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创神教少主

丁巳冬水

    月华城创神教总部一整片建筑依山傍水,恢宏气派,错落有致。时下的整个夏美尔帝国正处于第十二王朝统治下的时代,作为帝国一贯有之的正统力量,金乾、木震、水坎、火离、土艮五大学派始终秉持自先祖流传下来的信念与原则,誓死效忠统治帝国的当前王朝,为维护整个帝国的正义与和平尽心尽职鞠躬尽瘁,肩负着为全体帝国公民提供教育资源的重大责任,每年为帝国各行各业培养并输送大批优秀人才,可谓是帝国茁壮成长的中坚力量。

    而创神教却是帝国的一个异类,其真实起源已无从考证,其存在意义既隐晦模糊又让世人难以揣度,数千年来专门与五大学派对着干,善于制造一系列难题丢给学派们,常常使各大学派的掌门人头疼莫名而又对出题者一点办法都没有。创神教遗世独立,科技发达,财力雄厚,不是正统派们想消灭就能消灭了的,再加上它每次行动所使用的手段半遮半掩不轻易被对手抓住把柄,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创神教都是各代统治者的一块心病。在能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之前,统治者们只能对偏居一隅的创神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教主欧阳德隆的办公场所可谓极尽奢华。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地柱子,四周地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地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地绽放,青色地纱帘随风而漾,浪漫与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一华衣锦服身材魁梧模样霸气的中年男子在大厅中央背手而立,在他身侧半跪着一名黑衣黑裤短装打扮的身材瘦削的青年男子,后者低垂双目战战兢兢一副负荆请罪的姿态。

    “……是属下办事不力,请教主责罚!”

    “连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你这个八坛主如何能服众?我看这回若不罚你,你根本就不知道长记性!”把跟前这个饭桶训斥一番,欧阳德隆扭头对着大厅外厉声道,“来人——把八坛主拉出去重打三十杖!”

    我的天——三十杖谁能受得了?肖霆登时就吓得脸上变了色,慌忙伏地磕头求饶,“请教主饶过属下这一回,属下即刻出发前往金乾学院……将功抵过!”

    “怎么……害怕了?”教主斜睨身侧冷笑一声,“刚才明明是你主动讨罚的……难道你想要我当着他们的面收回成命吗?”

    “这……”肖霆一时语塞。

    “老爸——肖坛主打不得!”伴随着一个女孩清亮圆润的嗓音,大厅门外闯入一个白色身影来,只见那少女大约十八九岁年纪,身穿白色纱裙,身形苗条,大眼睛,皮肤如雪,脑后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容颜娇美无比,姿态娉婷婉约。

    “琴儿,不在后院侍弄你的花花草草,跑来前厅做什么?”一见是女儿不请自来,教主显得无可奈何,只好朝她轻轻笑道。

    欧阳琴嘴巴一噘,“一直照看那些花草好无聊,琴儿想要肖坛主辅导琴儿练习箭术!”

    还未等教主应允,肖霆如逢救星抢着搭话道:“教主,肖霆愿意全心辅导小姐练习射箭!”

    “呃……你小子倒是机灵。”教主早知这家伙会有如此反应,明察秋毫道,“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吗?本教主刚才说的话难道全不作数么?”

    “教主,属下不是这个意思。那就……等领完杖责,”肖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脑袋,“属下再陪小姐练箭……”

    “哎呀老爹,你就通融通融嘛!”欧阳琴过去一把将教主的衣袖扯住,边晃边撒娇起来,“等一会儿肖坛主都被你打趴下了,难道你想让琴儿独自去练箭吗?要是没人看着我一箭射出去误伤了路人甲,到时你可不能责怪琴儿!再说了,肖坛主一向都是琴儿的箭术辅导老师,若换了别人辅导,琴儿还不习惯呢!”

    “好了!真不知你哪来那么多歪理?爹依你就是!”面对女儿的胡搅蛮缠,他只好做出妥协,遂又把视线挪到肖霆身上,“专心去陪小姐练箭,若你教得好,杖责可免!”

