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Something

磬九


    “青夏欧尼, ”全昭弥拿着小风扇, 试图给自己降温, “宥玹欧尼去哪了?”她拍了拍在一旁检查视频的金青夏, 又抬起脑袋四处望望想找到人。

    “刚刚彩排完就走了, ”金青夏眼睛盯着视频检查彩排时的舞台动线, 也抬起头看了一眼,“应该是去洗手间了吧。”看见somi要走,就拉住她, “somi啊,你看这里,”她暂停了一下视频, 用手指了一下,“位置有点偏了。”

    被说去洗手间的人窝在别人的待机室, 右手冷饮左手平板,非常的鸠占鹊巢了。

    “你们两个不挤吗?”金泰亨拿毛巾搓了搓流汗的头发,又随手把毛巾搭到肩膀上伸头去看她正在看的视频,原本播放的内容一闪被摁成黑屏。

    金宥玹手里的平板差点因为哥哥的突然举动吓得摔下来, 田柾国瞄了一眼她, 握禁了那个平板, 又用手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握住平板的时候两个碰在一起的手之间像有电流经过一样, 金宥玹往沙发边缘挤了挤, 把麻酥酥的右手背在身后。刚刚放下冷饮的左手无意识地捋了捋头发,偷瞄了下旁边的人,才抬头冲哥哥蹙起了眉毛, 像是吐枪子一样,“你干什么啊,真是的,是小孩子吗?还偷看别人的东西,烦死了。”

    最后一句“烦死了”咬紧了嘴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

    “你们两个最近很奇怪啊。”金泰亨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明明沙发是可以坐下五六个人的长度,两个人非要挤在小角落。

    偷瞄搭话,像是小孩子一样。

    挺奇怪的。

    金宥玹把带来的小毯子拿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红裙子,“我该走了,一会见。”

    “嗯,你吃饭了吗?”田柾国也跟着站起来,很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毯子,“你们去今年的偶像运动会?我看见新闻上出了。”

    “只有小分队去,听见去那里心脏扑通扑通的,好紧张。”

    “你报项目了?”

    “阿尼,我运动又不好,姐姐们倒是报了。”两个人说着话往门口走,金宥玹倚着门说,“我先走了,演唱会之后见。”

    “小心安全,别忘了吃点巧克力。”

    “知道了,拜。”

    金泰亨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学着妹妹的腔调冲忙内说,“柾国啊,我也没吃晚饭。”

    “那你自己去吃呗。”他奇怪地看了对方一眼,想了想又说,“哥你还是别吃了,一会肚子鼓起来跳不动了。”

    出道之后打歌舞台登上过,商演的舞台也登上过,但是在这种大型的kcon舞台连续表演三首歌还是第一次。毕竟是m推出来的组合,作为出道只有几个月的新人女团有这种待遇终归是沾了老东家的光。

    金宥玹回去没多久就被告知要去准备了,全昭弥拉着她刚叫了一声名字,转眼又被staff叫到升降梯那边待机。

    现场的灯光全部关闭,只有最顶上的led圆形屏幕上转动英文。等到“we are the dream girls.”那句话散去之后,巨大的屏幕上展现出来一顶精致的皇冠,水晶与钻石制成的铂金王冠慢慢降落。

    这时候金宥玹脚下的升降机也开始启动,灯光再次关闭,等到十一个女孩子完全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头顶上橙黄色的灯光一下子打在她们身上,刚刚出道没几个月的小新人身上却带出久经舞台才有的气场。

    第一首歌是出道的主打《dream girl》,等到她的十五秒part的时候,金宥玹发现自己的返有点问题一样,虽然不开麦不影响,但是耳朵里总是有杂音。

    灯光又一暗,第二首是《pick me》,她索性在歌曲开始之前把耳麦摘下来,差点被下面的声音下了一跳,饭声音很大,用不熟练的韩语叫着她们的名字。

    等到团体问候的时候,她才意识到真正的声音是表演时候听到的十倍,尖叫声、呐喊声还有抽泣的声音,金宥玹弯了弯嘴角,笑得很真挚。

    做歌手做偶像不是为了万众瞩目,也不是享受名气金钱和赞誉,单单能看见有别人能因为你笑得幸福,就很知足了。

    比起做太阳,她更喜欢在晚上里跟在大家旁边一起,发出自己微弱的光芒,点缀夜空。

    “omg,youhyun听见了我叫她的声音,《如果樱花凋谢》的舞台时候,她跑过来握我的手,”那天晚上结束的时候,一个女孩子一直用手捂着脸哭,另一只手颤抖着发推特讲述她的经历,“太甜了,太贴心了,我当时手里都是汗,但是她还是用力和我握了握。”

    “youhyun的手小小的,但是很有力气,很温暖,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甜的女孩,”她回复着下面的留言,又绞尽脑汁形容那种感觉,“她的眼睛里有星星!”

