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贴身战甲

丁巳冬水

    紫菱把目光投向在场唯一一名反对者,不高兴道:“三师兄——你还有什么意见么?”

    “难道你们大家忘了,”丁东冬神情肃穆,站在那里如同铁塔一般,说话的口吻就像是长辈在训导晚辈,“半年前某天下午,二师兄也从外面擅自带回一名陌生男子,还声称是他的一个什么远房亲戚,由于家庭突发变故无处可去,便来投靠他想在学校借宿几天,于是二师兄便瞒着师父及其他师叔伯将此男子留在校内,岂料不出三日便出事了!该男子居然贼胆包天,伙同不知以何种门道混进来的其他十余名歹徒,在那天深夜,里应外合围攻咱们学院的机关重地——聚宝阁!幸亏当时值班者及时通知了其他师兄弟,齐心合力将歹徒们赶跑,才未使聚宝阁造成财产损失。不过学院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那场恶斗中,师兄弟们三死六重伤,十数人受轻伤。事后师父他老人家大为震怒,在查清二师兄当时将他那位远房亲戚带回学校只是受了后者的欺瞒,并不知情其真实意图,而且二师兄也并未参与围攻聚宝阁一事,于是师父便对二师兄从轻发落……到如今二师兄仍旧在思过崖的山洞里面壁思过呢!难道这些教训……你们大家都忘了吗?”

    “三师兄,你现在跟我们说这些真是好笑!”紫菱狠狠地剜了对方一眼,轻蔑道,“你还真是懂得为学院的安全着想!不过你别忘了,二师兄是二师兄我是我,你怎么能把我与他相提并论呢?难道我赵紫菱像他一样糊涂吗?!”说完她愈加生气,香肩微微抖动,胸脯剧烈起伏。

    “老三——我看你是多虑了!”事已至此,林暮晨不得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认为九师妹说得对,你可不能因为某些旧事而去钻牛角尖,错把好人看做是坏人!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兰兰她只是一个单纯无邪的小姑娘,而今日她的父母又不幸落入坏人的手里,若你坚持认为她心怀不轨,是觊觎我们学院的宝物才演这么一出戏给我们看,那你就太自以为是了!就按九师妹说的办,如果日后因此而让学院蒙受了什么损失,后果全由我这个做大师兄的一人承担!”

    “大师兄,你言重了,我也只是说出自己心中的顾虑而已。既然你和九师妹已经决定了,我丁某还能怎么着?!”丁东冬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话语之中难掩愤怒之情。

    “三师兄你——”紫菱听对面这样说仍旧觉得气不顺,咬着嘴唇气呼呼道,“简直不可理喻!”

    “姐姐你切莫生气!”罗兰兰不动声色瞥一眼远处那位“出言不逊者”,随后乖巧地握紧紫菱的双手,反而安慰对方道,“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嘛!对大家来说我是个外人,那位大哥信我不过也是人之常情嘛!万不可因为我而伤了你们师兄妹之间的和气,不过姐姐……你心眼可真好,妹妹我好喜欢你嗳!”

    紫菱不由被眼前这位天真烂漫的小丫头给逗乐了,转头看看身后其他人,霸气道:“兰兰,你不要害怕,有姐姐在,看谁还敢欺负你!”

    丁东冬把脸别在一旁不再做声,估计他这会儿正在暗自生闷气呢。而陆大年的心境却截然相反,他巴不得九师妹趁早把这个俏丽可爱的小姑娘带回学校,这样就可以天天看到她了。

    “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带着兰兰回学校吧!”林暮晨带头向路口走去。

    陆大年急忙追上,“大师兄,我们不接着逛山了吗?”

    “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再逛就要上课迟到了,改天再来吧。”

    丁东冬虎着脸不愿再多看那陌生女孩一眼,快步追上他们。

    “喂——紫菱姐姐,先等一下!”

    手被对方挣脱掉,紫菱愣了一下,忙扭头问道:“怎么了兰兰,不愿意同姐姐回学校吗?”

    兰兰修长的两腿并拢站立,把双手背在身后,歪着脑袋神秘一笑,“姐姐——妹妹想要送你一件礼物!”

    紫菱一时没反应过来,半张着嘴继续杵在那里发呆。

    “这只玉镯是我娘送给我的,现在我就把它转送于你,姐姐——你一定要收下哦!”

