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窥探思过崖

丁巳冬水

    吃过午饭后,林暮晨等四人慢悠悠踱出食堂大厅的正前门。紫菱边走边轻轻拍了一下大师兄的手背,笑道:“明天去参加净琴山狩猎比赛,也带上兰兰吧!这小妮子机灵得很,肯定能帮上忙。”

    林暮晨看着另一侧兰兰的眼睛,郑重道:“比赛很危险的,若是她不小心受了伤,我可负不起那个责!”

    兰兰涨红了脸,立即大声反驳,“大师兄,你小瞧人!”

    走在后面的陆大年赶忙良言相劝,“你就听大师兄的吧兰兰,净琴山深处异禽猛兽甚多,万一被它们咬伤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你多嘴——”被猝然扭过头来的小丫头瞪着,大年也不甘示弱,龇牙咧嘴扮起鬼脸。

    “大师兄,就让兰兰跟着去嘛!”紫菱捉住大师兄的臂弯边摇晃边撒娇,“一路上你师妹我也好有个伴呀!跟你们一帮傻小子有什么好说的呀……”

    暮晨拗她不过,只好点头应允,“我说不过你。那明天参加比赛的人选兰兰就算一个吧!”

    “太好了!谢谢你大师兄!”兰兰顿时欢呼雀跃。

    “事先声明——”暮晨弯着腰盯着她的眼睛认真中带着玩笑道,“要是你不听话被哪个禽兽咬上一口,可不许哭鼻子哟!”

    兰兰收敛笑容,信誓旦旦道:“谁哭鼻子谁是小狗!”

    其他三人相视大笑。林暮晨忽然回头向身后瞥了几眼,疑惑着问,“老三呢?怎没见他跟出来……”

    后面的大年即刻有了发现,忙抬臂一指,“大师兄,你快看那边,三师兄拎着饭篮正往西校门的方向去呢!”

    “三师兄——干嘛去——”

    “我要上思过崖——今天轮到我去给二师兄送饭了——”丁东冬在那边远远地回答。

    给二师兄送饭?罗兰兰心念一动,究竟谁是二师兄?她忽然忆起昨日在净琴山上三师兄口中提到过有关此人的信息——一个因触犯校规而被掌门禁足崖洞面壁思过的“典范”!不由暗自好笑,这家伙倒也算得上是号人物,敢于打破陈规干寻常人所禁忌之事,倒是值得自己见上一见,如此想着便对这个未曾谋面的二师兄愈加好奇,于是她做出一个决定。

    “兰兰,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紫菱看到师妹眉头紧蹙两手紧按腹部弯下腰去,忙跨出一步把右手搭在她的肩头。

    “哎哟——师姐,我突然肚子痛,得去趟厕所,你先回宿舍吧,不用等我!”兰兰急急说完就捂着肚子朝厕所方向飞奔而去。

    望着小丫头远去的背影,紫菱无奈耸耸肩。

    万象山山势平缓连绵,松柏密布,碧翠苍茫。从山脚沿林间的曲径拾阶而上,半山腰处丛林交映之中,有一宽阔的坡面,坡顶处有一天然洞穴,两面夹山,背山面谷,洞口左侧为一长方形石壁,似一天然石匾,四周松柏掩映,若无人带领很难寻觅。

    一路尾随,见三师兄拎着饭篮爬过坡面消失在洞穴口,罗兰兰闪出掩体快步跟上去,上到坡顶侧身紧贴石壁转角边缘凝神偷听洞内动静。

    “老三,辛苦你啦。”一名陌生男子的声音从洞内深处隐约传出。

    “二师兄,跟我还客气什么?赶快吃吧,要不饭菜就凉了!”丁东冬大大咧咧的声音。

    等确定里面那位二师兄边吃饭边与送饭者说笑无暇旁顾时,她才敢探出壁缘半个脑袋偷看洞内情景。洞壁玲珑泛光,里面还算亮堂,此洞竟还内套一小洞,正是思过者平日里栖息所在,此刻师兄弟二人正面对面坐在地上一块狭长的青石板上说着知心话儿,无非是相互分享一些所见所闻及处世价值观。

    约莫二十分钟后,那位二师兄用膳完毕,并收拾好碗筷起身与送饭者道别。见丁东冬提着饭篮开始往外走,她急忙回避,身后有一棵歪脖子枣树,轻轻一跳闪到树后。待三师兄下坡远去,她再跳回到洞口边角,接着小心探头朝洞内偷窥。

    里面着银灰色长衫的少年仍旧席地而坐,仰头凝望斜上方的雕刻繁复的石壁若有所思。对方朝向这边的侧脸兰兰基本看清了,不过就是一张很普通的线条刚毅明朗的男子面孔,从外貌看,这家伙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呀!她不免感到有些失望,还以为胆敢挑战木震派门规的“大英雄”长有三头六臂呢!兴致大跌,她撇撇嘴准备离开,不料就在这时里面那人开始做起一些奇怪的举止。只见他双手捂按面颊来回揉搓,再用双拳同时敲击两侧太阳穴数下,之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他的脸孔表皮肌肤颤动着时而收缩时而扩张,面部轮廓正在迅速变形,半分钟后,变脸过程结束。她吃惊得迅速抬手掌堵紧自己的嘴巴,天哪——我刚才没有眼花吧?他竟给自己更换了一张新脸!再仔细端详那位“新二师兄”,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惊,“哇——”的叫出声来。

    “是谁躲在外面?快给老子滚出来!”“新二师兄”被突然惊扰,腾地从青石板上跳起来。

    罗兰兰不仅没被吓得“仓皇逃窜”,反而像中了邪似的一步步深入“虎穴”。

    “创神教的七坛主岳云峰……你不认得我了么……”她僵直身体穿过大洞缓缓步入最里面的小洞,用热忱的目光紧盯着二师兄的新面孔,心潮澎湃愈来愈激动,待靠近对方,她突然单膝跪地拱手低首朗声道,“我是创神教新入教成员罗兰兰……属下拜见岳坛主!”

