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六度宙生仪

丁巳冬水

    从宿舍出来,赵紫菱左手抱着一摞课本右手拖着舍友的手往教学楼的方向赶。

    罗兰兰睡眼惺忪,不停地打着哈欠,不情愿地拖着无力的脚步,“师姐……你就让我再睡会儿嘛……”

    “上课就要迟到了,你想被老师罚站呀?真不知道你昨晚不好好睡觉干嘛去了……”紫菱虎着脸只管拽着她匆忙赶路。

    “我是一时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所以才一晚上没睡好嘛——”兰兰继续赖着不肯主动迈步,讪笑着讨好对方道,“师姐,今天我能不能先不去上课……反正老师也不认识我嘛!明天再……”

    “不行!你个死丫头,想偷懒啊!”紫菱干脆道,丝毫不留商量的余地,“夏师叔把你交给我就是让我好好管着你的,我可不能对不起她,第一天就想翘课,门都没有!”

    这个可恶的紫菱姐,还真是大公无私!嘴上不敢再争辩,可兰兰在心里却很是不服气,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难道我就不会在课堂上睡觉吗?这样想罢她才感到释怀,反而加快速度跑在了前面,甚至回头招招手催促后面道,“师姐,快点儿,要迟到了——”

    姐妹俩随着人群涌入教室,选了个中间靠前的位置坐好,把课本和笔记本在课桌上摊开,端正坐姿静待老师的到来。

    罗兰兰随意看看四周乌压压坐着的同学——全都是陌生面孔,少说也有八九十人,来了这么多人听课,根本就不差我一个嘛!师姐真是的……她噘着嘴又在心里埋怨起来,等会儿老师进来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课那我就接着睡我的……小算盘打好后,她扭头看着师姐好奇问道,“第一堂课老师讲什么呀?”

    “物理学。”似乎一下子看穿了对方的心思,紫菱突然抬手揪着师妹的耳朵小声警告道,“你要是敢上课睡觉我就——”

    “快放手师姐,疼啊——我不睡就是了……”小丫头揉捏着自己的耳垂接着又问,“讲物理的老师是男是女,我应该没见过吧?”

    紫菱横她一眼,小声回答,“你见过的。他就是——”

    正在这时,教室内陡然鸦雀无声,原来是老师的身影出现在教室的门口。湛蓝色长袍,身材粗壮,长马脸上一对三角眼不大,却精光内敛,甚是威严,他左手拎教科书右手持戒尺,从容步上讲台。

    “同学们,现在开始上课。”浑厚低沉的男中音。

    “妈呀——怎么会是他!”兰兰急忙埋下头用手捂紧自己的嘴,差点惊叫出来。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木震学院几十名代课老师,插班到这个班级听的第一堂偏偏就是封副掌门的课!老天呀——还让不让人活了呀!她趴在桌上暗自叫苦不迭,都怪臭师姐!硬要逼人家来上这鬼课!完了完了……一大早就自投罗网,今天死定了!昨晚自己这条小命就差点折在台上那个老家伙手里……

    上课开始了,同学们边听讲边认真做笔记,只闻封副掌门淳厚圆润的嗓音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上空回荡。当看到师妹弓着背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眼皮眨也不眨紧盯着讲台上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紫菱差点笑出声来,不由满意地点点头:这小妮子还蛮听我话的。

    为避免讲台上的老师从众多弟子中认出自己,罗兰兰一直在紧绷神经做着提防,哪还有心情睡觉,因而老师这堂课所讲的主要内容她倒是听得滴水不漏。

    由于太阳带着地球绕银河系中心公转,地轴的方向有一个摆动周期,约为25920年,称为岁差。岁差现象的存在与地球文明周期性大灭绝有密切关联。银河系中心星系物质密度大得惊人,连续不断向外喷发超强辐射,包含各种类型各种频率的电磁波,一般称这些电磁波为“信息波束”。波束信息深刻影响着地球上生物与文明的进程,改变甚至塑造了生物信息遗传代码dna。万物都在共振。通过自身与环境信息波束的共振,生物可以从环境中吸收能量与信息,从而改变自身结构,更好地适应环境。无论在运动过程中地球远离还是接近银河系中心,都会引起贯穿地球的信息波束场的变化,致使地球生物基因结构产生变异在所难免,好的基因变异促使生物与环境相得益彰而走向繁荣,相反——坏的变异弱化生物与环境之间的协调一致性加速使生物趋于灭绝。

