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少主遇险

丁巳冬水

    陆大年仍旧昏迷不醒,正好被肖霆等人随意摆弄。此刻他已被塞入那辆四轮机车的厢斗里,像一具死尸一样蜷曲在厢斗的狭小空间里一动不动。

    肖霆发动着机车,引擎“噗噗噗——”有节奏地运转起来,他手握把手刚骑上去就被某人挡住去路。

    “肖坛主,本小姐也要随你去送送他们!”

    “哎哟我的大小姐,你就不要瞎搅和了!”肖霆瞅着挡在前面的“人形障碍物”顿觉头大,“我又不是出去逛街,很快就回来的,求你让一让好不好?”

    “哼——不好!”欧阳琴把两臂张开就像钉在路中央的一根木桩毫不退让,才不管对方三七二十一,执拗道,“你不带我去……我就偏要去!”

    “琴儿小姐,我知道你舍不得兰兰姐,”坐在后座的罗兰兰把头探过肖霆的肩膀朝前方满脸堆笑,“可我重返木震学院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等任务完成我即刻回来陪你玩好不好?你就给我们让让吧!”

    “不——可——以——”欧阳琴干脆把鼻孔朝到天上,不再给对方留任何商量的余地。

    碰到这样蛮不讲理的尊贵大小姐真是没治了!肖霆被对方弄得毫无脾气,不自觉地将目光瞟向院落的左右,当注意到院子中还停放有一辆二轮机车,于是他才接着又朝前面的“木桩”哄道:“大小姐,不是本坛主不肯带你去,你再好好看看这台机车还能再多挤一个人吗?若要硬挤你肯定会受不了的!我看不如这样好了——那里那辆两轮车你看到了吧?你去骑上它就在我们后面跟着,这样总可以了吧!”

    欧阳琴转动脑袋看了看那边——的确停放有另一台车,这才肯做出让步,收起双臂微微把头一点,“那好吧。这也算是你八坛主给本小姐的一个交代!”

    总算过了这一关。肖霆忽然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当看到那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在后面准备好,他才敢缓加油门让自己的机车跑起来。

    起初来到靶场西北侧那片榕树林,再往北深入了三百多米,肖霆觉得可以了,这才示意同伴们此段送行路程结束,该相互道别了。

    死气沉沉的陆大年被他们抬下车,并被安置坐靠在一棵大槐树下。

    把两轮车支架放下支好,欧阳琴冲向罗兰兰与她相拥话别,“兰兰姐,你要尽快做完任务哦,多等一天我都会无聊得发疯!”

    兰兰逗她道:“不是每天都有肖坛主陪着你吗?”

    “他呀……一个臭男人,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哄一个女孩子开心!我才不要天天看到他呢!”

    肖霆顿觉颜面扫地,面颊通红不快道:“大小姐,要不是教主的安排,你以为我愿意天天缠着你吗?”

    欧阳琴瞪圆眼刚想要反驳却被罗兰兰及时制止了。

    “好了琴儿小姐,肖坛主也是一心为你好,你又何必对他出言不逊?”

    肖霆又细心叮嘱了罗兰兰几句,遂转身回到车座上,再次将机车启动,然后瞥一眼身后,“大小姐,我们该回去了,别再耽搁兰兰和她的朋友赶路了!”

    等到机车的引擎轰鸣声消失在远处,罗兰兰才蹲在陆大年身边给他喂解药。

    解药迅速将驻扎在他大脑里的纳米病毒瓦解,本体意识得以重获自由,陆大年清醒过来,当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惊叫一声从地上跳起来,“老天爷——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什么老天爷?这里只有我跟你好不好!”兰兰交叉手臂在胸前,看着那个刚从一个长长的梦中醒来的傻家伙没好气道。

    “兰兰……大师兄和九师妹呢?”陆大年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只是茫然四顾,不知身在何处,最后把视线集中在对面的红衣少女身上焦急问道,“为什么这里只有咱俩?还有……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陆师兄,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好吧,你先冷静点儿,听我慢慢说给你听。”她看一下周围,然后耸耸肩气定神闲道,“这里是月华城西郊一处深山,是你自己先来到这里的,我只不过是后来奉大师兄和师姐之命前来寻你,没想到你却一个人躲在这林子里偷偷睡大觉!”说完她埋下头掩面偷笑。

    “我……我干嘛要在这里睡觉?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对方的说法着实令他感到费解,正想要再问个明白,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肩一阵钻心的疼痛,“哎哟……”

    “陆师兄,你怎么样?是不是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兰兰忙挨近他一脸关切问道。

    “天……我怎么会受伤?”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左肩竟缠绕着纱布,不由心里发慌,“兰兰,它是……你替我包扎的么?”

    “当然是本姑娘啦!”兰兰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谁让你昨天不小心把自己摔伤的呢?当我发现你时,你正趴倒在那边那条小沟渠里昏迷不醒……为了救你,我四处奔波求医问药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不知你小子……打算如何感谢我呀?”她信口胡编之际仍不忘对他小小开个玩笑。

    “那你……想让我如何……感谢你……”他按着自己的左肩支支吾吾道。

    “好了,此事容日后再议!我们还是先赶紧下山要紧……不然就赶不上回日曜城的最后一班车啦!”说着,她两手挽住他的右臂弯朝着日落方向快步走起来。

    “兰兰,你能不能告诉我……昨天我为什么要独自一人来到你们月华城……我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哎呀——你真啰嗦!咱们先赶路,等回到木震学院我再告诉你……”

    当驾驶机车刚驶出靶场,肖霆就听见后面那位姑奶奶在大声朝自己喊叫,只好急踩刹车让机车停下来,待后面的两轮车跟上来,他扭头看着旁边不耐烦道:“大小姐……你又怎么啦?”

    “肖坛主,你不觉得兰兰姐和她那个朋友……他们都有些奇怪吗?”欧阳琴转动眼珠神秘兮兮道,“兰兰姐和那小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我好想知道,也许他们……这样吧,”她咳嗽一声煞有介事道,“为了我教的安全着想,我必须再跟踪他们一段路程,以便确定他们是真的要回日曜城还是另有企图。你先回去告诉我爹,我迟一会儿才能回去,叫他不用担心我!”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她已经调转车头冲上了去往靶场的那个小山坡。

    “喂——大小姐——”肖霆拿这位千金大小姐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冲着身后徒劳地吼叫几句,“快回来——那边有危险——”

    知道单凭自己根本劝不动人家大小姐,他只有自己先回去禀告教主。

    在密林中歪歪扭扭地骑了一段路,怕被目标发现自己的行踪,欧阳琴遂将机车弃置路边,轻装上路。一路追踪目标留下的脚印,借着周围树木的掩护走走停停,终于在半山腰,她的视线捕捉到了目标的背影。他们步履匆匆行进速度很快,她集中精神看路也在渐渐加快自己的速度生怕把目标跟丢。

    突然,在她身后某个方向一道白光飞掠而至,似乎那是一只吸血飞虫,出其不意在她脖颈上叮咬了一口,她感到脖子上有刺痛感一闪而逝,登时浑身肌肉酸麻,眼前猛烈一阵眩晕,她再也不能控制住身体的平衡,脚底下一滑,上身前扑,翻着跟头栽倒在一片灌木丛中,当场她便失去了意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