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圆又圆又圆

磬九


    她一点都不开心。金宥玹踢着小石子往前走, 等到石子掉到面前的草丛时, 抬起头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

    扭头看看周围一摸一样的建筑和与她完全不同的金发碧眼, 她倚在一个花坛上让自己镇定下来从手机上找地图。

    在陌生的地方她不敢一个人打车去酒店, 也不敢去问周围的人怎么走, 只能默默跟着手里的地图往回去的路上走。等到手机发出低电警告的时候, 金宥玹第一次有些慌乱,她望了望四周,发现之前走过的路线像被橡皮擦擦过一样, 一点印象也没有。

    紧紧握在手里的手机猛地震了一下,金宥玹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急忙去接电话, 听见对面温柔的声音,眼泪立刻掉下来。

    “恩妃欧尼, ”她听见熟悉的韩语,感觉心脏胀胀的难受,眼眶的泪一下子全打下来,“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银河没想到对方一接电话就是这种状态, “怎么了?是迷路了吗?”

    “怎么都回不去了, ”她用手捂着嘴巴想让自己哭的不那么厉害, “我好害怕。”

    “先不要哭了, 周围有什么显眼的建筑吗?”银河接过忙内递过来的笔, 一边安慰她一边在纸上写,“没关系的,我们这就去找你。”

    手机在发出定位之后就自动关机了。金宥玹坐在椅子上, 昂头望着毒辣的太阳,遮阳伞丢到一旁不理会。

    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直视,不到几分钟眼睛就发出抗议。在她要被自己愚蠢又固执的行为弄得头晕眼花要昏倒的时候,肩膀上被轻轻拍了一下,然后落入一个柔软带着淡淡柑橘香的怀抱了,“久等了,我们回去好吗?”

    金宥玹回头看,被太阳刺到的眼睛里直愣愣滚下泪水,“好。”她听见自己干得像磨砂纸划过的嗓子小声回复了一句。

    回到酒店没多久她就晕倒在床上,隐隐约约能听着房间里有争吵的声音。“拜托你们就算真的只是商业关系也不要这样对她好吗?让一个不会外语的孩子自己在陌生的地方一个人在外面自己呆着,没有成员没有staff?不觉着有点过分吗?”

    好吵,银河姐姐什么时候变成母老虎了?

    “前辈对不起,我们会注意的。”

    为什么娜嵘姐姐要道歉?

    她觉着自己脑袋疼到爆炸,昏睡过去之前认定了一点,自己又闯祸了。

    麻烦精金宥玹,百无是处。

    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黑漆漆的,她捂着脑袋觉着脸火辣辣疼,摸索着打开床头灯,发现药和放到保温杯的粥整整齐齐摆在手一摸就能碰到的地方。

    压在粉红色保温杯下面有一张纸条:全部吃掉,给我打电话。

    落款是恩妃姐姐。

    吃药的时候觉着喉咙肿起来了一样,金宥玹皱着眉头慢慢把粥喝光,去洗手间把盛粥的保温杯洗干净才敢把手机重新开机拨电话。

    电话连接的时候发现有人把她的手机重新充好电,旁边的充电口插着一个不知道是谁新买的白色充电宝,上面用马克笔大大的写上她的名字。

    “醒了?”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也有点哑,“身子还舒服吗?”

    “好点了。”金宥玹把脑袋上贴的退烧贴揭掉,“欧尼,我是中暑不是发烧,贴上退烧贴有点夸张了。”

    “是吗?”这句话带着小小的疑问,银河想了一下知道是谁给贴上去的,语气又有一点凶,“你到我们房间来,楼上最左边那个。”

    “知道了。”她又小小喝了一口水,把床上的长手蛙玩偶绑到腰上,披了一个印着独角兽的法兰绒毯子就往楼上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回去把漏掉的保温杯和手机重新带上。

    不同于只有她一个人的黑漆漆的房间,gfriend的房间里灯全部打开了,行李箱也摆了一地,大家窝在床上玩眼色游戏。

    “我们隐藏的忙内来了。”信飞接过保温杯从后面把她推到最中间的位置坐好,“最近怎么样?”

    “还好啊。”金宥玹把绑到腰上的青蛙玩具解下来捏在手里,“跟平常一样而已。”

    “噢,”郑艺琳盯着她好半天突然笑出声,“宥玹怎么变得这么没精神了,是谈恋爱跟男朋友吵架了吗?”

