠刺在了任意的胸口。只是想来黄霸天有内伤再身,只发挥了金刚指原先十分之一不到的威力,而任意又是皮厚肉粗,却也只是感觉到了微微刺痛而已。

    这时,女孩的尖叫突然停止,却是大声呼叫起了救命。任意心中无比的烦躁,胸口又因受到了黄霸天五指一击,而双脚从头到尾却也一直用不上,只能用毫无招式和威力可言的左手应付,一时间到显得极其狼狈,同时也逼出了任意心中的那股杀意。

    于是,下一刻任意猛然跳起身来,双腿狠且准地踩踏在了黄霸天的胸口上。只听黄霸天连惨叫都来不急发出就口喷鲜血而出,而这鲜血竟喷到了站起身的任意的脸上,可见其口喷鲜血的喷力有多生猛。

    在女孩惊讶声中,女孩竟不顾自身暴露和死活竟向任意出掌攻来,而任意却也无奈踢出连环几脚,一时间,女孩光滑的腹部连中几脚,最终使的女孩痛苦倒下,而任意却也伸手抓向了白玉盒。当抓住白玉盒时,任意脑中再次闪过黄霸天所说的那句话,然而这时外面隐有灯光和杂乱的声音传来,任意心中到也慌了。

    从黄霸天胸口跳落地上,却见黄霸天犹如死人一般动也不动,在任意想来这样却是比死亡还来的痛苦。而若伤了黄霸天的筋骨或者使的黄霸天从此重伤不愈乃至内伤不愈,恐怕这黄霸天以后就不能练武和害人了。这样一来黄霸天若想练武就必须选择自杀重生了,只是任意却不确定这黄霸天是否真的属于内伤和不可治愈的,于是在最后的关头,任意左掌缓缓向黄霸天胸口压下,却是带动起了虚云气冲入到黄霸天体内。

    收手时,任意见黄霸天胸口佩带着一个奇形的黑色坠子,心里竟动了随手摸走的想法。硬拽之时却见似无生气的黄霸天竟伸手阻止任意。任意一愣,心中却是不解,接连拽了几下却是依旧拽不下来,于是任意到来了脾气,竟将黑色吊坠给从黄霸天的头上倒摘了下来。

    转身离去时,任意却似是感觉到了黄霸天内心的焦急和愤恨。想来自己的容貌也被发觉了,但这本来就不是他本来的容貌。将吊坠放入怀中,任意手拿白色玉盒向门口处窜去。打开门却见此时庭院中竟出来了十几人,而这十几人中有酒楼中跟随黄霸天的三人。除此之外也就是那妇人和一些下人了。任意心想这些人都还算来的快,若不是那女孩喊叫声够大,恐怕这相隔几十米远的距离,其他地方怕也是听不到的。而先前那一番争斗却也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到是给了任意安然逃走的时间。

    凭借着自己的脚力,任意迅速跑了出去,随后更是一溜烟地跑的不见踪影。但任意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后却也随着一道黑影,这道黑影一直追随着任意,显得轻松无比。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