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例收徒

丁巳冬水

    夕阳在天边抹出一道金黄的亮色,木震学院东南侧椭圆形的教练场上,练功结束,师生们各自散去。有的奔回宿舍,有的直接奔向食堂,生怕自己喜欢的饭菜类型被别人抢光了。在人群之中,赵紫菱来回奔走,终于找到了大师兄。

    甫一见到心上人,林暮晨的目光霎时柔和许多,喜道:“九师妹,我也正要去找你呢!”

    紫菱一把拽起师兄的手,娇笑道:“嗯——我正要带着兰兰去见我爹呢,你陪我们一块儿去吧!”

    学院议事大厅,上首并排坐着三位中年人——两男一女。端坐正中间椅子上的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目光威严,身着洁白色雕有流云花纹的精美袍服,正是木震派掌门——赵敬庭。其左侧坐着的是另一名中年男子,长脸,面色黝黑,三角眼,厚嘴唇,虎背熊腰,身着湛蓝色袍服,他身上散发出的是一种亦正亦邪的某种奇怪气质,让陌生人望而生畏,正是木震派二副掌门——封雄。右侧座位上的杏黄色长袍女子虽已年近四旬,却是芙蓉如面柳如眉,姣花照水,仪态万方,其出众容颜堪比少女,正是木震派三副掌门——夏丽华。

    大厅中央的空地上,三名年轻人毕恭毕敬面对上首,依次做出陈述。

    听完他们的讲述,赵敬庭微微颔首,垂目思忖片刻,遂抬起目光看着下面声音舒缓道:“按照校规,任何弟子不得擅自将外面的陌生人带回学校,以免给众位师生及学校财产带来安全隐患,毕竟在咱们学校曾经发生过这种不幸的事件,不仅给当时当事的师生们造成了严重的生理创伤,同时也给其他师生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呀!不过——”他盯着下面的紫衣少女看了一会儿,突然脸上绽出笑容,“菱儿,今天这件事你做得对。认清事情的真相后,你做出了狭义之举。这位名叫罗兰兰的小姑娘今日不幸碰到这样的事,父母被不明身份的歹人劫掠而去,只留下她孤零零一人在荒山野岭,还要独自面对接下来的未知危险,好不可怜!既然她被你和几位师兄碰见了,我们木震派弟子岂能袖手旁观?不错——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那么——就让兰兰暂时留在我们学校吧!”

    屏气凝神听完掌门的决定,罗兰兰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立即双膝下跪伏倒在地,“兰兰在这里多谢掌门伯伯的收留!”

    紫菱非常高兴,忙对着自己的老爹拱手作揖道:“爹爹仁慈,女儿多谢!”

    林暮晨同样躬身施礼,“谢谢师父!”

    身为木震派副掌门,夏丽华清心寡欲性格孤僻,因一些个人原因,至今仍旧未婚,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总是形单影只,独来独往,在全校师生的心目中,她一直都是孤独和寂寞的代名词。此刻她怔怔看着下面跪拜在地的红衣少女,忽觉自己的心海深处泛起阵阵波澜,竟对那名今日才见面的陌生少女心生深深的怜悯喜爱之情,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思来想去,忍不住侧身面对旁坐之人提出一个要求,

    “掌门师兄——不知为何,今日见到那个叫兰兰的小姑娘我十分喜爱,我想收她做我的徒儿,还望师兄成全!”

    掌门呆看着左侧那张精致的脸庞,有些不敢相信,“我没听错吧师妹?谁都知道这些年来你一向不喜欢收徒弟,嫌他们麻烦,难道今日……你想要给自己破个例?”

    “师兄,我是说真的。”见对方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看,夏丽华莞尔一笑,坚定地说,“这女孩我是诚心想要收纳其为徒儿,至于为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不过仅此一回,要说是破例,我也只破一次例,有了她,此生我不会再收第二个徒弟。”

    看到师妹神情十分认真,不像是开玩笑,掌门点点头,微笑道:“你想要收徒弟,我这个做师兄的当然没有理由反对,不过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两情相悦,你有这个心,却不知人家女孩儿愿不愿意拜你为师呀?”

    “那好,我这就问她一问!”三副掌门清清嗓,对着下面朗声道,“兰兰,我是木震学院的副掌门夏丽华,在同门中排行老三,我的功夫与学识自成一派,尚未收徒,今日见到你,我预感到我们之间有师徒缘分,我想我应该跟随自己的内心,现在就收你做我的唯一徒儿,不知你可否愿意?不过……我并不想强求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夏阿姨,我愿意!”罗兰兰的反应出人意料地快,她快步走到夏丽华面前,扑通一声跪倒,三叩首,用脆生生的清亮声音喜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夏丽华忙起身离座,伸左手搀扶住那女孩的右臂,“好孩子,快些起来!”

    掌门颇感意外,没想到师妹与那小姑娘如此投缘,一见面即结为师徒关系,不禁暗自为她们高兴,难得见到师妹脸上笑意盈盈,他也心情大好,随即起身招呼女儿道:“菱儿,兰兰初来乍到,你需多花心思照顾她一段时间,就让她先住你那儿吧!”

