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摄神丹解药

丁巳冬水

    听肖坛主叙述完后,她踉跄着倒退几步,凄苦一笑,“这又怎么能怨你?你又不是故意的……怪就怪陆师兄……”这时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用惊恐的眼神注视着呆坐在床沿的少年不自觉地连连摇头,悔恨与自责盘踞心头久久挥之不去,陆师兄,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就是我害的……我真的很抱歉,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解药让你恢复本性……

    真是奇怪……罗兰兰与这位木震派弟子之间究竟有何纠葛?看她注视他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关系非同一般,在木震学院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肖霆与欧阳琴心中俱有同样的疑问,二人对视一眼,会意到彼此都想立刻知道答案。

    肖霆也不想顾忌什么,咳嗽一声便开门见山道:“兰兰,我且问你,教主指派于你的任务你可曾完成?若还未完成,此番你回到创神教又该如何向教主交代?还有——你和这位小兄弟之间难道……有什么过节?我和小姐都不是外人,你有话就直说,若是你执行任务途中碰到了什么困难,我和小姐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欧阳琴靠近几步,也赶忙鼓励她道:“是啊是啊——兰兰姐,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呵呵——”

    “难得你俩这样理解我,那好吧……”兰兰用感激的眼神回应了他们,然后轻轻叹息一声,蹙起秀眉口气淡淡道:“我也没必要隐瞒你们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我想办法混入木震学院后……”

    “原来是七坛主岳云峰自己不小心犯下过失被对方掌门人禁足于思过崖,又怕暴露身份把原本应是他负责的那项任务交付于你,让你替他来完成,是不是这个意思兰兰姐?而你终于等到一个机会,却万万没有想到那碗迷魂汤会被这小子一家伙抢了去当作凉白开灌进了他自己肚子里!于是再后来……药性发作,这小子晕晕乎乎的不能自己,便鬼使神差般地找到了这里……”欧阳琴来回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自顾自得意道,“只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点可惜了……”

    兰兰不解问对面,“可惜什么?”

    欧阳琴惋惜道:“像木震派林暮晨这样出类拔萃的人才不能为我爹所用呗!这可倒好——最终林暮晨没来,反倒来了个废物!”说着她用鄙夷的目光瞥一眼依旧端坐在床上的那块“木头”。

    “琴儿小姐,陆师兄他不是废物!”本想与她争辩几句,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件事有求于人家,罗兰兰急忙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说话的语气缓和下来,顿了一顿,才犹豫着开口道,“琴儿,姐姐现在就想请你帮个忙,不知你可否愿意?”

    “兰兰姐,瞧你说的是哪里话!”欧阳琴一拍自己的胸脯,姐儿们义气道,“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呀?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我开口!”

    “我想请你立即替我寻得一枚摄神丹的解药。”罗兰兰心怀愧疚地朝身侧床边飞快瞥了一眼,“说起来是我间接把陆师兄害成这样的,我不想他一直这样下去……”

    “可是……摄神丹的解药只有我爹那儿才有,”欧阳琴为难道,“你这次回来又不想让我爹知道……这件事就有些难办了……”

    “我自己的任务一样也未完成,若此刻贸然去见教主,只怕免不了被教主处罚,可若不去……陆师兄又该怎么办?哎呀——真是急死我了!”兰兰愁肠百结,焦急得在他俩面前踱来踱去。

    见那红衣少女脸色苍白眼圈发红,肖霆心一软,怜香惜玉之情从心头泛起,遂对教主千金认真道:“小姐,为今之计,只有你有把握从教主那里要出一粒解药来。那位姓陆的小兄弟已经迷失心智看上去着实可怜,你就勉为其难替兰兰想想办法吧!”

    “原来你们大家都对本小姐寄予厚望呀!”欧阳琴开心得咯咯笑起来,对自己的信心也是水涨船高,“兰兰姐,你不必犯难,解药的事包在我身上!”

    罗兰兰激动得一把抓起她的两手,“琴儿,谢谢你!”

    “呃……你先别急着谢我,等我能要来解药再说吧!”欧阳琴对着门口迈了两步,回过头来接着又道,“你俩就乖乖待在这里等着,我去拜见教主咯!”

    就在这时,坐在一边一直闷头不语的陆大年就像是一台被突然启动了电源的机器人,从床沿如弹簧般弹起,冲向正准备出门的白纱裙女孩。

    “我也要去!……你带我去见教主!”

    他如此突兀地大声提出自己的要求,令其他所有人呆立当场。

    “什么情况这是……”欧阳琴吓得急忙转身,当看清是那块突然活过来的“木头”,她哭笑不得道,“喂!捣什么乱你——本小姐去见教主是为了替你求解药,你跟来干嘛?”

    “我要去面见教主表忠心!我陆大年生是创神教的人死是……”

    “哎呀够了!你烦不烦呀!”小姑娘气得连连跺脚。

    “陆大年,你给我回来!”兰兰几步冲过来一把拖住大年的手臂,用严厉的目光瞪着他,“站在这里给我等着,不许去!”

    “姑娘,请你放手,我又不认识你!”毫不客气甩脱对方的手,陆大年蛮横道,“别妨碍我去见教主!”

