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青春;tell me what it is

磬九


    q:我们宥玹觉着自己哪个部位最sexy?腰还是腿?

    a:虽然不容易发现, 但还是最喜欢左边的那颗眼角痣。

    “宥玹啊, 欧巴把你的名字纹在身上了。”

    “欸, 是吗?”

    夹在专辑内页写着电话号码和sns账号的纸条。

    那个人会藏在这群人里面吗?金宥玹抬头冲台下笑着挥了挥手, 签售会快要结束了, 只剩下两三个排在最后的粉丝。

    “我真的很喜欢你, 知道吗?”面前戴着帽子的男生个子不高,语速飞快,“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也不把画册递给她签字, 只是一直盯着她在反复说这些话,“欧巴每天都是为了你才活着,没有你真的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本来顺序是应该排到旁边的姜美娜, 但是对方直接略过径直往自己这里来。金宥玹余光看见她讪讪地把举起来的手放下,装作若无其事去拿话筒跟台下的粉丝互动。

    “宥玹啊, 欧巴会一直看着你的。”听见这句话,她觉着握着签字笔的手心里全是冷汗,金宥玹的瞳孔一下子缩起来,她的睫毛也在颤抖, 用尽量平静的语气慢慢回复他, “是什么意思?”

    “欧巴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啊。”

    可是我不喜欢。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 对方的话像眼镜蛇的毒液一样传进她的耳朵, “真希望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 远远多于你跟那些所谓的队友相处的时间。”

    经纪人看见差不多快要结束了,从后面走过来催,“宥玹啊, 快一点啊,后面还在等着呢。”低下头看见的是这个女孩子颤抖的睫毛和眼角要泛出的泪,口型像是说着救救我,又像是说着是他啊。

    “下一个。”经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觉着她一直止不住在颤抖,跟对面的男生说话的声音很强硬。

    男生的目光透过帽檐往上穿过来,是那种被毒蛇舔到的感觉。他接过刚刚签好的画册,直接略过剩下的孩子往台下走去。

    “是他吗?刚刚那个人。”签售会结束之后,经纪人把她拉到角落去问。

    “我不知道。”金宥玹蜷在角落里一直在颤抖,声音越来越小,“我不知道。我想回家。我想去找哥哥。”

    “你先冷静一下。”忙内经纪人被她搞得手足无措,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巾递给她抹眼泪。

    “我想回家。”她把纸巾接过来,一直盯着地板上的缝隙看,眼泪一下子从眼眶里滚下来,“为什么会这样?”

    忙内经纪人手忙脚乱找到几块硬糖递给她,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给公司打电话。

    说要回家是不可能的,每天密密麻麻的行程让几个小时的睡眠都变得极其珍贵。

    作为所属社的big hit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而中断马上就要去挪威的拍摄行程,只能留下两个经纪人和几个工作人员跟ymc商讨这件事情。

    “没关系的,说明你红了,这种待遇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张荣载趁她们去成均馆参加活动结束的时候,跟ymc借了三个小时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可是也没有人想要这种待遇。”金宥玹攥着车里放着的玩偶,往车窗旁飞快抬起眼睛扫了一下,又低下头扣着指甲。

    “我不是还留在首尔吗?”张荣载把外套递给她,又下车往外面溜达了一圈,“走吧。”

    “嗯。”她拿口罩和帽子把脸捂得严严实实,跟着张荣载往医院里走。

    “要我陪你吗?”

    “没关系的。”

    ymc也最近在公司开了心理辅导课,活动的时候也增加了安保措施。“最近没有活动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几个经纪人轮流嘱咐她们,就连最好说话的忙内经纪人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

    “美娜啊,帮我拿一下纸巾。”金宥玹拌沙拉的时候调料蹭到了手臂上,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旁边的姜美娜。

    “你自己去啊。”对方从座位上起来往寝室里走去,“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搞笑。”

    “美娜对我有这么多的不满吗?”她把筷子放下自己去拿纸巾擦手,试图打破尴尬的局面。

    “啊,签售会的事。”金世晶跟林娜嵘互相看了看眼色,继续剥手里的洋葱,“不是有一个特别喜欢你的粉丝吗,忽略她了。”最后几个字说得越来越小声,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向是这种小孩子脾气,还小呢。”

    “欧尼,我跟她是同岁。”金宥玹把沙拉碗放到桌子上,丢下这句话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为什么我也要宠着她?”

