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创神教总部

丁巳冬水

    “师父这回教你连环射,保管你玩得尽兴!”在距大榕树二十多米的位置站定,肖霆对着徒弟得意道。

    欧阳琴饶有兴致问道:“那么什么是连环射?用来打鸟管用么?”

    “当然管用。你看好了,师父现在就教你!”说着肖霆开始摆弄自己手中的装备,“喏——你看,就像这样,同时搭三支箭在弓弦之上,”他侧身扎稳马步,上身向后缓缓倾斜,将弓拉满瞄准一棵榕树的树冠部位,预备姿势准备就绪,“三支箭羽如何被我的右手指同时捏紧又相互独立,你一定要仔细看清。”

    “嗯……我瞧清楚了,你可以继续……”

    嗖——,三箭连发,奔各自目标而去。哗啦啦……群鸟受到惊扰,仓皇振翅逃向高空。欧阳琴惊奇地看到,并不是所有的鸟都知道逃命,有几只却在树叉枝桠间坠落,因为当它们摔跌在大树脚下,她看清了贯穿过它们腹腔的箭羽,甚至其中一支箭杆上穿有两只鸟。

    “哇——肖坛主,你可真厉害,全中哎——”她惊呼道。

    “别感叹了,赶快举起你的弓!不然它们全跑光了!”

    欧阳琴手忙脚乱,照着师父的样子依葫芦画瓢,搭三支箭于弓上,瞄都不瞄,对着空中就是一通乱射。如此来回几次,她的箭倒是满天飞,可没有一支是穿着鸟尸返回地面的。

    “哇——我的好徒儿!”肖霆抛掉手中的弓箭突然大叫一声,“你有一支箭终于射中目标了!”

    “是么?在哪里?是哪一支?你快指给我看!”欧阳琴瞬间就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兴奋得大声问旁边。

    “就在你的右侧三十步外那棵老槐树旁边……”肖霆呆了几秒钟,颤抖着声音道,“有位路过的被你一箭撂倒了……”

    “你说什么?!”她吓得手一松,弓和准备好的三支新箭脱落噔地掉到地上,“是……一个人!”

    他俩赶忙奔过去查看那位不幸者的伤势。

    不幸被一支流箭扎中了左肩膀,穿着一件白底蓝色条纹镶缀长衫的身形瘦长的一名少年歪斜着上半身躺倒在老槐树边的草丛中,疼得脸色苍白紧咬嘴唇,不已。

    “天呐——真是一个人!”欧阳琴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行为懊悔不已,“肖坛主,赶快把他扶起来!”

    肖霆立刻上手,把少年的上身小心地揽在自己怀中,“小兄弟,你感觉怎么样?还能不能挺住?”

    少年神情呆滞,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上半身抖动不停,疼得没办法说话。

    他肩膀伤口附近,染红衣服的血渍仍在不断地扩大,欧阳琴不忍直视,心怀愧疚间她做出一个决定,“肖坛主,我们得马上为他止血,现在就带他回去!”

    肖霆点点头,“小姐,你来帮我扶他一下!”

    把伤者交给欧阳琴,肖霆跑去靶场开机车去了。

    创神教主建筑西侧住宿区一间普通寝室内,一名身穿白大褂的教内医生正在为坐在床沿的受伤少年仔细包扎伤口。

    欧阳德隆站在屋子中央,看看肖霆又看看女儿,没好气道:“肖坛主,有你看着又如何?琴儿还不是照样闯祸!”

    肖霆立刻深埋下头,认错道:“都怪属下一时大意,小姐才失手伤了人……”

    “哼——幸亏你教得不好,”教主讥讽他道,“若琴儿箭术再好上那么一点儿,怕就不是只射伤人家肩膀那么简单了吧?”

    “老爸,瞧你说的!”欧阳琴急得腰肢一扭,反驳父亲道,“好像女儿学习箭术就是专门为了害人似的,琴儿有那么坏吗?”

    “总之,今日之祸是你和肖霆共同闯下的,你俩有责任留在这里照顾好人家,直到他伤口痊愈。”说到这儿,欧阳德隆懒得再理二位麻烦制造者,横了他们一眼,板起面孔转身出了门。

    几分钟后,医生替伤者处理完伤口,便也离开了。

    “小姐,你只管在一边看着,那小子我来伺候!”肖霆安慰少主人一句,自己朝床边走去。

    包扎伤口的纱布浸有麻药,很快便在伤者身上起了作用,在肖霆来得及与伤者搭话之前,后者眼睛一闭脑袋一歪,顺势栽倒在床铺之上。

    欧阳琴浑身一颤,“我的天!难道他……”自是又被吓得一大跳。

    肖霆不慌不忙挨到床边,替伤者脱鞋,把他双腿搬起挪到床上,尽量让他躺着舒服些。然后才转身面对少主人笑着解释道:“他只是被药物麻醉了神经昏睡过去了,你尽管放心,他会没事的!”