    在过去的几亿年中,地球曾发展出数十代高度进化的智慧文明,这些文明上天入地、移山倒海几乎无所不能,然而讽刺的是——纵使这些星球孕育出的文明力量再强大,与高深莫测法力无边的大自然相比,不过就是一群蝼蚁。大自然既有能力让星球孕育出智慧生命,也有权利毁灭它。无论在地球的漫漫历史长河中周期性出现生命还是周期性毁灭生命,均属天意,岂是渺小的人类文明所能参透的?均为天道,岂是弱小的人类文明所能参悟的?

    生命虽然脆弱却不乏坚韧。所谓智慧生命,既会制造数学工具思考与研究大自然,又会制造物理工具改善与改造大自然,在大自然的淫威面前,他们偏偏不信这个邪,偏要永世长存逆天而行!于是一代又一代智慧文明,在认识到岁差现象的存在后,为了应对周期性灭绝事件,不遗余力地疯狂发展科技,企图凭借科技的力量战胜大自然,把生杀予夺的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经过无数次的失败,终于有一代文明研制出来一套对抗大自然的利器——六度宙生仪!当毁天灭地的大灾难即将到来时,利用此仪可以打开进入高维空间的入口,人们会乘坐特别研制的跨维宇宙飞船从危险的低维空间突然消失,暂时隐匿于安全的高维空间,就像山洪来临时从地势低的地方及时转移至地势高的地方,待洪水过后,再回归原处重建家园。因为在自然条件下,高维空间处于极致蜷缩状态,为了躲避灾难而逆向展开更高的维度是要付出代价的,主要有两点:第一,大幅折损寿命;第二,极度损耗能量。高维空间虽然包含有无穷多个低维平行世界,但躲在里面终非长久之计,纵然家园已被毁坏得面目全非,最终还是要回来的。

    不到万不得已,六度宙生仪不得轻易启动。但其建造者利莫里亚文明——也是我们的祖先文明——为对抗地球岁差运动周期性引发的天灾仍旧将它启动了四次。文明虽得以在地球上延续,人类基因组结构的完整性却一代不如一代,反映在每个个体身上,就是超能力丧失及寿命锐减,神性逐步堕落为凡性。利莫里亚文明的后裔为回归神性,修身学方兴未艾……

    所谓树大招风风撼树,人为名高名丧人。六度宙生仪乃是旷世神器,拥有它几乎等同于拥有主宰宇宙的力量,为打开高维空间通道而将它启动,会扰动时空结构释放出强烈的干扰波,当带有特定信息的干扰波迅速向深层空间扩散,会引起其他星球高等文明的注意,尤其是那些好奇心强烈又天性喜好扩张的外星文明。利莫里亚文明性情温和喜好和平,绝不会仗着自身科技高度发达而去侵犯其他外星文明,他们只愿呆在土生土长的地球上修身养性独善其身,却从未想过因躲避天灾而不得不采取的自救措施将来有一天会招致外族入侵……

    终于熬到下课铃声响起,罗兰兰长吁一口气,方觉腰酸背困得不行,正想直起背来伸个懒腰,岂知一不留神她自己的目光正好与讲台上射过来的两道凶光对接在一起,“妈呀被发现了——”她一声惊呼慌忙抱头趴倒在课桌上,浑身战栗不已。

    赵紫菱收拾好课桌上的书本正欲抬臀离座,却不想瞥见师妹是那副德性,不由翻了个白眼道:“喂,你又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小心被老师看见……”

    “师姐,老师真的认出我了吗……”兰兰两手死死扳住桌缘不肯松手,把自己的半张脸紧紧贴在桌面上,紧张得要死。

    “现在是课间休息时间,大家都出去活动了,懒得理你我……”紫菱瞪着眼说完,转身便走。

    “师姐——等等我——”兰兰这才动若脱兔。

    户外阳光明媚,空气清爽,教学楼前的活动广场上,同学们成群,或嬉笑打闹或山侃海聊。姐妹俩手挽手沿着林荫小道散步。

    “九师妹,原来你们在这里呀!到处找你们不见……”

    紫菱转向身后,妩媚一笑,娇声道:“六师兄,找我们有事吗?”