    “恋爱?跟私生吗?”说到这个话题,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

    “这些事我们都要经历的,”严智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要比我刚出道的时候幸运多了。”

    “喝了美国的可乐就变得这么厉害了吗?”信飞把话题岔开,“这么久没见,宥玹真的长大了好多,也变了很多,明明才几年的时间就有了艺人的样子。”

    跟好久没见的姐姐们聊天之后,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回到房间睡觉的时候,金宥玹耳朵上塞着耳机迷迷糊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

    仔细想一想,真的有很多人告诉她她变了。我真的变了吗?金宥玹不自觉摸了摸肩膀的纹身。这种变化是好的吗?

    她变化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一件事爆发出来的。是无数个埋藏在心底里的种子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生根发芽。

    最早是什么时候呢?是因为生存战吗?

    不对,金宥玹摇了摇头,好像不是因为生存战。

    那是在什么时候呢?不要怕,说出来。梦里的那个人慢慢引导着。

    是...她犹豫了一下,迷茫的眼神骤然清明,是在公司劝退所有女练习生时开始。

    我们宥玹其实并不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孩子,金泰亨在放送中说过,可能因为从小就来到首尔,作为哥哥的我想尽量给她最好,可是当时面临劝退的我连自己都顾不上。

    幸好现在健康的长大了,交到了朋友,性格也开朗起来。

    “宥玹啊,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那时候的银河还叫丁恩妃,金宥玹蹲在宿舍的角落里,手里的裙角被攥得皱皱巴巴。

    丁恩妃的行李箱已经放在门口,她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不要在难过了。”顿了顿又说,“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道,再说了。”公司不会留下我们了。

    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好,说是为了挽回名誉给国民重塑形象也好,big hit已经决定遣散所有的女练习生了。

    “等一下吧。”金宥玹躲闪着她的目光,“我肚子饿了,吃完饭再去收拾吧。”

    “那中午吃拌饭吗?再吃一次姨母家的烤牛肉拌饭吧,最后一次了。”丁恩妃挽着她的手,跟她往宿舍门口走,又问了一遍,“你要不要和我去source?”她是被方时赫推荐去source muscic的,也希望最喜欢的妹妹能和她一起去。

    “啊,”金宥玹把手缩回袖子里,慢慢挣开她的手,小声说,“前几天多喜姐姐找我了。”

    “前辈找你了?”丁恩妃语气有点生硬了,她没有忘记自己和其他孩子要离开公司的根本原因,“没有事情你还是不要和她联系了吧。”

    “她跟我说很抱歉,”金宥玹觉着眼睛很酸,声音止不住得颤,“恩妃姐姐,我又一次,又一次。”没办法出道了。

    剩下的话被扼在喉咙里说不出去,丁恩妃抱紧了她,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她,“宥玹啊,真的没有关系的,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还小,有机会的。”

    在吃午饭的时候金宥玹答应了丁恩妃的邀请,告诉她会和她一起去source muscic。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但是一个月之后,金宥玹又重新回到了big hit,以演技练习生的名义,重新回到这个让她两次出道失败的地方。

    带着最后的执念和不甘,回到这个洒满泪水的地方,成为了公司唯一的女练习生。

    “如果这次不能出道了,我就真的放弃了吧。”在填写m生存战报名表的时候,金宥玹突然感觉到一阵轻松。

    那段时间是她最累的时候,白天拼命练习演技,原本主攻的vocal放下来,当作兴趣的rap拼命练习起来,把舞蹈当作体型保持和健身来做。

    pd也知道她并不是真正要做演技练习生,对她去听别的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在中三寒假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金宥玹把所有的志愿都填上了演技艺术系。抱着一种即使无法出道也可以去尝试演戏的想法,在很少有练习生去申请的专业,从一个什么都一知半解的懵懂样子变成别人口中的“全能型idol”。

    金宥玹想要做成的事情,真的不是说笑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着这个题目非常有意思,可以一直接下去,圆又圆又圆又圆又圆。

    好吧,我最近陷入和全圆佑的爱情了,我是一个容陷爱的人...

    所以有了柳达小公主- -

    ————

    好了,后面真的不虐了,把妹妹为啥啥都会和为啥公司就她一个女孩子而且是这种性格交代清楚了。

    本身是一个腼腆的孩子,后来慢慢开朗了又因为很多事情变得不自信,变成了只有表面开朗的孩子。

    ————

    q:为什么kyh这么惨?

    a:因为设定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