    22日的签售会是18日临时追加的。在去dongja art hall的车上,金宥玹和姜美娜虽然坐在一起,但是互相不看对方,连一句话都没有。

    “宥玹坐在美娜旁边就可以了。”staff把桌子摆好之后,随口指着座位给她们讲。

    “我坐在那边好吗?”姜美娜指了指靠近中间的位置,“我还没有坐到过那里呢。”

    看见金宥玹准备说话,周杰琼急忙拽了一下她的胳膊,“我又没想说什么。”她嘟囔着,“你这可不是不想说什么的表情。”周杰琼把矿泉水递给她,“过几天可能就会有休假了吧。”

    “wei”金宥玹接过来,怕口红沾到杯上,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我昨天听她们说,要回原公司出道了。”说完之后又拍了一下她的肚子,“小道消息啊。”

    签售会虽然是追加的,但是安保也没有松懈下来。金宥玹跟俞琏静去洗手间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才知道张荣载今天没法来了。

    “我现在在医院打针。”他的嗓子哑的说不出声,“今天会有人去的,不用担心。”

    “身体还好吗?”金宥玹站在洗手间对面的镜子旁边低着头打电话。

    “没关系的,注意安全啊,替我的人应该一会就到了。”张荣载咳嗽着挂断了电话。

    刚刚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抬起头看见有镜头对着她。“我是你们的粉丝,能签名吗?”甚至还有人想把纸笔塞到她手里。旁边是自己队友对着同样多的镜头,在尴尬地微笑,手指头上还有没有擦干净的水。

    金宥玹走了几步,把俞琏静拉到自己身后,试图跟这群私生对话,“我们先出去好不好,这里会妨碍别人的。”

    她攥住俞琏静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讲,“真的,等出去的时候会给签名的。”因为是女洗手间,经纪人和公司聘请的安保只能在外面等着。看见她们从门口出来的时候急忙围上去,忙内经纪人看见金宥玹手里的五六个本子,立刻抽过来递到那群私生手里,又护着俞琏静出来,“不能签名的。”

    等到两个人急急忙忙回到签售会的场地,金宥玹才看清今天来的工作人员是谁。她皱了皱眉头,往那边走过去,礼貌的喊了一句欧尼。

    大概是因为被迫留在首尔帮忙收拾这一堆破摊子,金达莱的心气很不顺,从上到下扫了她一眼,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你又惹出什么麻烦了?”

    用的是半语。

    “今天荣载哥哥没有办法来,就拜托姐姐了。”

    回复的是敬语。

    显然刚刚那件事给俞琏静影响很大。听说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成员们急忙过去安慰她。

    “私生又不是什么大事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听见不远处传来的抱怨,金达莱挽了挽袖子,几次没有挽上去就放弃了,用小眼睛盯着她,“呀,你才红一点就这么膨胀吗?”

    “欧尼是作为2pm前辈的私生活动过,所以才觉着这种事情理所应当吗?”金宥玹的脸色一下子冷下来,直视着她的眼睛,“这种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说什么?”金达莱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阴沉沉的,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后方的视线。

    “私生真的很恶心,尤其是那种连艺人去洗手间也要偷拍出预览,故意偷拍艺人不雅照的。”她睫毛闪了一下,“恶心的要死。”

    ymc工作人员一开始以为是她们之间的私事没有在意,看见现在在自己手下的艺人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之后才意识到重要性。

    “呀,你干什么呢?”现在负责i.o.i的经纪人急忙跑过来抓住金达莱的手,显然没想到对方的力气那么大。

    全昭祢仗着胆子大过来把金宥玹拉走,又找冰水给她敷。

    “欧尼到底怎么了?”全昭祢看着她左脸一下子肿起来,看她连眼泪都不掉的样子又像是习惯了这种一样。

    “没什么,渣滓而已。”金宥玹皱了一下眉头,冰凉的感觉让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别逞能了。”姜美娜把冷的黑咖啡递给她,“一会还有签售会。”

    签售会是在下午三点举行的。金宥玹的脸又白又嫩,脸上有一点印子就很明显,cody只能临时把她的发型改掉,把头发烫成大卷又挽到左脸遮住。

    “再热也不能动头发。”cody拿着卷发棒再三叮嘱,“刚刚那个女的,是疯子吧,阿西。”

    “知道了。”脸上的妆重新化了一遍,**劲过去只有疼,“欧尼,米亚内,让你这么麻烦了。”

    “别出乱子就行。”又把贝雷帽戴到她头上,叹了一口气,“只能这样了。”

    三点,签售会正常开始。签名的空隙时间,金宥玹扭过身子看了看周围的工作人员,金达莱已经走了。

    “宥玹下午好啊。”听见声音,她抬头看对方。面前的男生,个子高高笑眯眯的,长得很干净,是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那种类型。

    声音是那种有点磁性的感觉,带着那个年龄阶段处于男生的青涩和男人的成熟之间的魅力。

    “那瓶香水是送给了谁?”

    “什么?”

    “那天在商店里买的香水,如果送给别的男生,我会难过的。”

    他把专辑内页细心翻开,语气带着一些漫不经心,“我说过的,欧巴会来签售会看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您的评论是我码字的动力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