    “你——”兰兰气得脸红脖子粗,酥胸起伏得像是汹涌的海浪。

    欧阳琴只好求助另一个男人,“肖坛主,赶紧想办法收服他呀,不然我们什么事也做不成!”

    肖霆早知道该怎么做,他不露声色贴近陆大年身侧,暗中运气于右掌,“对不住了陆兄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掌攻向陆大年头部后颈的哑门穴。

    效果立竿见影,陆大年闷哼一声昏厥过去,肖霆及时将他扶倒在自己怀中,然后向对面报以一个胜利的微笑,“搞定——小姐速去速回!”

    “好嘞!”欧阳琴会心一笑,调转头蹦跳着出了门。

    “八坛主……你把他怎么样了……”见陆大年突然晕倒在肖坛主怀里,罗兰兰吓出了一身冷汗。

    “若不将他打晕,小姐如何出得了门?”肖霆说着用手臂箍紧怀中人的上身,朝她歪一下头,“来——帮一下忙,咱们把这小子弄到床上去。”

    “琴儿,无缘无故的……你要摄神丹的解药做什么?”欧阳德隆坐在书桌的后面,从面前摊开的一本厚厚的史料书籍中抬起头来。

    欧阳琴站在对面把桌子一拍,噘起嘴道:“老爸,瞧你——问琴儿那么多干嘛?你只管给琴儿一粒解药就是了,不至于那么小气吧?”

    “你这孩子真是胡闹!”教主把脸一沉,“你以为这摄神丹的解药是糖果吗?随随便便为父就能取一粒给你?乱吃解药会要人命的!”

    “可是……我有一个朋友她昨日由于误食了摄神丹现在脑子糊里糊涂的,她当然急需一枚解药呀!”欧阳琴只好信口胡诌,“老爸求求你——就给琴儿一粒嘛!”

    “你可真能胡说!以为你老爸就那么好骗么?”欧阳德隆坐起上身在椅背上一靠,正色道,“这摄神丹是专门给教中那些不服管教的人服用的,由为父我亲自掌管,轻易不会拿出来使用,谁该服用谁又不该服用爹心里都是有数的。你说你的朋友会误食只有本教才有的摄神丹?那她的摄神丹又是从哪儿来的?你倒是说说看!”

    “她是……”欧阳琴急得抓耳挠腮知道自己编不下去了。

    “闲得无聊就过来拿你老爸寻开心是不是?还不快出去?别再打扰我看书!”向对面瞪了两眼,欧阳德隆接着又伏案看书,不再理女儿。

    欧阳琴索性向父亲坦白,“哎呀老爸,琴儿说不过你,我告诉你实话好啦!”

    这丫头难道不是来捣乱的?欧阳德隆再次抬眼看向女儿,脸上写满疑惑。

    听完女儿索要解药的真正原因,欧阳德隆勃然大怒,拍案而起,“这个罗兰兰,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琴儿,立刻去把她唤来见我!”

    看到老爸这回真的动怒了,欧阳琴吐吐舌头不敢再多言语,“琴儿这就去……”转身匆匆走出父亲的书房。

    罗兰兰诚惶诚恐立于教主的对面,连声大气也不敢出。肖霆和欧阳琴也都在她旁边站着。

    “罗兰兰,解药我可以给你,但你给我办事也太不上心了!你潜伏在日曜城木震学院有些时日了吧?可曾探出那矢量矩阵的藏匿之所?带回它给我你究竟还需要多长时间啊?”

    她慌忙躬身给自己辩解,“教主嘱托之事兰兰绝不敢怠慢!只是……木震学院藏宝阁附近戒备森严,一时无法找到下手的机会,请教主再宽限兰兰几天!”

    “还敢在这里狡辩!罗兰兰,本教主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不要忘了你的父母还在我手上!”

    “教主请息怒,”她慌忙跪倒在地,“请再给兰兰三天时间,三日之后若兰兰还是做不到,任凭教主处置!”

    “好,姑且相信你一回,本教主就再多给你三天。”说着欧阳德隆探起身把一粒白色药丸搁到桌子远端,“这是解药,你拿去!”

    兰兰急忙起身去取解药。

    “这是另一颗摄神丹,你也拿去。”

    “教主,这……”她看向桌子对面威仪堂堂的男人,不由纳闷儿。

    “连给人下药这种小事你都能搞砸,我这是再给你一次机会!”欧阳德隆盯着她的眼睛着重强调道,“务必让木震学院的大弟子林暮晨吃下它。若此事做成,本教主必重重奖赏于你!”

    “兰兰……谨遵教主命令……”她迟疑着再将那颗紫色药丸收起,心里面颇不是滋味,险些害了陆师兄,难道自己又要去害大师兄吗?这个教主真是的,什么事都派给我做,为什么不派其他人去……

    “肖坛主,你负责送罗兰兰一段路程,还有她那个误食了摄神丹的朋友……对了,本教摄神丹的事此人没必要知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肖霆拱手领命,“属下明白。”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欧阳德隆揉捏着自己的额头,显得心绪烦乱。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