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Taxi

磬九


    电竞治疗法, 一种通过借助电子竞技让患者全身心投入虚拟的游戏世界并忘记现实生活中烦恼的情绪治疗手段。

    这是某位1997年生于韩国釜山的jeon姓匿名人士根据自身经验于2016年6月提出并尝试使用的创新型治疗法。

    主要治疗工具, 一台能联网、网络状况良好且下载好热门游戏的电脑。值得注意的是, 这项治疗方法没有专利权, 也没有科学依据。“一个小时就能找到游戏的乐趣。”全正国拉着金宥玹的手腕把她按在电脑椅子旁, 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

    比起对方口中的推塔游戏、射击游戏, 金宥玹觉着眼前这几个游戏,不管是2d还是3d,对她来说都是捉迷藏一样的存在。只有被队友杀死屏幕变成黑白的那个瞬间, 她才能找到自己在哪。对于一个只会耍嘴皮子指示别人的人来说,这种动手游戏显然不适合她。

    金宥玹转了转僵硬的手腕,反手拉住全正国的衣领, 把他拽过来看屏幕,回过头面无表情问他, “这就是你说的乐趣?我甚至连我自己在哪都找不到!”

    左下角聊天窗口随即蹦出来队友的嘲讽无声赞同了这句话:特么的老子用脑袋在键盘上滚都比你玩的好吧,f**k,什么傻逼玩意儿。

    虽然不在意这种嘲讽,但是这句“傻逼玩意儿”的确让她心里闷闷的。“不玩了, 我回宿舍了。”她摸起桌子上的温水喝了一口, 要从椅子上起身离开。肩上传来的力量把她重新按回去, 旁边男孩子温热的鼻息扫在她脖子上痒痒的, 金宥玹僵住了, 眼睛盯在屏幕上,往旁边侧开的脸颊慢慢红起来。

    全正国右手虚握住她摸着鼠标的右手,左手放到键盘上, 金宥玹有点不自在,放在膝盖上的左手紧紧握住,想往前靠远离这个back hug,但是他却从后面捉住她不让她乱动。她偷着看对方的侧脸,发现全正国并没有注意这些,一边操作着屏幕上的人物,一边教她怎么打。

    她哪能记住对方说的什么,只是红着脸含糊回答,眼睛也不知道哪里放。右瞟是被大手握住的小手,金宥玹的手很小,被他的手整个包住。左瞟是对方靠在她肩膀的脑袋,哪怕她拼命移开脖子都能感受到全正国身上的温度。脖子上那块被鼻息喷到的地方,像被烙上铁一样又红又疼。

    “喷火龙。”金宥玹小声嘟囔了一句,全正国听见了侧着脸问她,“什么?”

    “没什么。”她从他的臂膀下面轻巧地钻出来,拿着手机,头也不回就往洗手间跑,“我去洗个脸。”

    “快点啊。”全正国看见她让出来的空位,椅子反手一扣就坐上去,专心打游戏。

    “阿西。”金宥玹拿冷水冲着脸,感觉脸要被搓破了,双颊上温度才下来,可是躲在后面的耳朵像吃了辣椒酱一样红肿着消不下去。

    她随手抽着几张纸巾擦着脸,去厨房接了一杯冰水咕嘟咕嘟喝下去准备跑路。看了看虚掩的房门,又不想再和全正国说话,只能把kakao打开给他发消息。

    kakaotalk的提示音不是从房间里传过来,而是在旁边的桌子上。手机没有锁屏,金宥玹凑近一看,落荒而逃。

    消息是她发的,和她手机里那条一模一样。

    但是那个备注。

    我的:我还是放弃这个游戏吧。

    我的:作为被对方一直啄的那个菜鸡,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我的:回宿舍了啊。

    我的。

    谁是你的,金宥玹在心里唾弃了一口。脸颊上刚刚褪下的温度一下子升起来,又捂着脸偷偷笑起来。

    “呀,金宥玹,你没事吧。”周杰琼敲门进来看见就是她整个缩在被子里的样子,屁股下那块橘黄色依稀能看出是那个熟悉的胡萝卜,“一会要开直播了,快点收拾好过来。”

    “欧尼。”她蹦起来脑袋撞到上面的床铺,也不怕疼就光脚去拉周杰琼,“帮我拿瓶汽水好吗?”眼睛亮晶晶的让人没法拒绝。

    下午两点是v app的连线time时间。金宥玹夹着被坐扁的胡萝卜干,两个手捧着冰冷的雪碧慢慢嘬。

    “宥玹啊,多说话吧,”全昭祢坐在第一排看屏幕上的留言,“再这样是要成为团综里一直捧着可乐的移动背景板吗,kkkkk。”又回头cue她,“欧尼少喝可乐吧。”

    “啊。”她拿手指挡住商标,把绿色的瓶子露出来,“所以我最近喝汽水了。”

    “初丁口味,”林娜嵘把话接过来,“宿舍里的碳酸饮料都是她的。”

    “但是我会好好刷牙。”金宥玹把雪碧藏到胡萝卜后面,“我没有从来都没有长过蛀牙,真的!”

