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美女

丁巳冬水

    等跑过岔口,他们这才看清河岸边正在发生的一幕:一名体态婀娜的紫衣少女端着盛有湿衣服的木盆正欲往回走,不料却被两名身穿外校学派制服的男青年截在路中央,她满面怒容想换个方向突围,他们腆着脸就像癞皮狗一样跟着也堵在那个方向,甚至其中一男子还恬不知耻地拉扯起了她的衣袖。

    “哪来的无耻流氓!”站在岔口坡头,面对坡下林暮晨怒不可遏,“给我离她远点儿!”

    少女猛一抬眼朝坡上看去,顷刻间浑身灌满了力量,用力一甩臂一下子就挣脱了那流氓的纠缠,抱紧木盆绕过正愣在原地发怵的俩坏蛋冲向坡去,奔至林暮晨面前,娇躯一旋躲在其背后,惊魂未定道:“大师兄——你们来得正好,快帮我教训这俩臭流氓!”

    丁东冬平日里最看不惯的就是几个臭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此刻他脸色铁青大骂一声,挥舞双拳就要冲下去为师妹出气。

    “老三,慢着——”林暮晨抬起右臂挡在老三面前,面色冷峻,两道凌厉的目光朝坡下射去,“待我前去问几句话,再教训他们也不迟——”说完他垂下手臂,紧握双拳,迈着稳健有力的步伐下了坡,老三气势汹汹紧随其后。

    陆大年留在原地守护着紫衣少女,他抬手用力拍一下她的肩膀,用饱含真情的口气安慰道:“师妹——不用怕,有我在,看谁还敢动你一根指头!”

    少女转头与老六对视一眼,杏目放光,香腮一扬,却是轻松一笑,“六师兄,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怕!”

    对方的暗黄色学生制束腰长衫倒是一下子提醒了丁东冬,他急忙用低沉的声音告诉前面,“老大,此二人应该是金乾学院的弟子!”

    “哼——那俩衣冠禽兽……”林暮晨头也没回,咬牙切齿道,“我早就知道了。”

    “怎么——”为首的那位气质高雅的男子背着手面对来自坡头缓慢靠近的二人,目光中满是不屑,不无鄙夷道,“就凭你们俩……今日还想英雄救美呀?”

    “你俩畜生给我听着!在我动手之前——”在距歹人两米外站定,林暮晨精神抖擞正气凛然道,“最好给小爷报上你们的狗名!”

    “喂——怎么说话呢你?什么狗名!”另一位身材魁梧的歹人即刻不满地嚷嚷道,“小子,要是说出我们老大的名讳只怕是会吓破你们的胆!”那人谦卑地指一下自己的旁边,然后冲着对面唾沫横飞夸耀道,“他就是我们金乾学院的大弟子——人称无敌小金刚的李心耀是也!而我则是——”说着他甚至拉开架势在原地比划了几招,然后继续朝这边耀武扬威道,“金乾学院排行老五的霹雳神拳——常江!怎么样——”他又收起架势得意洋洋道,“没吓着你们吧?”

    “无名小卒——”丁东冬上前一步拉开马步双手叉腰,对对面那位就知道自吹自擂的家伙自然是不屑一顾,“金乾学院我们倒是听说过,可我和大师兄就不曾听说过那金乾学院怎么还有你们这俩败类呀?”说完他看着大师兄,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你们——”常江指着这边气急败坏道,“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在金乾学院我大师兄的功夫可是数一数二的,信不信现在他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你俩——”

    “哎——常江,你先住口,待我与他们交涉!”朝同伴摆一下手掌,李心耀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装作谦谦君子,看着对面二人颇为礼貌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木震学院的,本人并非要跟贵学院过不去,也并非有意要冒犯那位——”他抬手指指远处小坡上,“呃……那位漂亮的小师妹。我只是想——”

    “你想怎么样?”丁东冬朝对方挥了一下拳头。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李心耀一副笑容可掬的温和形象,接着厚颜道,“久闻贵学院第一美女赵紫菱师妹的大名,今日有幸得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我本人呢……作为金乾学院的大弟子,风度翩翩,武功卓越,同时也是掌门师父李圣峰的公子,我自信自己也并非泛泛之辈,然而遗憾的是——”他面带忧伤朝伫立在远处坡头的心仪女子望一眼,然后沉重叹息一声,“到如今鄙人仍旧是单身一人哪!虽说在金乾学院,追求与爱慕鄙人的师姐师妹众多,可我却对她们一个也看不上眼,倒不是鄙人自命不凡目中无人,对女伴要求有多高,只是……缘分这东西本就让人捉摸不透,强求不来,对她们没感觉也不能全怪我呀!但是今天……”说着他竟激动起来,“我相信自己遇到真爱了!”

    “哦……是么?那么李大公子——”林暮晨忍不住感到好笑,剑眉一挑讥讽对方道,“现在你的真爱究竟在哪里呢?”

    “她就是——”李心耀立马抬臂一指对方的身后,满心欢喜道,“赵紫菱小师妹!”

    “什么?!”二位木震派弟子面面相觑,听得皆瞠目结舌。

    丁东冬虎目圆睁指着对方气不打一处来,“我看你这家伙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家九师妹早就名花有主了,哪里还轮得到你这个衣冠禽兽!真是岂有此理!”