    欧阳琴这才舒了一口气,摸摸胸脯道:“真是吓死我了……”然后她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道,“本小姐困了……我要回房睡觉了……肖坛主,明儿个见……”

    当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欧阳琴才从睡梦中逐渐清醒,由于惦记着那少年的康复情况,她匆忙穿衣下地,胡乱就着脸盆内的凉水摸把脸,把头发三下五除二梳理一下,便拨开门闩步出门外。

    创神教的建筑种类十分庞杂,大小院落互相嵌套,内部地形很是复杂。欧阳琴现在就在其中七拐八绕的,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会迷路,尽管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有钱有势有什么好呀?把自己住的地方修得跟个迷宫似的……当独自一人出来散心,她时常这样抱怨自己的父亲。

    “琴儿小姐……琴儿小姐……”

    “咦——是谁在叫我……”身前身后全是岔路口及建筑墙壁的拐角,她原地转了一圈才定位到声音的来源。

    “兰兰姐……天呐,怎么是你?有好些时日我们没见面了吧?”身后右侧两道高墙的交叉角落,那里正贴墙侧立着一名红衣少女,她边惊叹边快步迎上去。

    “兰兰见过琴儿小姐。”罗兰兰低着头右手压住左手,双腿并拢屈膝一下。

    “这里又没有外人,兰兰姐不必对我行礼。”欧阳琴一把抓起对方两手,关切询问道,“对了兰兰姐,你不是奉我父亲命令外出执行任务去了么?这么说你已经圆满完成任务……今日回来是准备向教主复命的?”

    “不是。我这次回来是……”罗兰兰看起来情绪低落,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她突然焦急地问,“琴儿,昨日你可曾留意到有一个外城来的年轻人前来投靠我们教?”

    “一个外城来的……投靠我们……”欧阳琴侧过脸仔细回想着,“应该没有呀……没见过什么外人来我们教……”

    “那就算了……也许是我想错了……”兰兰难过地低下头去,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落。

    “你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他吧……”欧阳琴忽然联想到昨日那个受了箭伤的小子,急忙向对方确认道,“那人长什么模样?穿什么衣服?”

    “他是日曜城木震学院一名高年级弟子,二十多岁,长得又瘦又精神,长长的脸,不大不小的眼睛……身穿蓝白色相间的学院制服……”

    “我的娘——还真就是他!”线索对接上了,欧阳琴激动得猛抬手拍了一下对方的右肩。

    “喂——你这妮子,能不能轻点儿!”罗兰兰咧嘴用左手揉搓几下自己的肩膀,不解道,“你说的他究竟是谁?难道就是……”

    “兰兰姐,你快随我来!”欧阳琴不由分说一把拽起对方的手臂找准西边一个岔路口迈步便走,“我马上带你去见他!”

    “喂——你这小妮子,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莽撞啊……”

    罗兰兰一走进门内,一眼就认出对面正坐在床头兀自发愣的少年,她一阵欣喜,快步走向他。

    “陆师兄,你果然来这里了!我还以为你——”她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立在那里僵直不动,因为对方的反应是如此冷漠,她的心情一下跌至谷底,“才分开一天你就不认得我了吗?我是罗兰兰啊!陆师兄,陆大年——你再好好看看……我真的是兰兰!”她带着哭腔哀求他。

    陆大年呆坐在那里依旧面无表情,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这位姑娘,我真的记不起你是谁了,我只记得自己生是创神教的人死是创神教的鬼……姑娘,或许是你认错人了吧!”

    “你居然说我认错人?陆大年,你也太没良心了吧!”罗兰兰愤怒地指着那冷面少年道,“我看你就是欠揍!好——既然你执迷不醒,那我就一拳打醒你!”她怒容满面握起双拳眼看就要砸向那少年的胸口。

    “兰兰姐——不可乱来,他身上还有伤!”欧阳琴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右臂在空中斜向上一摆正好架住她的双拳。

    兰兰转瞬间冷静下来,收起拳头,带着疑问盯住欧阳琴的眼睛,“你说什么……陆师兄受伤了?他伤在哪里?怎么受的伤?”

    对方这一追问,欧阳琴不由心虚,赶紧移开自己的目光聚焦在地上某块地板砖上,“他……”支吾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肖霆见她执意要问,便不假思索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兰兰,这位小兄弟受伤不关小姐的事,是我在靶场那边不小心误伤了他。”

    罗兰兰把头转了一个角度,盯着站在门边的黑衣男子急切问道,“八坛主,你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