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狩猎大赛(中)

丁巳冬水

    木震学院狩猎队共有十人,林暮晨再把大家划分为三支小分队,当然划分的时候他是有私心的,九师妹得分在自己所带的小队,兰兰誓死都要和师姐在一起,于是仅有的两名女性队员就都划归他名下了。这就让陆大年不高兴了,他带着一个四人小分队,偏偏不包括兰兰,那小妮子就是不愿加入他的小队他能有什么办法?另外一个三人小分队由丁东冬负责。安排妥当后,三队分头行动,隐没于密林深处。

    狩猎途中,两位妙龄少女相伴左右,林暮晨别提心情有多好,他斗志昂扬,甚至无需女伴们的帮忙,已经赤手空拳打死两只凶猛的赤练独角兽,并在它们的尸身上贴好自己队的标记。做好这些,继续带领同伴搜寻下一个猎物。

    他们来到一处峡谷附近,谷底竟是一潭湖水,宛若一面明镜,下到谷底观看着幽静清澈的湖水,水草摇曳,几条小鱼在其中倏忽来去,追逐觅食,水里生长的柳树飘动着红色的根须,别有趣味。水中淹没着巨大的石块,犹如刀切一般整齐,对面岸上绿柳长垂,水中青草摇曳。姐妹俩一时来了兴致,坐在岸边,一起脱掉鞋袜,将光脚丫浸入湖水之中,水下冰凉彻骨,兰兰舒服得龇牙咧嘴。

    “你俩倒是会享受,但可别忘了咱们今天来这里是要干什么的!”没想到这俩丫头如此贪玩,林暮晨把双臂抱在胸前板着脸没好气道。

    “大师兄,我们就玩一会儿,不会耽误正事的!”

    林暮晨懒得搭理她们,沿着岸边踱了几步,忽然指着湖中央跳叫起来,“天啊——那边有好几条虎蛟游过来啦!它们最喜欢啃女孩子的脚丫了,我看你们怎么办!”

    “虎蛟在哪儿……兰兰,我们赶紧撤!”她俩忙不迭收脚穿鞋袜,动作相当快,然后一起躲在了大师兄身后,花容失色道,“它们在哪儿呢大师兄?我们怎么没看见?”

    林暮晨忍俊不禁,乐得哈哈大笑。

    “好啊你林暮晨——竟敢捉弄本姑娘!”紫菱娇嗔道,然后抓着对方的一条胳膊反扭起来,并撺掇女伴,“兰兰,我们揍他!”

    “这事好办!”兰兰当仁不让呼啦一下扭住了大师兄的另一条胳膊。

    林暮晨自然不会反抗,反而还挺享受,故意刺激她们道:“我说你俩早上没吃饱饭啊?力气这么小,扭得我一点儿都不痛!”

    “我去——你还想要来真的呀!”紫菱气得嘴都歪了,把心一横,咬牙切齿道,“兰兰,我数完一二三,咱俩就一起用力把这家伙撂到湖里喂鱼去!”

    “哈哈——师姐,这个建议好!”兰兰开心得嘴都合不拢了,笑得哪里还有力气使得上!

    紫菱刚要开始倒计时,本来含蓄内敛的湖水突然波涛汹涌起来。

    虎蛟,一种四足的两栖动物,虎头、鱼身、蛇尾巴,大小如蜥蜴,性凶猛,食肉。此刻就有四只虎蛟被岸边的人类惊扰,从湖底钻上来拍打着雪白的浪花气势汹汹朝岸上游去。

    三人从玩闹中惊醒,收回心神,从身上抽出各自武器,匆忙应战。

    林暮晨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大吼一声,看准最先蹿过来的一只虎蛟举剑便刺。那畜生调头闪避,同时猛甩钢鞭似的细长尾巴攻击林暮晨的下盘。只见他侧身弯腰一个毽子空翻将自己头朝下倒立在空中,手中剑伺机横扫,轻而易举把那畜生的长尾从根部斩断,在脚尖着地瞬间,他的剑快似游龙,剑尖对准虎蛟心脏位置贯穿脊背直达腹下,于是此畜生便首先被钉死在岸边。

    赵紫菱把九节鞭舞动在手中似风车般旋转,愣是让那几头畜生无法近身,有只虎蛟企图突破鞭风屏障张口咬死后面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类,不料却判断失误反而被雨点般的鞭头连连击中脑袋眩晕得好像是在坐过山车,反应一旦变得迟钝就会给对手以可乘之机,直到临死前它都没有看清那个惯使九节鞭的人类少女是怎样给自己致命一击的。

