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Why

磬九


    我漂亮又有才华, 为什么不能去谈恋爱。金宥玹显然被那个地中海的心理医生洗脑成功, 从睡醒开始, 这句话像跳跳虎踏着弹簧一样在她脑子里乱蹦跶着。

    恋爱禁令像绑在正在勤勤恳恳拉磨的驴头上的胡萝卜一样时不时在前面诱惑着她, 小跑两下总觉着能一口咬下去嚼巴嚼巴顺着食道咽下去, 然后在尾巴下面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绽放出一朵带有胡萝卜味道的花。

    绽放出个锤子, 上升期谈恋爱,被媒体逮住了把她按在地板上反复揉搓掉一层皮都不能被原谅。

    金宥玹盘着腿坐在椅子上,露出的脚丫不安分地晃来晃去, 用来写歌词的笔记本摊在桌子上。被咬出痕迹的圆珠笔在手指间漫无目的旋转,脑袋里面像在镜面迷宫中缠住的丝线,本来作为引路线的纺锤变得一团乱麻。她撇了撇嘴巴, 把手往旁边放得香水盒子那边摸。

    “你该怎么办?”本来想送人的香水买错了,直接送人也不好吧, 她揪住上面的黑色蝴蝶结,眼睛转了一下,蹬上拖鞋去厨房把小剪刀拿过来仔细打量了安安稳稳站在包装盒里的香水瓶,又看着旁边的包装, “等一下, 这个包装是本来就拆开的吗?”

    “阿西。”她把香水胡乱往包里一塞, 又看了看墙上时针指到了八点, 急忙把衣服换好去敲大屋的门, “呀,全昭祢,要去工作了。”短暂又珍贵的休假结束, 金宥玹又要开始努力工作了,等跟忙内坐上车,她又把写歌词的本子掏出来放在膝盖上愣神。

    “肚子饿。”从美容院出来的时候全昭祢还是一脸睡眼惺忪,用手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把头歪到姐姐身上,砸吧砸吧嘴,“欧尼,这是什么?”

    金宥玹瞄了一眼在专心开车的经纪人,往她嘴里丢了一块巧克力,拿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钱的动作,“懂了吗?”

    车正好稳稳停在kbs的外面,两个人跟在经纪人后面一溜小跑先去mc待机室跟前辈们打招呼,然后才往演出嘉宾的待机室走。

    “爸爸。”全昭祢看见好久没见的爸爸兴奋跑过去,金宥玹看见哥哥在后面跟自己挥手。

    “这几天怎么样?”金秦亨把随身带着的小包接过来,把手里的碳酸递给她喝。

    “还不错,功课也认真做了,”她坐到沙发上,拿小毯子盖住短裤,“啊,这个。”把剪掉蝴蝶结的香水摸出来给他,“给你。”

    “给你。”金秦亨一回宿舍就把一个小瓶子往忙内怀里丢,“宥玹给你的。”

    “香水?”全正国挑了挑眉毛打开它闻味道,“为什么突然给我?”

    “买错了,不喜欢呗。”金秦亨挠了挠头发就离开寝室,往厨房冰箱那边去摸水果吃。

    全正国轻轻晃了一下喷上晚香玉味道的手腕,啧,谁买香水之前不是挑自己喜欢的味道去买。

    我的:不用谢,看演唱会的回礼~

    手机猛地一震,他把香水小心翼翼放到桌子最中间的位置之后才伸手去床上够,看kakao上刚刚收到的消息。

    大概心口不一就是这个样子,明明嘴角扬起却发这样的回复。

    拿一位的七号:真没有良心啊,死丫头。

    拿一位的七号:明明是自己用过的东西还厚脸皮当成回礼。

    拿一位的七号:欧巴很难过。

    自从被张荣载唠叨了自己不是一位歌手,金宥玹就把他口中的一位组合备注名字全部改成了这样的,从“拿一位的一号”到“拿一位的七号”,贴心的按应援顺序排好。

    我的:没用好吗?

    我的:您难道没有发现香水瓶里一点都没有下降吗?

    我的:一位歌手总该有钱换眼镜吧!