    “罗兰兰……”岳云峰仔细端详面前跪拜自己的红衣少女,半天迟疑不决,“我怎么想不起来在我坛下有你这号人……”

    “坛主不记得我很正常。”兰兰不慌不忙解释道,“半年前我才刚入教,只在聚会的时候见过坛主两次面,坛主对我自然印象不深……不过很快,不知为何坛主便突然失踪了……”

    “什么失踪!哼——”岳云峰乜斜着她,不快道,“奉教令本坛主是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你以为我来日曜城是为了游山玩水吗?”

    她慌忙作揖,然后小心翼翼道:“属下并没有质疑坛主的意思,只是……该被禁足思过崖的不是二师兄吗……怎么会是坛主您?”

    “你的所谓二师兄也就是我呀!”坛主哂笑道,“罗兰兰,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现在的身份是木震派十大弟子中排行老二的杨志安,到了外面你可不许乱讲!”

    “好歹属下也是创神教的,这还用坛主您提醒吗?”兰兰边陪笑边好奇道,“能瞒过木震派全院上下所有人的耳目,坛主真是好手段,属下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么坛主……您是怎么做到的呢?”

    “你少在这里给我戴高帽!你一个新来的懂什么!”坛主瞪着手下鄙夷道,“这只不过是本教众多秘密手段之一——纳米易容术!你没见过的好东西多着呢,只要你忠于本教日后自然会接触到它们,不过现在不需要你知道的不许多问,听懂了吗?”

    “是属下多嘴,请坛主勿怪!”她急忙叩首,不再多言。

    岳云峰上前托了一下她的手臂示意她平身,并缓缓道:“我问你,你是如何混进木震学院的?此次教主安排了什么任务给你?”

    罗兰兰低眉顺眼垂手而立,把这两天的经过简述一遍。

    “为教主盗取木震派的矢量矩阵本来也是我的任务之一,只可惜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了……怪我当时考虑不周方法欠妥,唉——我真是有负教主重托呀!”他摇头叹气自责不已,然后看着少女的眼睛把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语气和蔼道,“兰兰,本坛主现在行动多有不便,替教主完成此项任务就看你的了。”

    兰兰马上做出一个下属该有的反应,抱拳躬身,语气诚恳,“岳坛主,请您放心,属下定当竭尽所能!”

    坛主满意地点点头,沉吟思量片刻,探手摸向自己怀中,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白瓷小药瓶来,捏住瓶身打量一眼,再次盯着少女的目光道:“兰兰,还有一件事,本坛主需要你在两三天之内替我完成。”

    “坛主尽管吩咐便是。”

    岳云峰目光灼灼一字一顿道:“这件任务的目标是木震派十大弟子之首——林暮晨!”

    听到“林暮晨”这三个字,罗兰兰暗暗吃了一惊。

    “想来你也有所耳闻,放眼五大学派,林暮晨是个不可多得的少年天才,小小年纪其内功修为已臻至令绝大多数学院老师汗颜的境界,假以时日,此子必成大器!因此,少年英雄有谁人不爱惜呀……”

    她暗自揣摩,仍旧不明白坛主提及林暮晨是何用意,忍不住试探着问,“难道想要我替坛主拉拢此人……”

    “不是替我——”对方轻轻摆动一下那只捏着药瓶的手,神秘笑道,“而是替教主!”

    “您是说……”她恍然开悟,惊声道,“让我找机会给林暮晨下药!”

    “兰兰——果然聪明,一点就通!”坛主赞许地冲她点点头,然后把药瓶搁在掌心中展现给她,详述道,“此瓶内封装有一颗紫红色药丸,名曰摄神丹,属创神教秘密武器之一,能控制目标的精神和意志,使目标的才能和力量为我创神教所用!”

    “这里面的药……果真管用吗?”她忽然莫名感到不安,嗫嚅着问。

    “当然!只要是我们创神教研制出来的宝贝,质量绝对顶呱呱!你只管放心拿去用吧!”把那只端着药瓶的手掌移至少女胸前,坛主得意地把眉毛一扬。

    她迟疑着伸手接过药瓶,再机械地把它揣进裤兜里。

    看到这位新人属下惴惴不安的样子,坛主大方一笑,鼓励她说:“你只需按我说的去做,其他的无须操心。事成之后,本坛主重重有赏!”

    兰兰却仍旧顾虑重重,忍不住又问:“坛主,若是林暮晨服下此药,那他……会有什么反应啊?”

    “罗兰兰,我看你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吧?”岳坛主又不高兴了,不耐烦道,“有什么反应到时你就知道了,何须多问?”

    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毕恭毕敬道:“坛主,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保证按时完成任务!”

    坛主面无表情对着洞口抬了一下手臂下了逐客令,“没事了。你速速下山去吧,以免别人起疑。”

    “岳坛主请保重,属下告辞!”

    踏着弯弯曲曲的石径,罗兰兰心事重重下了山。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