    紫菱眼见那只绿油油滑溜溜的手镯十分漂亮,不由觉得心动,然而她却抬手把对方递过来的手镯挡了回去,生气道:“这么贵重的礼物姐姐绝对不能要!你快些收起来,难道你觉得姐姐照顾你是要图谋什么吗?”

    “姐姐,你误会我了,人家是诚心诚意要送给你一件礼物的嘛……”兰兰耷拉着脑袋,两颗泪珠在眼眶中直打转儿。

    紫菱不由心软,忙解释,“姐姐是觉得这镯子既然是你娘亲送你的,自然是弥足珍贵,你怎么能轻易又把它送于外人呢?万一日后你娘看不到你戴着它,岂不要责骂于你吗?”

    “姐姐,瞧你想到哪里去了!”兰兰不禁哭中带着笑,“把它赠予我的救命恩人,我娘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责怪我呢?再说……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手镯,它是一件威力强大的……怎么说呢……姐姐,要不要我演示给你看一下!”

    紫菱好奇心被勾起,顿觉有趣,盯着那只玉镯用手指抚摸着下巴仔细琢磨起来,看起来不就是一只很普通的手镯吗……难道正如这小妮子所言,它内部暗藏乾坤……

    “姐姐,快把你的左手伸过来!”

    紫菱欣然照做,心想:我倒要看看这小丫头会在我面前耍什么鬼把戏!

    很快那只玉镯被戴在了紫菱的手腕上。兰兰煞有介事地摆了个不明寓意的造型,接着又用一只手摆弄一下那只镯子,似乎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很快撤回自己的手,退后几步,这才大声宣布道,

    “姐姐——你千万要镇定哦,好戏马上开始!”

    就在下一秒,戴在紫菱左手腕上的手镯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变形,由左手臂开始,手镯融解变形,沿着少女衣袖的表面铺展开来,像绿莹莹的潮水一样迅速朝她身体的各个部位蔓延……

    不到五秒钟,潮水如同一层绿皮壳把紫菱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同时凝固成“冰”,就好像在转眼之间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冻成了一具绿色的冰雕!

    此刻的紫菱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兴奋莫名,被那层大海深处的绿藻一样突然生长出来的“绿皮”包裹住全身并未怎么感到不舒服,相反她觉得全身忽然间充盈着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像海潮一样汹涌澎湃,像佳酿一样醇厚悠长,让自己跃跃欲试,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哇——兰兰……这真是太神奇了!”紫菱感觉自己现在是钻在一个绿壳的内部朝着外面喊话,她在原地来回转着圈,又伸胳膊又抬腿,打量着自己全身上下,就好像她整个人都经历了某种改造,已经脱胎换骨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陆大年跟在二位师兄后头往山下走了几十米远,忽然觉得不对劲:身后为何如此安静?遂扭头后顾,不禁诧异,“糟了大师兄!九师妹和兰兰呢?她们为何还未跟上来?”

    林暮晨立刻停下来转身回头,亦是诧异,“是啊……我们快回去找找!”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就是不相信我的判断!”丁东冬最后一个调头往山上跑,理直气壮大声责怪前面二位:“九师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看你俩回去怎么跟师父交代!”

    返回至那条岔道口往里看,三人顿时呆若木鸡,不明白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陆大年气喘吁吁道,“老天——这是怎么回事?兰兰怎么跟一个戴着密封头盔穿着绿色皮衣的怪人在一起?九师妹呢?难道她被……”

    见对方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巨大惊奇之中,兰兰边大笑边得意道:“瞧你那样紫菱姐!今儿个你算是大开眼界了吧?要是它只是那么一枚普通的手镯,我还不好意思拿它出来送你呢!”

    紫菱就像是徜徉在一个童话世界中流连忘返,“好妹妹,你快给姐姐讲一讲——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

    兰兰围着“绿皮人”边踱步绕圈边眉飞色舞道:“它的学名叫做可编程纳米机器人群组,俗名叫做——贴身战甲!能赋予穿戴者以万夫莫敌之勇,在战场上如入无人之境,进可攻,退可守,力量强大,跳跃腾挪,飞檐走壁,擒拿格斗……一个人穿上它就会变成超级战士,几乎无人能敌呀……”

    等冷静下来,按照兰兰的指导及战衣的智能提示,紫菱在现场接连做出几个惊人的动作,那边傻站在岔道口的三位少年都看呆了。

    她缓缓加速奔跑起来,嗖的一下便窜到沿途一个凉亭的顶部,再轻盈地跳在地上,又是大步一跃,竟然飞身上了一座50多米高的铁塔的塔尖儿!复又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接连翻数个筋斗,以潇洒的姿态降落回地面,紧接着双膝一屈高弹在空中,以一个360度旋风腿将一棵碗口粗的白杨树拦腰踢断……

