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赠送玉佩

丁巳冬水

    所幸两派弟子中没有人受重伤,受轻伤的数量约有一半。大家在飞艇坠毁现场旁边的空地上自动分成两拨,每拨都很聒噪,互相询问彼此的受伤情况,以及相互了解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谁路见不平出手一下子救下了所有人,一定要找到这位英雄并当面致谢。

    金乾派的人只有李心耀看出了端倪,见妹妹平安无恙与木震派林暮晨等人待在一起,常听人说林暮晨足智多谋侠义心肠,料定“及时阻止了肖霆的阴谋”这件事与他有关,尽管还未查清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必须代表本派弟子亲口向他道谢。

    于是李心耀离开自己这拨人径直向那边的林暮晨走去,放下自己在别派面前一贯自恃高人一等的做派,换成谦恭有礼的待人风尚,诚心诚意对着林暮晨拱手作揖就是深深一鞠躬,“暮晨老弟,我知道我和我的师弟们都是你救的,大恩不言谢,请受愚兄一拜——”

    林暮晨吓得连忙摆手,知道是对方误会了,遂纠正其道:“心耀兄,你弄错了!我哪里有那个本事啊!救你们的其实是……”他欲要将站在自己右侧的九师妹指出来给对方。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多谢暮晨老弟救命之恩!”李心耀知道他有意推脱是在谦虚,只管用心完成对他的致谢。

    “我……”李心耀这家伙此刻的言谈举止与往日里简直判若两人还真是让人一时无法适应,林暮晨不由怔在原地,有些茫然无措。

    “还有——”谢恩礼毕,李心耀直起身来神情肃穆,顿了顿,用的目光扫视一遍在场众人,朗声道,“现在我宣布今日净琴山狩猎比赛结果——胜出一方为……木震学院!”

    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林暮晨等木震派弟子尤其感到意外。

    “按照比赛之前双方的约定,我理应当众向贵派的赵紫菱师妹赔礼道歉!”李心耀说到做到,大步跨到赵紫菱跟前,俯首弓腰便要双膝下跪。

    林暮晨眼疾手快,右手一探便将他的胳膊肘托举在半空,阻止了他进一步动作,诚恳劝道:“心耀兄,这一环节还是免了吧,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快些站好。”

    见到大师兄对待对手如此宽宏大量,自己总不能跟他唱反调吧?紫菱想了想,做出一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菩萨模样,大度地笑笑,看着李心耀轻快道:“李心耀,今日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前天的事既往不咎,本姑娘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年纪还小,可受不起你如此大拜哦!”

    “那……好吧。”没想到这么轻易地他们二人就原谅了自己,李心耀受宠若惊,遂站得笔直,看着他们声音庄重道,“从今天起,暮晨老弟、紫菱师妹就是我李心耀的好朋友了,如日后有用得着愚兄的地方,贤弟贤妹尽管开口,愚兄万死不辞!”

    紫菱扑哧一笑,被对方的认真劲儿逗乐了,“李心耀,能不这么夸张吗你?认个错还煞有介事的,大师兄,他说的话你信吗?反正我是不太相信!”

    林暮晨也乐了,“九师妹,别这样说人家心耀兄,你就行行好给他个面子吧!”

    陆大年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九师妹身边,先瞪了瞪李心耀,然后低声怂恿她道:“咱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你敢肯定这小子日后一定不会再来骚扰你?九师妹,听我的,对这种人你可千万不能心软,要我说你现在就……”后半句他却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突然注意到对面大师兄向自己投过来的恶狠狠的眼神……

    看看天上的太阳,晌午已至,该是话别的时候了。李心耀朝各位木震派同仁拱拱手,看着林暮晨朗声道:“贤弟,愚兄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然后他又看向妹妹,“心月,咱们走吧!”在转身之前,他恋恋不舍的目光在赵紫菱脸上停留了几秒,最后叹息一声大踏步离去。

    李心月似乎不情愿就此离去,她侧头瞥了一眼林暮晨欲言又止,慢吞吞朝哥哥离去的方向跟了几步,突然纤腰一拧快步走回去,一把拽起林暮晨的胳膊将他带离人群,绕到巡逻艇废墟的背后直到避开众人的视线才把不明就里的少年放开。

    “李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林暮晨被她拖得晕头转向,站在倒竖艇体的巨大阴影里定了定神才一脸懵逼问道。

