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请给我一杯摩卡咖啡

磬九


    “把可乐点上, 我要一升的那个。”金宥玹急急忙忙从洗手间出来, 趴到自己的同岁亲故身上看菜单。

    看见对方选择了最大容量的可乐以后, 她才满意地点付款的按钮, 刷副卡的时候还不忘得瑟一下, “欧巴帅气吗?”

    “我去取餐了。”金度研伸手拿起了机器吐出来的账单, 拍了拍她脑袋让她去占座。

    “哎西,这个丫头。”金宥玹又拿卫衣绳子打起结来,一屁股坐到旁边的吧台上, 够不到地面的脚随着店里放的音乐一晃一晃。

    这张副卡收到蛮久了,是参加生存战的时候哥哥偷偷塞过来的私房钱。要不是今天为了出来通风只能带一点钱,她估计是想不到拿这张卡的, 怎么说她也是要有工资的人。

    很显然,如果现在金宥玹的银行卡存款提现够一张世宗大王, 她就不会突破自己压根不存在的底线去用哥哥的血汗钱。

    所以别把充满购物**的女人想象得太高尚。购物车全清的话,不说哥哥的卡,就算是整个big hit,也会在赚到一个大楼之前破产的。

    看见金度研满满当当地举着托盘走过来, 她急忙从座位上蹦下来去拿最沉的可乐。

    小心翼翼, 从后面看就像抱了一个孩子。

    金宥玹把可乐放到最近的桌子上, 又从托盘上拿出一根吸管折进去慢慢喝。看见度研拿吸管伸过来, 她伸出手把对方的吸管拍下去, 又把可乐往自己那边挪了挪。

    “度研,你为什么喝我的可乐?”

    “mo?”金度研对着一升的杯子抓了抓脑袋,眉毛团在了一起。

    “可是这是一升的, ”她又指了指另一个吸管口,“两人份。”

    “对啊,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拿两根吸管啊!”

    “我是爱豆。”回答得理直气壮,却带着厚颜无耻的感觉,甚至还是一副明明是理所当然但是你为什么老是问这种废话的表情。

    简直是诈骗犯的水准。

    “我下楼去看一下。”金宥玹咬着吸管,喝掉最后一口可乐。

    “呀,你干嘛去?”度研看着她起身要走的样子,急忙小声叫住她。

    “哥哥生日要到了,我去看一眼礼物。”说完这句话就溜开了。

    金度研前前后后等了不到五分钟,等她回来还开心地问,“前辈的礼物挑好了吗?”

    “差不多吧。”她想了想专柜的价格表,皱了一下眉头,“下次再去买。”

    等到两个人回去的时候,金宥玹笑眯眯要过来自己的钱包和手机,经纪人皱了一下眉头也没说什么。

    “4月22号美妆品牌画报拍摄,《standi.o.i》初放。”周杰琼团在金宥玹旁边掰着手算最近的日程,“再过几天世正欧尼,美娜和琏静要搬进来了吧。”

    “我们应该是24号搬进来。”姜美娜扭过头给她们讲,“要聚餐吗?”

    “不要,你该减肥了。”金宥玹埋着头摁手机,脸色很冷淡。

    【i  i】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我的小宝贝在嘛?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我想吃呷脯呷脯3

    其实我的本体是地瓜干:3是什么?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是你可爱的妹妹的美丽的嘴唇。

    周杰琼的kakao跟她的几乎是同时发出的。

    【i  i】

    你皮任你皮:是yh的鸭子嘴巴))

    请拯救mina的脸颊肉:“不要,你该减肥了。”

    请拯救mina的脸颊肉:[微笑][微笑]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害羞]讨厌啦,人家这不是降低经纪人哥哥的警惕嘛~

    我不管我是最皮的:啧。

    坐在后排都能感受到前面空气的急剧升温。金宥玹觉着姜美娜的目光要通过前面的后视镜反射到她的大脑门上了,瑟瑟发抖。

    【i  i】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我!要!请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姜美娜!吃饼干瓜子牛肉酸奶坚果冰激凌!奶茶鱿鱼雪糕杏仁鸡肉卷!棉花糖奥利奥烤肉寿司烤鱼照烧猪排!章鱼小丸子黑森林香蕉奶昔抹茶慕斯芒果西米露!软式法国面包可丽饼小泡芙刨冰通心面还有海绵蛋糕!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那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姜美娜能不能原谅我呢3

    请拯救mina的脸颊肉:可以[微笑]

    请拯救mina的脸颊肉:截图了。

    金宥玹放弃地把脑袋塞到卫衣帽子里,不想看群里的十个人发出来十种不同的哈哈哈。作孽总是要还的,阿尼,她故作深沉地扶了扶额头望着窗外,突然冒出一句话,“唉,我这该死的人气。”

    本来在只在群里哈哈哈的孩子们,努力绷笑的脸全垮了。金宥玹假笑着承受着旁边小姐姐的暴打,果然我的魅力是原罪。

    在完整体搬进宿舍之后,大家还是一起去了一家呷脯呷脯聚餐。金宥玹窝在姐姐team里享受着专门的服务。

    “欧尼,用中文怎么打‘最喜欢火锅了’?”她右手拿着筷子拿起蘸好香油碟的牛肉塞到嘴巴里,左手拿着手机盯着键盘上的拼音九宫格,又抬头给林娜嵘说,“娜嵘欧尼,我要吃蘑菇。”

    “你中文学到了哪了?”周杰琼嘴巴吃得红红的,凑过头看她的手机,“拼音学了吗?”