    罗兰兰手中只有一把匕首,与迎面扑来的猛兽对决毫不怯场,仗着自身动作轻巧灵活与娴熟的刺杀技巧,每与那畜生近距离交锋一次,她总能找到机会在它身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十几个回合下来,那畜生已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了。当她骑在那爬虫脊背上将双手高举着的匕首狠狠扎进那颗虎头脑髓的同时,林暮晨用手中长剑结果了最后一头虎蛟。

    离开各自的猎物,三人从容收起兵刃,脸上均挂着胜利的微笑互相对视着。

    “我说兰兰——你可以呀!”林暮晨不由对这个新来的小师妹刮目相看,“居然不需要我和你师姐的帮忙!更想不到的是——面对猛兽围攻你竟然没有哭鼻子!哈哈——”

    “去去——大师兄你又小看人!”兰兰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大叫,“我才不要哭鼻子呢!”

    “看你俩没大没小的,成天就知道吵来吵去的。”紫菱笑道,“这里的捕猎已完成,我们到前面看看吧!”

    林暮晨负责清理现场,将四头虎蛟尸体堆聚在一处,再贴好本队的标识,才去追赶二位师妹。

    离开湖畔走进一片竹林,再穿过两道山隘口,忽闻前面飞珠溅玉之声惊人,三人遂移步前往。只见三叠瀑从三层崖壁上叠泄而下,水花四溅,声势逼人。他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从狂放不羁的三叠瀑前悠然走过,仿佛经受了大自然的洗礼,他们的神情而肃穆。

    当瀑布飞溅轰鸣之声渐渐远去,又有奇声异响接踵而来,那声音来自天上,似鸟鸣似虫吟,反反复复一大片。三人纷纷驻足仰面观看。

    “是人面枭!”紫菱先是惊异,继而盘算着道,“大师兄,它们只在我们头顶上方盘旋徘徊,又如何猎得?”

    人面枭是属猫头鹰一类的异禽,首部酷似人脸,长着一对尖耳朵,喜捕食鱼类及林间小动物。此刻在大家头顶低空,十余只人面枭展翅低徊,以地上三名人类观察者为中心,兜了一圈又一圈。

    林暮晨耸耸肩,显得无可奈何,“九师妹,你问我我又该问谁?它们不肯下来我也没办法呀!”然后他对着兰兰惆怅道,“你说对吧兰兰小师妹?”

    “我有办法呀!”这位新来的小师妹果然古灵精怪,别人都垂头丧气无计可施,而她却生龙活虎跃跃欲试!她把右手大拇指在自己鼻尖一揩而过,得意道:“只要有我罗兰兰在,收拾上面那几只怪鸟还不是手到擒来!”

    既然小丫头这么爱吹牛,做大师兄的也不好横加干预,他给九师妹递个眼色,后者会心一笑,于是他俩静立一旁只做壁上观。

    罗兰兰聚气凝神准备做事,她在师兄师姐面前侧头举目看似闲庭信步,实则审时度势蓄力待发。只消片刻的准备,她一鼓作气对着头顶上空的目标群突然双掌齐发,十数道银色亮线蹿向天空,它们分工明确飞行途中陡然散布开来,一一射向不同方向的目标,所有目标无一遗漏,全都命中。接下来就是一阵鸟肉雨了,噼噼啪啪接二连三砸中三人附近的地面。紫菱吓得直跳,最后觉得还是躲在大师兄背后最安全。

    当尘埃落定,看到师兄师姐呆若木鸡的好笑表情,兰兰更加趾高气扬起来,她背着手踱至他俩面前,摇头晃脑道:“若是不给你俩来点儿真材实料,还真以为本姑娘是吃素的!哼——”

    紫菱哭笑不得,拍着自己的大腿左右顾盼道:“哎呦喂——大家都快来瞧瞧这位小祖宗,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果然是好姐妹,一唱一和的!”林暮晨一脸轻松,走上前抬手用力拍拍兰兰的肩膀,诚恳道,“大师兄以前低估你了,看来我们兰兰还真有两把刷子!”

    “这还用你说?”小丫头更加得意忘形,毫不自谦道,“总算知道本姑娘有多厉害了吧!”

    “算你大功一件,回去重重有赏!”暮晨把她往九师妹跟前一推,笑道,“和你师姐继续赶路,我来善后。”

    正在这时,从身后北面一座寺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呼救声,他顿时警觉起来,等那里的呼救声再传来一次,他已确定了大致方位,并很快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得去那边看看,许是有人身陷险境,你俩先不要行动,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不等姐妹俩的反应,他调转身形拔脚向北面飞奔而去。留下紫菱和兰兰面面相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