    紫菱欣然领命,“知道了爹,兰兰交给我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掌门看着一对“新师徒”接着又说:“先让兰兰熟悉一下学校各方面的环境,过几天再选一个良辰吉日为她举行拜师仪式。”

    “多谢掌门师兄。”夏丽华笑着摸一下兰兰的脑袋,“现在跟你的紫菱姐姐去食堂吃晚饭吧!”

    “好嘞!”兰兰兴高采烈快步走向紫菱准备牵起她的手,突然身后有人一声断喝,她一个激灵差点蹦起来。

    “罗兰兰,且慢走!”

    三名少年皆受惊不小,不明白是哪位掌门突然变了卦,三颗小心脏嗵嗵嗵跳个不停。

    “罗兰兰是个外人,绝不可以在木震学院过夜!”声如洪钟,振聋发聩。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一个人的脸上,此人神情冷漠,一双三角眼看人就像刀剜一样,看得罗兰兰心里直发毛。

    赵敬庭看着二师弟感到不解,“师弟……难道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夏丽华冷冷地盯着斜对面端坐之人,没有言语。

    “掌门师兄,校规就是校规,怎能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而被打破!”封雄怒视着底下三位少年不客气道,“莫非因为罗兰兰是被你的女儿带回来的吗?若真是如此,师兄,我倒想要问问你——对自己女儿有意触犯校规的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当该接受什么样的处罚?!”

    “封师叔,你怎可这样对我爹讲话!”紫菱忍无可忍,不顾长幼尊卑,大声驳斥道,“到底是你是掌门还是我爹是掌门啊?”

    “菱儿,不得对你二师叔无礼!”赵敬庭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面对师弟和颜悦色道,“师弟,关于这件事我觉得你应该再仔细考虑一下,小女并非有意要触犯校规,刚才他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兰兰的父母不幸落入坏人手里,她小小年纪却遭此变故着实让人心生怜悯,怎能说是她来历不明呢?现在已是日落西山,倘若菱儿顾忌校规而任由兰兰孤身一人在山上过夜,谁都知道傍晚时分净琴山便成了野兽们的天堂……后果不堪设想呀!”

    “狡辩,掌门师兄,你纯属狡辩!”封雄冷笑一声,固执己见道,“别人的命运与我等又有何干系?区区一个小丫头难道比我们学院的校规还重要吗?师兄,我还不晓得你那点儿私心吗?明知今日你的宝贝女儿在众目睽睽之下触犯了校规,理应接受惩处,而你却一改往日严谨审慎的作风,凌驾于你亲手制定的校规之上,轻易就同自己的女儿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你不是在有意偏袒自己的女儿还能是什么呢?哼——”

    “二师兄,你如此冤枉掌门师兄,真是太过分了!”夏丽华十分清楚二师兄的为人——心胸狭隘且生性多疑,本不屑与其争辩,却又忍耐不住,“作为一个长辈,却想方设法与两个晚辈斤斤计较,死缠烂打,没有一丁点儿的仁慈之心,你枉为人家的长辈!”

    “夏师妹,我本不想说你,你反而得了便宜还卖乖起来了!”封雄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师妹恶狠狠道,“今日你的行为比掌门师兄还要反常!一见到罗兰兰那个小丫头就硬要收为弟子,却对她的生世背景不闻不问,平时你那万人称颂的戒备心都跑到哪里去了!要是随随便便一个小孩儿就能来我们木震学院做弟子,那么,木震学院与马路边的公共厕所又有何区别?!”

    掌门无可奈何沉重叹息一声,神情苦涩道:“唉——二师弟,你今日是怎么了……真是太偏执了,大家的话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夏丽华忿忿道:“掌门师兄,他封雄是个什么东西你我二人还不清楚吗?他是故意想让木震学院没有安宁日子过!”

    “总之,罗兰兰是个外人,必须立刻把她赶出学校的大门!”封雄眼中凶光毕露,猛一挥手大声咆哮道,“否则……我跟你们没完!”

    “我看谁敢把我的徒儿赶出校门!”夏丽华柳眉倒竖,只好与其针锋相对,“二师兄,我再最后给你说一遍:罗兰兰是我夏丽华的徒儿,她不是外人!你没有任何权利将她赶走!”

    “夏师妹你——”封雄气得连喘粗气,“好,我说不过你,就连掌门师兄也在护着你,你们都……哼——咱们走着瞧!”说完,他转身面对大厅侧门,拂袖而去。

    “掌门师兄,你看他……太过分了!”夏丽华气得直跺脚。

    掌门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不住地摇头叹气,“我们不必理会他,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兰兰是个可怜的孩子,我们学院不仅要收留她,还要帮忙想办法从那伙恶人手里救出她的父母!”

    夏丽华看着掌门不胜欣喜,不由激动道:“师兄,你真是想得周到,我在这里代我的徒儿先谢谢你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