    “当然了,等她下场的时候还冲我笑着比了比心,那一霎那我感觉烟花在头脑里爆炸一样,我整个人浸泡在蜂蜜罐里,空气里全是甜蜜的味道。”

    “falllove!再次声明一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体贴的女孩!相信我,如果给我十秒钟,我能说出她的一百个优点!不,一千个!”

    等着回到宿舍的时候,金宥玹刚拿着饮料和毯子往楼下去,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电梯口堵她。

    “呀,你在干什么?”她用饮料用力一砸哥哥,“吓死了。”

    “你上哪儿?”金泰亨顺势把可乐拧开喝了一口,“这么晚还不睡觉吗?”

    “去吃晚饭。”她晃了晃还在亮的手机,kakao的提示音一直在响,“我快饿死了。”

    “跟谁?”

    金宥玹后退了一步,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你怎么跟查岗一样?你很奇怪哎,金泰亨xi。”之后又数落了一句,“这么晚蹲在这里的你才奇怪吧,等谁呢?”

    “阿尼,”金泰亨立刻否认了,用话诈她,“柾国刚刚开直播,没法和你吃饭了,让我过来给你说一声。”

    “是吗?”看见对方有理有据,表情也到位,“那我回去了,哥哥你也早点睡觉。”她没怀疑,抓了抓还没干透的头发转身往电梯里走,回到房间的时候把快没电的手机接到插线板上,又转身去隔壁冲姐姐撒娇,央着她给自己按摩。

    金泰亨从外面瞅着猫眼,敲了半天门才看见早就洗完澡的忙内慢悠悠走过来开门,迎面而来的就是香水味。

    “哥,你怎么过来了?”田柾国也不往后退,两个人直愣愣站在门口的玄关处,等到对方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能不能进去,才不情愿的挪开身子让金泰亨进去。

    他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这个屋里有没有异常的地方,眼光打量了一边才坐到床上回答忙内的话,“啊,宥玹说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今天不过来了。”

    “胃疼吗?”田柾国把门仔细关好,想去行李箱摸东西,“我带了胃药。”

    “生理痛。”现在他已经基本确定了这两个小兔崽子有点问题,从牙缝里蹦出来给妹妹安莫须有的病,“你有那种药?”

    “没。”田柾国讪讪把行李箱合上,“但是我记着不是这时候啊。”

    “你这么了解啊,我们忙内。”

    “同事之间的关心。”不得不说,田柾国虽然虎,但是基本的生存**还是有的,“打游戏吗?我们可以吊打美服。”

    虽然这个转折带着人为性的刻意,但是金泰亨戴上耳机的时候,不得不感叹这小子正中他软肋。

    被安上生理痛的人还窝在隔壁的床上,被按得迷迷糊糊的金宥玹把脑袋从枕头上一抬,转头问了问再看视频的全昭弥。

    “somi啊,你之前叫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她打了一个大哈欠,眼角已经湿润了,睫毛上还挂着几滴眼泪,“怎么了?”

    “啊?”全昭弥把手里的电影暂停掉,“我叫你了?”

    “嗯,什么事?”

    “我忘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全昭弥又把视频点开,看见对方像虫子一样在床上挪动,抱着枕头滚到地毯上,伸过头去问,“你要回去睡觉吗?”

    “太困了。”金宥玹随手把枕头扔到床上,得了床上的周洁琼一脚踹,拍了拍屁股捡起小毯子往门口走,声音迷迷糊糊,“我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回来了?”林娜荣刚刚吹好头发,把脸上的面膜揭下来扔到垃圾桶里,“玩得怎么样?”

    “还好。”金宥玹把眼罩戴到头上,一扔毯子去洗手间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把眼罩拉到鼻子上,又摸出耳塞一左一右仔细塞好,看见只留了化妆台灯在涂眼霜的姐姐,“欧尼我睡了啊。”说完这句话,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眼皮像是十斤沉一样难睁开。

    “宥玹啊,”林娜荣把化妆台的灯关掉,钻到旁边床的被子里。

    “嗯?”金宥玹把一边的耳塞摘下来,她现在已经是半睡半醒,嘴巴也懒得张开,用鼻音发出声音。

    “撒拉嘿哟,”林娜荣把脸转向她,虽然看不见对方,但是她还是一字一句,说得很认真,像是宣誓又像是念咒语一样,“我们都很爱你的。”

    “嗯,”金宥玹拉了下被子,嘴巴里嘟嘟囔囔,仔细听才是回了一句,“我也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想一想,我有多少文要么死于偶运,要么死于去偶运的路上- -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