    肖霆立时如沐春风,心情欢畅起来,“多谢教主给属下将功折过的机会!属下告退。”

    出了创神教主建筑的大门,往西行四五里,再往北拐上一座小山,才能看见创神教的露天靶场。靶场方圆两百米,地势平坦,植被茂密,草长莺飞,基本上就是一个天然生成的户外教练场。用干草捆扎而成的人形草垛子在教练场上随处可见,供练习者随心所欲操练箭术异常方便。

    肖霆驾驶一外形彪悍的四轮机车载着教主千金沿着崎岖不平的坡道飞驰,爬上山顶横穿靶场,然后在靶场的中心位置停下。

    欧阳琴扎起马尾,换上一身暗紫色户外运动短装,脚蹬黑色筒靴,背挂弓弩与箭囊,显得英姿飒爽。从机车后座跳在草地上,她左右流连美目顾盼,先饱览一番大自然迷人生动的旷野风情。

    把机车支好,肖霆深吸一口旷野上的新鲜空气,感觉全身异常舒坦,然后他悠哉悠哉走到少主人近前,笑道:“小姐,你自己先选好地儿,然后咱们就可以开始了。”

    “练箭嘛……先不急。”欧阳琴打量一眼自己的箭术老师,眼珠子一转,一脸坏笑道,“我说肖坛主,三十大板算是帮你躲过去了,那你打算怎样感谢本小姐呀?”

    “这还需要您老提醒吗?”肖霆嬉皮笑脸道,“我知道大小姐您爱玩,今日你想玩什么,本坛主奉陪到底!”

    “去去——少来!我有那么老吗?还您老……”欧阳琴先不满地瞪他一眼,然后脑袋一歪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肖霆一本正经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欧阳琴高兴得大叫:“本小姐现在想骑着马沿靶场溜上一圈儿!”

    “马?”肖霆以为听错了,茫然四顾,“哪里有马呀?”

    “你不就是吗?”见对方那个呆样,欧阳琴捂着嘴哈哈大笑,“快快现出本相,本小姐现在就要骑!”

    “你要我做你的马?还要我驮着你绕上那么一大圈儿?”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怖,肖霆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坚决不干,“不不……不行!大小姐,你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分了吧!”

    她收起笑容不高兴道:“这么快就反悔了?还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看你就是个大骗子!”

    肖霆哭丧着脸道:“这种玩法真的是……太难了!大小姐,咱们还是换一个吧!”

    “不行,本小姐就要玩这个!”欧阳琴毫不退让,鼓着腮帮斗气道,“肖坛主,你给我听好了:要么让我骑着你沿场地兜一圈,要么我们这就回去让我爹赏你三十大板!如何?你自己选择!”

    “我还能怎样……你说啥就是啥呗……”肖霆现在是欲哭无泪,把自己背后背着的装备包往地上一撂,再往地上一蹲,然后四肢着地挺直脊背化作“一匹马”,满腹委屈声音带着哭腔道,“大小姐,你快上来吧!呜呜……”

    “哈哈——这还差不多!”欧阳琴高兴得一蹦三跳,大步一跨便骑在了肖霆的脊背上。

    驮起那位千金大小姐在草地上缓缓爬行了不到二十米,肖霆便累得气喘吁吁,停止前进,把脸朝左侧一撇,央求道:“大小姐,能不能先歇会儿,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他刚说完,便感觉浑身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压在自己脊背的重量突然消失了,随之他才意识到,那位女骑士似乎一下起了恻隐之心,便跳离了他的脊背。

    “肖坛主,你快些起来,刚才本小姐只不过是跟你开玩笑哩!”说着她特意过去搀了他一把。

    肖霆擦擦额头的汗,对她点头谦卑道:“多谢大小姐的体谅……只要你开心就好……”

    “那我们开始练箭吧!”欧阳琴取弓在手中,搭一支箭在弦上,开始随处游移搜索目标。射出五六支箭扎中远近不一的几个草垛子之后,很快她又感到了厌倦,遂大声抱怨起来,“这样练习射箭真没意思!要是它们能动起来那就好了……”

    肖霆听后心有余悸地小声嘀咕:“真不知道这位刁钻的大小姐又想要玩什么花样……”不经意间注意到左前方远处有几棵大榕树,上面栖息着数量众多的各类小鸟,他顿时有了主意,她不是想要活箭靶吗?那里不就有现成的吗?

    准备好自己的弓弩与箭矢,他急忙去追赶她。“大小姐,你等一下,师父我教你去那边打鸟!”

    “好呀好呀——”一听到后面的建议,欧阳琴乐不可支,“射那些到处乱窜的小鸟,既刺激又好玩!”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