    当迈着模特儿般的迷人猫步走回到同伴们的跟前,紫菱用右手轻轻触动一下左手腕某处机关,密封光滑的“绿皮壳”顿时出现数十道裂纹,收缩聚合,化作无数细丝般的断流,沿着她衣服的表面像潮水般退去,万川归海,汇聚在她的左手腕,它们最终凝结还原成为那枚绿莹莹光洁闪亮的玉镯子,那位风姿绰约气质超然的紫衣少女又回到了大家的面前。

    “九师妹——”三名少年异口同声惊呼道。

    紫菱整理一下衣衫,甩一甩披肩秀发,轻轻抚摸一遍左手腕上那只神奇的玉镯,这才漫不经心抬起头来,美目凝视众位师兄,不屑道:“怎么了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陆大年大张着嘴一副夸张的表情,“我的天——原来真的是你呀九师妹!”

    “切——当然是我!难道你眼前看到的是鬼呀!”

    “我说紫菱妹子!”林暮晨同样眼睛瞪得老大,“方才你穿的是什么盔甲呢?那它现在怎么……不在你身上了呀?”

    “笨蛋!”紫菱突然抬手狠狠敲了大师兄脑袋一下,把那只戴手镯的左手在他面前得意地晃了晃,“这不就是嘛!真不知道你那两只驴眼睛是用来干什么吃的……哼!”

    林暮晨揉着脑袋撇着嘴,委屈道:“明明我看见你身上那件盔甲就那个样子凭空消失了嘛!你说对不对老六?”

    “对对——真是匪夷所思嗳!”陆大年连连点头并把贪婪的目光聚焦在九师妹的左手腕上,“难道说……这只手镯就是刚才的盔甲……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方才你不是亲眼所见紫菱姐的表演了吗?那还能有假?”兰兰走过来得意道。

    “噢——我明白了!”陆大年顿时两眼放光,“这只玉镯是你刚才趁我们不在时偷偷送给九师妹的,对不对兰兰?”

    “什么叫偷偷送?”兰兰翻了个白眼不高兴道,“我爱送给谁就送给谁,你管得着吗?”

    大年慌忙陪笑,凑近她耳边低语道:“兰兰,刚才你也看到了,我陆大年和九师妹一样关心你、爱护你!她那样的手镯我也想要,你看……能不能也送我一个呀?”

    兰兰盯着他,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真的想要?”

    大年满怀期待拼命点头。

    没想到兰兰却突然翻脸,“你想得倒美!哼——”她把脸别到另一边赌气不再看他。

    “哈哈——老六,我看你是要求有点过分了啊!”林暮晨叹息一声,半是玩笑半是告诫道,“人家两个女孩子之间交换礼物你一个大老爷们瞎掺和什么劲!再说了,手镯是女孩子身上的饰物,要是戴在你手上……你觉得合适吗?”

    “这个……我……”大年摸着脑袋低下头去,有些不知所措,神情既有几分茫然又有几分羞涩。

    “才刚认识就送人东西,无事献殷勤,我看某些人是别有用心吧!”大声说出这句话时丁东冬是站在一旁看着远处自顾自说的,似乎并没有针对任何人,可是大家心里谁都明白,他是在特意警告罗兰兰。

    “九师妹,你不要怪三师兄多嘴,”丁东冬转过身来紧盯着紫菱的眼睛,语重心长道,“没人会无缘无故送那么贵重的手镯给陌生人,我看你最好……唉,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三师兄,多谢你的好意。”紫菱冷哼一声,冷言冷语回应他道,“至于兰兰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现在还没有资格妄加评论,我的事你最好不要管!”说着她不快地冲身旁的红衣少女低声喝道,“兰兰,我们走!”

    兰兰在原地愣了片刻,又怯生生地看了对面那个对自己不太友好的大个子一眼,慌忙起步追赶姐姐去了。

    “各位——还不快点儿赶回学校去?又耽搁了不少时间啊!”林暮晨看看大家,无奈摇头叹息,转身迈步下山。

    两名少女快步走在最前面,三位少年稀稀拉拉落在后面,大家一路无语,各怀心思,沿着下山的路径而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