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狩猎大赛(下)

丁巳冬水

    狩猎比赛开始后,李心月故意和同门师兄弟走散,她只想趁此良机为自己与心仪之人安排一次邂逅。当木震派那只三人小分队选定了去峡谷的方向,她就像一位老练的猎手一路开始了秘密追踪,凭借沿途天然掩体隐藏自身行踪,一路小心翼翼尾随目标,直至双方距离愈拉愈近。在那一男两女专心对付盘旋在他们头顶低空的怪鸟群时,躲在寺庙后面的她已经胸有成竹,在寺庙北面不远处的山坳里正游荡着一头赤练独角兽,右手从斜挂肩背的武器袋内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她深吸一口气,握紧剑柄,踩踏着长满荒草野花的泥土地,一步一步走下通向山坳的土坡。

    拐到寺庙后面,50米外有一处山坳,灌木丛生荆棘遍布,在那里一人一兽对峙着,林暮晨看到那名持剑黄衫少女被一头赤练独角兽逼得一步一退,在她背后横亘着一条深涧,形势十分危急。

    猎杀一头赤练独角兽,其实以李心月的实力根本就不在话下,只是今天她另有打算。当瞟见那少年的身影如预期般出现在通向这里的山坡时,她故意丢掉宝剑装作莫名惊恐的样子踉跄着后退将自己绊倒在地,不惜置身于愈加危险的境地。被蒙在鼓里的独角兽只以为是面前的猎物一下子吓破了胆从而放弃了抵抗,它收起攻势缓慢转动着脖颈欣赏着猎物的垂死挣扎,只待扑过去美餐一顿。

    最后呼救一声,半卧在深沟边缘的李心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到“嗖——”的一声,左前方有什么东西破空飞来,接着刺啦一声又击中了什么物体,最后伴随着几声野兽的哀嚎“扑通——”一声……一切都结束了。

    她急忙睁眼,看到赤练独角兽四脚朝天脑袋歪斜一动不动横卧在自己脚边,其脖颈被一柄长剑贯穿已经毙命。没想到在短瞬间能化险为夷,她假装长舒一口气。这时,那位身材修长的少年已经站到她的旁侧。

    “姑娘,可否受伤?容在下帮你瞧瞧。”林暮晨俯身下去,仔细打量受惊少女浑身上下。

    突然近距离与心仪之人面对面说话,李心月窘得满面通红,慌忙垂下眼帘用手指着自己的右脚羞涩道:“这位师兄,麻烦你先帮我看一下那只脚,一动就痛,兴许是扭伤了脚踝……”

    “好的,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你检查一下。”于是林暮晨一步跨到姑娘另一侧席地而坐,双手轻轻将她的右腿抬起搭在自己双膝附近,再用左手按住她的小腿右手在脚踝皮肤附近有节奏地揉捏起来。

    配合着少年的动作,她微微蹙着眉头适时几声,心下里却美得不得了,偷眼观瞧少年英俊的脸庞,那一双能杀死人的迷人大眼睛以及为自己疗伤的专注神情,她渐渐目光迷离精神恍惚,陷入美好幻想之中不能自拔……

    “大师兄怎么去了这么久,是不是他也遇到危险了……”紫菱左手攥着右手在鸟尸堆前来回踱步,上牙咬着下嘴唇自顾自嘟囔着,心绪越来越乱。不能在这里空等了,她蓦地转身看着同伴神色凝重道,“兰兰,你在此守候,我去那边寻大师兄!”吩咐完她便对着寺庙方向跑着离开。

    “喂——师姐,等等我,我也担心大师兄——”被要求独自一人看家护院,兰兰才不干呢!

    “姑娘,感觉好些了么?莫非你是……”忙活了一阵子林暮晨停下手中动作注视着少女的眉间眼角,感觉似曾相识。

    “师兄,我认得你,你是木震派的大弟子林暮晨,在五大院派你可是声名远播呀!”与暗恋之人几番互动,李心月已不再拘谨,眼中波光流转,大方地笑道,“我就是李心月,在金乾派十大弟子中排行老四,我也是……本派掌门李圣峰的千金……”她有意自报家门,是想提醒面前这位自己在意的傻小子——本姑娘的身份可是非同一般,你从此必须牢牢记住我!

    “李姑娘真是说笑了,我哪有你说的那样名气大呀!”林暮晨谦虚地笑笑,有些不好意思,“是各位师兄弟抬举我了……这么说李心耀可是你的亲哥哥?”

    “对的了。我看时候不早了,林师兄,不如我们就此别过。”说着她收回右腿用手肘撑住地面准备站起来。

    “李姑娘,你自己可以吗?”他担心地想要过去搀扶她。

    “我可以的……”她只完成一半起身动作就“哎哟——”痛叫一声重新跌坐回地面,“不行——我的右脚还是一吃力就痛……”她其实是故技重施,意在博得对方的进一步“帮助”。

    “呃……还是我来扶你吧!”林暮晨不得不出手相帮。

    见时机成熟,李心月眼珠子一转,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得寸进尺”道:“我就这样一瘸一拐走着回去肯定是来不及了,眼看离约定时间越来越近……林师兄,不如你来背我吧!”