    “我能有什么事!正巧路过不就想跟你们打个招呼嘛!”陆大年站在那里嘿嘿只顾傻笑,虽对话的是九师妹,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另外一个人。

    “哦,我明白了……”紫菱眼珠子一转,捂着嘴直乐,然后狡黠道,“专门来找兰兰妹子的是不是?那好,你俩慢慢聊,我这个电灯泡就先走一步了……”说着她就朝左前方迈出一步,假装要走。

    “师姐,你要去哪儿?”兰兰听得一头雾水,忙扯住对方的手臂。

    “九师妹,你真会开玩笑,我和兰兰也才刚认识不久,我和她之间能有什么悄悄话呀?”陆大年随口否认,却仍旧用关切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兰兰全身上下,忍不住问她道,“兰兰,昨晚你摔得那么重……真的没有受伤吗?”

    没想到这家伙会当着师姐的面直截了当问自己这个问题,兰兰急得连连向对面使眼色。

    “咦——看来你俩还真的有秘密瞒着我……”紫菱瞪圆眼睛盯了六师兄一会儿,又忽地瞪住了兰兰,满腹狐疑地问,“好哇你个死丫头!怪不得今天早上起不来床,原来是你昨晚不睡觉半夜偷偷溜出去办坏事去了!”

    “师姐……我没有……”兰兰嗫嚅着顿时紧张起来。

    “老实告诉我——”紫菱板起脸目光严厉质问她道,“是不是跑到校东区长廊那边和陆大年偷偷约会去了……”

    “天哪九师妹——你想到哪儿去了,你的想象力也忒丰富了吧!”陆大年顿时哭笑不得,连连跺脚道,“我和兰兰都要快被你给冤枉死了!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兰兰她昨晚——”

    “喂陆师兄,你快住口——”兰兰一个箭步冲过去拽起他的左臂拖着他走远四五米方才停下,然后把嘴凑到他的耳边压低声音道,“陆师兄,昨晚的事不许告诉师姐!我怕师姐一生气就会……”

    “告诉你师姐怕什么?她又不是外人!昨晚你孤身一人勇斗歹徒,她知道了表扬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呢?”陆大年不以为然,故意大声说,“你不让我告诉她我就偏要说!”

    兰兰立刻翻脸,咬牙切齿道:“那你别指望以后我还会再理你!”

    “好吧……”大年蔫着脑袋只好服软,“我不吭声就是了。”

    “你俩在那边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还故意不想让我听见……”紫菱探着脑袋对着那个方向却什么也没听到,不高兴地直翻白眼。

    “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我哦。”兰兰缓缓走回到师姐跟前,面带红晕不好意思道,“我从小就有个梦游的坏毛病,昨晚深更时分我被梦魇带出屋子迷迷糊糊的就顺着长廊向东走去,谁知越走地形越复杂,然后我就被地上的障碍物给绊倒了,这不……正好就被值夜勤的陆师兄看到了嘛……”

    “哈哈……那你有没有摔伤?快让师姐看看!”紫菱忍俊不禁,拧着小丫头的肩膀转来转去,试图找出她身上受伤的部位来。

    “哎呀师姐,我已经没事啦!”兰兰抻抻双臂挣脱了对方的摆布,接连打了几个哈欠,故作困倦道,“可就是……一晚上没睡好哦!”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师姐?”紫菱嗔怪道,“要不我现在送你回宿舍补觉去?”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

    兰兰亲昵地挽起对方的手臂笑道:“算啦,我还是跟你接着去听课吧!”

    紫菱摇摇头只好随她,“真拿你没办法!”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