    李心耀顿时惊诧得合不拢嘴,“你是说……紫菱师妹她竟然已经有心上人了?怎么会……那这个撞到桃花运的家伙究竟是谁?你赶快告诉我!”

    丁东冬指着同伴傲然道:“他就是我们的——”

    “老三——没必要跟这种人废话!”林暮晨突然打断师弟的回答,怒视着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贵公子,不客气道,“难道你忘了刚才他是如何欺负九师妹的?这种无耻之徒咱们必须狠狠教训他一下!”

    “没问题!”只要听到有架打,丁东冬就跟喝了鸡血似的浑身的力量往外泄,他深吸一口气摩拳擦掌起来,恶狠狠地瞪着目标,“我来教训这个伪君子。老大,你去收拾后面那头蠢驴!”

    李心耀吃了一惊,心想这俩二货还真要跟自己没完了,身形后退两步,慌忙辩解道:“慢着——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们木震派就是以这种方式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的吗?”

    林暮晨与师弟又是一愣。

    “刚才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鄙人是来求偶的,不是来与你们打架的!”李心耀抓紧时机据理力争道,“紫菱师妹乃是远近闻名的绝代佳人,自然会吸引诸多追求者,她有权利从中选择综合条件最好的那一位作为自己的配偶,遗憾的是——鄙人是外校的弟子,自然比不上你们本派弟子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心里面是一万个不服气呀……这样吧,鄙人倒是有个建议,希望能与诸位展开公平竞争,即便是输了,鄙人也输得心服口服啊,不知二位师兄弟——意下如何呀?”

    “我呸——欺负了我派小师妹,居然还有脸为自己脸上贴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看打——”说着丁东冬便要高举双拳扑过去。

    “老三——你先停下!”林暮晨一把拽住了师弟的后腰。

    “哎呀大师兄——,你又怎么啦?”丁东冬硬生生地收起招式,不满地瞪着身后。

    “我倒是想听听——”林暮晨朝前靠近两步,把双臂交叠在胸前,一脸冷笑道,“这位兄台究竟有何提议呀?”

    “若我猜得没错的话……阁下便是紫菱师妹现下的意中人了?”李心耀直盯着情敌的眼睛,想以自己的气势压倒对方,“那好,看来眼下只是你我二人之间的竞争了。后天是休息天,地点就定在净琴山,你我各率十名弟子就比赛上山捉人面枭与虎蛟两种禽兽,最后看哪一方捉的数量最多,以此来定胜负,如何?”

    林暮晨不动声色追问道:“胜又如何败又如何?”

    “林老弟,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李心耀嘿嘿笑着,脸上难掩得意之色,“我若是输了,自然不会再来打扰紫菱师妹,同时会衷心祝福你和紫菱师妹白头到老,不过若是你方输的话——”他故意停顿了几秒,又抬眼看看远处的那枚倩影,接着道,“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必须得把紫菱师妹让给我!”

    “我看你这脸皮比那猪皮还厚!看打——”丁东冬实在听不下去了,只想立刻教训那厮。

    “喂——你这莽夫,快些住手!”常江也行动起来,疾步上前猛抬左臂替自己的老大挡下对方一记勾拳,并大叫道,“你们木震派的就如此胆小怕事吗?就连我师兄一个小小的挑战都不敢接受吗?”

    “老三——快回来,给我冷静点儿!”林暮晨紧接着呵斥师弟道。

    “大师兄,他们欺人太甚,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回头看到老大虎着脸怒视着自己,他只得作罢,悻悻退至一旁。

    林暮晨看着对方肃然道:“要我接受你的挑战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李心耀急忙陪笑道:“林老弟请说。”

    “后天的比赛若是你们金乾派输了,在现场你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九师妹磕头道歉,并立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冒犯她,李师兄,你可做得到?”

    李心耀低头迟疑片刻,继而恢复原样欣然接受,“没问题!到时候只怕是——”他眼珠一转,又扭头看看同伴,然后冲对面拱手作揖道,“那就这么定了。二位——后天上午净琴山上不见不散。告辞!”他转身拽着自己的师弟,沿着右侧一条傍山小路急匆匆离去。

    “老大,就这样放那俩畜生走了?!”丁东冬瞪着他们的背影显然很不甘心。

    林暮晨边转身往回走边自信笑道:“老三,你急什么?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他们金乾派输得很惨!”

    “大师兄,你到底怎么回事?就你那样子站在那里动动嘴皮子也算教训坏人呀?”等师兄走回自己的跟前,赵紫菱立刻嘟起小嘴嗔怪对方起来。

    林暮晨不慌不忙笑道:“师妹,你听我说嘛。……”

    听完师兄的解释,少女眉开眼笑,对后天的比赛满怀期待,注视着西南方向巍峨绵延的净琴山,得意洋洋道:“到时候我定让那淫贼给姑奶奶磕上一百个响头!哈哈——”

    其他人皆是开怀大笑。

    “因为那俩混蛋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我们还要不要按照原计划爬净琴山呀?”忽然陆大年止住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提醒大家道。

    “去——当然要去!”紫菱笑着大叫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把洗好的衣服先送回学校去,很快的哦!”

    只见那个紫色的修长身影揽紧木盆在腰间,健步如飞,很快淹没在密林之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