    “这……”对方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林暮晨始料未及,不由一愣,她说的确有道理,以她目前的脚伤要走路返回大平台集结处怕是连午饭都要错过了,不如就依她所言,拿定主意,他转身背对她蹲下去,“那好吧。你上来吧,不过要慢点哦!”

    李心月暗自得意,边往他身上爬边立下誓约——林暮晨,从今天起,你一辈子休想甩掉本姑娘!

    当用自己丰满的胸脯紧紧贴住心上人宽厚的脊背,用柔软的臂弯勾勒住心上人的脖子,她幸福得差点晕过去,好想让这一刻成为永恒,也许我与他果真是天作之合……正当她趴在人家身上胡思乱想之际,前面小山坡之上突然出现了个第三者。

    山坳下的灌木丛中,一名蓝白色衣衫少年正背负一名黄色衣衫少女面朝这边从容前行。当亲眼目睹这一幕,赵紫菱愤懑异常难以接受,不管三七二十一扯起嗓门儿便大嚷起来,“林暮晨你这个大坏蛋!难道不晓得男女授受不亲吗?!你真是……可恶,气死姑奶奶啦——”

    “哎呀师姐,你就不能等等我吗跑这么快……”兰兰追过来挨着师姐站定,一晃眼就看清了山坳下的情形,推一推师姐的肩膀明知故问道,“那不就是大师兄吗……咦——真是奇怪……他干嘛非要背着人家姑娘走……师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看到师姐一副恨不得将山坡下那两人一口吞掉的表情,她咯咯笑着弯下腰去,然后又捂着肚子直起身来,指着师姐揶揄道,“紫菱姐——真看不出来原来你是一个这么大的醋坛子……你不要伤心,等大师兄一上来我兰兰帮你出气……哈哈——笑死我啦……”

    紫菱噌地侧过脸把吓人的眼神剜向兰兰,一跺脚大吼道:“罗兰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姐?就知道幸灾乐祸,马上给我滚远点儿!”

    “九师妹——你误会我了,听我解释……”林暮晨走近二位师妹,小心翼翼把背上驮着的少女放回地面,见到九师妹脸色十分难看,慌忙上前为自己辩解,“事实是这样的……”

    却在此时,大家头顶上方突然响起轰鸣声一片,盖过了他们的交谈声。四人纷纷抬头,竟是一架银灰色碟形飞行器自西向东低空掠过。更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在飞行器下方悬吊有三只绳网兜,里面均扣罩有四至六人,如同被关押在囚车中游街示众的囚犯,一看他们所穿服装样式便知是木震及金乾两派弟子!

    “救命啊……大师兄……快救我们……”

    三只用来捕人的网兜在半空中摇摇曳曳,被飞行器拖拽着缓慢行进,在经过这片空域时,显然这些“囚犯”中有人认出了下方地面站着的正是同门师兄弟,遂把手臂伸出网眼拼命挥动并大声呼救。

    在场人中只有罗兰兰认得那架飞行器的出处,她暗自吃惊,那不是创神教的巡逻艇吗?凭什么抓走两派弟子?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吗?或者是因为自己……由于自己迟迟未能完成那个任务惹怒了教主,于是他就派人抓走几名学院弟子以此来警告自己?可又好像并非完全如此……虽说心里感到害怕但更多的是愤怒!创神教的手段竟如此卑劣,强行关押自己的父母不说还又要殃及这么多无辜的人!她双目喷火死盯着那架飞行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当认出朝地面大声疾呼的正是陆大年陆师兄,她再也沉不住气了,就凭平日里陆师兄对自己关照有加,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被那些坏人掳走!

    “是六师兄!天哪——三师兄也在上面!”紫菱焦急得又是击掌又是跺脚,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师兄身上,“大师兄,你赶紧想个法子救下他们呗!”

    说到为此事担惊受怕,李心月也未能幸免,因为她刚刚才辨认出——上面被网兜扣住的,哥哥李心耀也在其中!现在能救哥哥的除了身旁站着的林暮晨还有谁?于是她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恳求道:“林师兄——小妹知道你神通广大,求求你快救救我的哥哥吧!不然他可就……”话未说完,她竟止不住眼圈一红哽咽起来。

    可不是嘛!四人中唯独自己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她们理所当然会把救人的责任统统推给自己,可对手却是……林暮晨暗自叫苦,他左右看看二位“懂事”的姑娘满面愁容道:“九师妹,李姑娘,不是我不想救人,那可是一架飞机!我也不是三头六臂,难不成你们都认为凭我的赤手空拳就能干掉它吗?!唉——你俩先别急,让我再好好想一想啊……”

    “真搞不懂平时你那么多鬼点子都跑哪里去了!”九师妹依旧不依不饶,撅着嘴急急道,“你要是再想不出来,二位师兄和其他师弟可就没命了!”

    林暮晨只好自认倒霉,低着头自怨自艾起来,“都怪我学艺不精,要是我能跟师父早点学会飞的话,那我就……”

    “紫菱姐——你想清楚点好不好!”兰兰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她眼珠子一转突然插嘴道,“能救他们的不是大师兄,恰恰就是——你自己!”

    “我——”听师妹一下这样说,赵紫菱反手指着自己的鼻梁目瞪口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