    拿一位的七号:连包装都没有,你好敷衍,嘤嘤嘤。

    嘤嘤怪。

    金宥玹瞥了一眼桌子上被她剪掉的蝴蝶结,心虚的回了一句。

    我的:阿西,烦死了。

    我的:白白。

    时间线拖到6月10日,官网上po出小分队的名称,沿用i.o.i不取新名,其余成员暂时回到各自所属公司。6月24日,ymc entertainment表示第一小分队预计八月开始活动,将先后发表两首新歌。

    不管其他人怎么样,这段时间金宥玹反正挺闲的,刨去团综录制、商演和集体活动,留在宿舍的八个人中只有她的个人资源少的能用手指一个个数出来。

    用周围人的话来说,她闲到甚至开始学习。其实这也挺好的,比起每天跑来跑去的成员们,成天窝在宿舍里的金宥玹白了不止一个色号。不用频繁面对摄像头和疯狂的粉丝,她的精神状况也比之前好了很多,甚至脸颊上也多了一点肉。

    第二次心理治疗之后,哥哥偷偷把她拐到寺庙里去一日修行。穿着僧人的服饰,吃斋饭做莲灯,在这里没有人觉着你了不起,所谓众生平等。

    比起坐在办公室的心理医生,穿着褐色僧衣的师父更让人安心一点。不是远离网络远离都市,也不是值不值得信任,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神就能沉稳下来。

    佛法难懂,人心更难懂。师父说他理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学会理会人心。“比起把握好别人的心思,还是要去了解自己。”交谈之后没有打断她还在胡思乱想,只是把她带到修行的寝室里去,叮嘱她第二天四点就要去敲钟。

    虽然是夏天,但是清晨的山里还是让人觉着有些寒意。串佛珠和一百零八拜修行是结合在一起的,小盒子里挑去最大最小的五颗,剩下的珠子正好一百零八颗。每穿一颗珠子,就要行一次跪拜大礼,站起来再跪拜穿另一颗。

    佛堂里只有木鱼和诵经的声音,金宥玹虔诚地摸着珠子,一拜家长身体健康,二拜亲人无忧无虑。虽然最近的生活没有那么紧迫,但一直习惯性节食和减肥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珠子串到一半的时候,额头上就蒙了一层汗,双腿有点撑不住开始打颤。

    一愿忘记烦恼,二愿能坚持自我。哪怕身体已经开始机械性动作,她还是诚心诚意地串着佛珠。师父说,佛祖会感受到。

    当身体完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直笼罩的不安和压力也随着木鱼声被穿进手串中,雨声小了,闪电渐渐消失,阳光也透过乌云照在穿着衬衫的女孩身上。

    “怎么样?”金秦亨接过她串好的佛珠小心地摸了摸,抬头看她的神色,“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

    “挺好的。”她抱着车后面的胡萝卜,有点不好意思回答,“又不是小学生去郊游,不要逮着我问感想了。”

    “噢,长大了。”他伸手揉乱妹妹的头发才肯放下来,“要送你回宿舍吗?”

    “好。”金宥玹把手机打开,才发现kkt上的消息多到卡住。她一条条翻着,除了各种群聊之外,重要的并没有几个。

    隔壁班姜太公:kkkkk

    隔壁班姜太公:我要出道了!!

    隔壁班姜太公:你作业做了吗?

    隔壁班姜太公:终于明白你那时候参加生存战还要写作业是什么鬼心情了- -

    最近的一条是两个小时之前发的。

    是甜柚呀:我...

    是甜柚呀:当时放寒假了解一下。

    是甜柚呀:还跟老师请假了没做作业,嘻嘻嘻。

    隔壁班姜太公:哦[干巴巴]

    金宥玹又往下拉聊天记录。

    嘤嘤怪:打游戏不?

    嘤嘤怪:看你心情不好,教你打游戏怎么样?

    哈?

    她想了一下,这个之前叫“拿一位的七号”的同事嘴里说的事情有没有可行性,梦想是好的,但是她没能打游戏的电脑。

    我的:算了吧。

    我的:没电脑,没工资,挺穷的。

    嘤嘤怪:我有,来我们宿舍呗。

    嘤嘤怪:欧巴带你成为电竞史上的明成皇后、善德女王!

    但是第二天金宥玹怀揣着成为明成皇后的理想盘腿坐在全正国电脑前,发现大猪蹄子的话不能信。看着左下角聊天窗口里队友的鄙视和右上角不断飙升的死亡次数,金宥玹一口咬到全正国伸过来的胳膊上。

    “什么明成皇后善德女王,我就是一只被啄得濒临死亡的菜鸡。”

    “我生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真、佛系少女kim youhyun...

    ——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笑死了。

    下午给朋友问她小短文的事

    我:我和金玟锡

    我:我和孙承源

    我:我和李达渊

    我:我和金仁诚

    我:呢?

    然后她慢悠悠回复:你们打赢不过我和我的四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疯狂爆笑,这个被四级折磨的可怜鬼。

    晚上和另一个朋友语音打游戏。

    我莫名其妙说了一句:你笑的时候,我也很开心

    没想到她学音银一哥用韩语喊了一遍,太可爱了23333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