    直播很短,一结束经纪人就把打印好的下个月行程表挨个发过去。“都市怪谈,喂狗的男人,公演,都市怪谈,都市怪谈,公演,公演。”没有特殊标记出来的都是集体行程,像崔有情有个人行程的都被荧光笔特意画出来,明晃晃看上去很显眼。一眼看下去全是重复的行程,金宥玹干脆把行程单翻到最后看,一下子叫出声来,“哦莫,我们要去美国了。”

    七月最后用加粗加大的字体标出了:【7月29日到7月31日】kconla 公演,三天。

    我这是,发达了啊!

    一下子要去国外参加这种大型活动,金宥玹连自己的唯一个人行程都没看见,脑袋里全是这个消息。

    2016年相对于2017年还是比较质朴的,也没有周偶蒙面爱豆里,清潭洞战战兢兢那句,“现在就算不出名也能去美国了。”

    比起疑似有了暗恋我,我对他可能也有好感,我们可能是在搞some的对象,金宥玹还是觉着有可以跟大前辈们去美国开公演的机会更让人激动,有种像是陷入爱情的感觉。

    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慢悠悠的。

    嘤嘤怪:说人话- -

    我的:我要去美国出差了!

    我的:还没去过呢!

    嘤嘤怪:哦。

    嘤嘤怪:我去过好几次,嘻嘻。

    不仅慢还很欠揍。金宥玹摁下想要把他拉到黑名单蠢蠢欲动的食指,回了一个字。

    我的:哦 [可怜巴巴]

    嘤嘤怪:乖。

    一个乖再加上一个句号,真的是,我特娘的第一次知道你这么会撩妹啊,大猪蹄子。金宥玹把聊天软件退出去,又像受到蛊惑一样重新打开看。

    真苏。又甜又苏。

    七月除了能出国参加公演,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月初珍贵的个人行程。行程单上说是暂定与fiestar的yezi一同为sbs水木剧《wanted》演唱ost,“暂定啊。”金宥玹拿手挡住这两个字,“这样就好了。”

    虽然是一个组合也多多少少会有竞争,本来对行程和分量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是今天直播放送中听见粉丝的抱怨,她觉着应该争取一些什么,既然是暂定就把它变成确定。

    金宥玹把卧室的门关上,写歌词的本子放到正在播剧的平板旁边,一边看一边写。电视剧的初放是22日,现在并没有多少内容,剧情也没有展开。

    隐退、被绑架、线索、直播。这四个词是第一集的主要内容,她在笔记本上写下来,又低下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我这样值得吗?”屏幕暗下来,黑漆漆的屏幕上映出她的样子,语气不确定起来。

    “真是一个可怜人。”她站起来,端着水杯往外走,踏出门的时候扭头看了看,仿佛那个因为儿子被绑架变得无助的女主人公坐在那里跟她说“请帮帮我”一样。

    等到5日的时候,官方发通告才把这件事定出来。金宥玹不是一个很外向的人,但还是硬着头皮在空闲的时候天天往负责这首ost的制作人那里跑。

    宿舍里没有钢琴,她就去公司的琴房里找灵感,有时候破旧的琴房被前辈占用了,金宥玹就咬咬牙打车往原公司跑,防弹有海外行程,她就厚着脸皮拜托去得到他们工作室的临时使用权。

    歌曲会在20日公开音源,她几乎除了行程都泡在这个地方,喝下去咖啡比吃的饭还要多,工作室的桌子上又多放了一瓶胃药。

    灵感会在睡觉中出现,她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用腿把椅子拉到键盘旁边记录,但是往往是几个音节之后就断掉。每天的饭都是匆匆解决,手机也没有时间去看,公司里几个pd一看见她就往男厕所躲,adora没办法只能被她拉着一遍一遍听不同的旋律评价优缺点。

    直到男友去接她下班的时候才能让这几天被疯狂围堵的adora松一口气,“宥玹啊,比起这种强迫自己去理解电视剧主人公的感受,你不如想一想自己有没有经历过同种感情的事情。”

    堆积在瓶口的想法像是被摇晃的香槟

    瓶子,在压力达到顶点的时候一下子嘣开。金宥玹拽了拽当靠背用的红色螃蟹头套,拿着笔戳螃蟹眼睛,盯着它说话,“要从我自己吗?”

    2016年6月20日,《wanted》ost 《影子》音源正式公布,歌曲最开始的两行中写着她的名字。

    作曲:you hyun

    作词:you hyun / yezi

    作者有话要说:  康叉尼不是小男友不是,他是我鹅子,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写妹妹和一个00的宝宝谈恋爱,虽然他俩同岁亲故- -

    ——

    妹妹:作为一个有版权费的人,梦中躺在床上数钱的日子马上就实现了。

    ——

    我想要长评,想要长评,想要长评,嘤嘤嘤。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