    少女用深情的目光注视了心上人一眼,遂将右手伸进内衣兜摸出一样东西来,同时毫不避讳地左手一下捉起男孩的右手,把蜷曲的手指掰开,将那样东西径直交到了他的手上,然后才柔声道:“林师兄,这枚玉佩一直是我心爱之物,现在我就把它赠送与你,你千万要收下,谨用它来代表我对你的一片情……心意……”

    林暮晨紧接着又是一阵头大,这位姑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方才救她一命不过是侠义之举,难道是想贪图她什么回报吗?再细观掌中那玉佩,的确既精致又漂亮,玉佩的主题图案是在花瓶中插放着一支牡丹花,寓意富贵平安,如此贵重物品怎么能随随便便据为己有呢?想必她是错将自己对她的救命之恩给盲目升华了,哎呀——这可不行,得马上向她解释清楚!

    “李……心月师妹,你把我林暮晨当做什么人了!”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之前你遭遇危险,我出手相救,难道是动机不纯吗?你的玉佩我断然不能要,你赶快将它收起来!”说着他便将玉佩推回给它的主人。

    李心月毫不示弱,猛一把再将它推向对方,俏脸紧绷斩钉截铁道:“林师兄,我说了,它代表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将它急于丢弃吗?”

    这下完了……今天怎么就偏偏碰上这么一位一根筋的女子来!林暮晨暗自叫苦,这收下也不对退还也不对,这可叫林某如何脱身呀?九师妹、陆老六你们在哪儿呀……赶快出来救我……他手上与对方僵持不动,心里却在想象着自己正四处奔逃拼命喊救命。

    见他愣在那里仍旧踯躅不前,她狠下心来想,只有用上最后一招了,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今后的日子里忘掉自己……毫无预兆地突然扑通一声,她向他双膝下跪,用毅然决然的眼神紧盯他的双眸,直抵他的心灵深处。

    “林师兄,你若执意不肯接受我对你的一片心意,我便在此长跪不起!”她梗着脖子以泪目对他,说话腔调不容一丝置疑。

    从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小丫头!天哪——她比我的九师妹还要难对付!他深吸一口气仰天长叹,罢了——我还能怎样?不就是一块玉佩吗?收下它又不会死人!自己堂堂七尺男儿,何必跟一个爱钻牛角尖认死理的小姑娘一般见识?如此他便想通了,脸上挂着微笑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伸手一把将人家姑娘搀扶起来,好言好语道:“你的玉佩我已经答应留下了,还不快起来?想让旁人看我们的笑话吗?”

    少女这才破涕为笑,起身后在心上人面前低眉顺眼,说话语气也温婉多了,“林师兄,小妹耽搁了你一点时间,切莫见怪,我这就随哥哥下山去了。日后若是有缘,咱俩必能再次相见。”唯有做完这件事,她才肯放心离去。

    目送少女远去的背影,林暮晨心里像是打翻了佐料瓶,五味杂陈。

    “哇——大师兄,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大家可得要到处张贴寻人启事了!”当看见大师兄从那堆废铁后面绕出来,陆大年第一个迎上去,表情夸张问道。

    接着是丁东冬,他别有深意地注视着自己的老大,开着个生硬的玩笑说:“青天白日的,我还以为那小娘儿们能把你一个大男子给拐跑了呢!”

    林暮晨用白眼回敬他们,“她一个女孩子能把我怎么着?我说你俩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林暮晨,胆子不小呀你!”

    林暮晨一个激灵,坏了,轮到最为忌惮的那个人过来质问自己了!他慌忙向她陪笑道,“九师妹,我……”

    “居然敢背着我与那名外院女子私聊这么久!”紫菱虎着脸摆起谱道,“老实交代——你俩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呀?”

    “就是——你赶紧给九师妹说清楚!”无论什么时候,陆大年总是站在九师妹这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笑话!就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我能与她有什么秘密!”林暮晨胸脯一挺,理直气壮道,“临别之前,她不过是想表达一下对我这个救命恩人的感激之情罢了。要不是我刚才及时出手,怕是她早就成为那独角兽的腹中餐了!如此大恩,她岂能一句话都不留说走就走?切——”他目光鄙夷地扫一遍跟前几位同伴,抬头看天不屑再理他们。

    “原来如此……”紫菱这才长舒一口气,喃喃道,“向救命恩人亲口致谢倒也应该。”

    在下山回去的路上,紫菱与兰兰手挽手走在最前面,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凝视九师妹的背影,林暮晨总觉得对不起她,李心月相赠玉佩一事自然不能让她知道,否则她定不会原谅自己,他一路盘算着等回去后该把这玉佩藏在什么地方才不会被九师妹看到。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