    “拼音?是什么?”

    看了散发着白痴美笑容的妹妹,想了想她去学校的时间本来就少,再加上是刚刚开始学的程度。周杰琼甚至觉着自家的妹妹会说火锅这两个字就是个天才,然而作为外来词的火锅,韩语读法也是火锅。

    “那你就先打984吧。”她想了想九宫格的拼音位置,954拼出来就是“最”了。

    “是这个吗?”金宥玹听了她的话打出来小心翼翼选出第一个给她看。

    “嗯,然后是94。”

    “4826。”

    检查了这三个字之后,周杰琼觉着没有问题了,索性一下子念出来最后两串数字。

    “486486。”

    “打好了。”金宥玹不认识汉字,对发中文的sns完全来自对这个小姐姐的信任。加上之前调出来两张自拍,一起po到比赛时期开通的ins上。

    不过,火锅这两个汉字长得是一样吗?

    回到宿舍大家还是精神充沛的。

    “孩子们,要玩游戏吗?”金青夏踏着拖鞋坐到客厅,“黑手党game怎么样?”

    “我没玩过。”金宥玹捧着自己的可乐和小毯子坐过去。

    “没关系,玩一局就会了。”大家叽叽喳喳讨论着,“我们十一个人,排除了一个mc,那就是一个医生,三个黑手党,剩下的都是市民吧。”

    “那我当mc。”她乖乖坐到对面,接过姐姐写好身份的小纸片,团成团塞到一个吃空的糖罐里,“game开始。”

    第二局是金愫慧主动请缨担任mc的。

    金宥玹摸了一个纸团悄悄打开看,扭扭曲曲的字写着“黑手党”三个字。

    “我是来自一个叫i.o.i组合的爱豆。”她是倒数第二个陈述的,听见俞琏静讲完就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接着说,“唯一招人嫉妒的可能就是我的美貌了吧。”

    “呀,我是住在这个丫头附近的大叔。”最后一个的金世晶摸了摸她的脑袋,“哎一古,我们宥玹长这么大了。”

    “世正欧尼是黑手党。”金宥玹把可乐罐咚的一下放到地上。

    “wei”

    “因为美丽的少女总是被人惦记。”

    “请说出自己认为的黑手党。”

    “我觉着是青夏欧尼,”全昭祢的箭头一下子指住了姐姐,“刚刚欧尼说她是市民的时候不是很磕磕绊绊吗?”

    “那刚刚度研不是更可疑吗?”

    “阿尼,真的不是我。”

    “那你为什么那么激动啊,那么慌张。”

    “呀,我被冤枉的啊。”

    看见大家指来指去,金宥玹披上小毯子抱着自己的膝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觉着吃瓜真有意思。

    “那宥玹觉着是谁?”

    “我不知道,”她看了看大家,脑袋一转,“如果我明天死了的话,凶手就是世正欧尼。”

    “呀,呀。”金世晶急忙过来搂着她,“为什么又是我。”

    “那现在选择一位黑手党吧。”

    十个指头有五个指向金世晶的,“真的不是我啊。”金世晶抱着脑袋哀嚎,“我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阿加西啊。”

    “现在世晶欧尼死了,说出你的职业吧。”

    “呀,”她把自己的纸团扔到地上,“都说了我是市民了!”然后走到愫慧旁边,用两个指头比了比自己的眼睛,又比了比对面,“i’m watching you!”

    “现在到了晚上了,黑手党请睁开眼,黑手党请指定要杀死的人。”金宥玹听见这句话,手还在拍着地面,脑袋悄悄抬起来冲着两个同伴笑了笑。

    崔有情拿脑袋指了指旁边的全昭祢,看见点头的美娜和宥玹,扭头用口型比着somi的名字。说完了之后三个人又急忙低下脑袋,装作没有发生的样子。

    “医生请指定要救的人。”作为上帝视角的金世晶看见俞琏静选择救她旁边那个狼崽子的时候,感觉到人生的残酷。

    “上个晚上死掉的人是somi啊。”

    “我死了?”忙内不相信游戏才开始不到十分钟自己就被淘汰出局了。

    “那是因为somi很聪明的原因吧。”金青夏随口说着,“肯定要先被杀掉。”

    “呀,青夏欧尼是黑手党啊!”崔有情摸着自己的胳膊,“鸡皮疙瘩起来了,我居然没有死掉。”

    “阿尼,不是我啊。”

    “那为什么欧尼为什么会知道,这就是欲盖弥彰啊。”周杰琼拍着手,“之前忙内说欧尼是黑手党所以才这样做的吧。”

    “杰琼欧尼也很不对啊,”俞琏静揉着金宥玹的手,“一般黑手党才会主动攻击别人吧。”

    等到只剩下一个黑手党和三个市民的时候,围坐到旁边的大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都下意识忽略掉了一个人。

    “娜嵘欧尼简直大发啊。”姜美娜看着里兜牵着黑手党的手,一本正经的给她分析为什么黑手党是另一个无辜的市民的时候,第一次觉着这个姐姐真的是蠢萌本萌了。

    “对吧,所以黑手党一定是青夏。”林娜嵘听见妹妹的话,越来越坚定了自己的推论,“相信欧尼吧,真的是青夏。”

    “哇,青夏欧尼真的会演啊。”金宥玹一副显然是被姐姐说服的样子,“你是演员吗?”

    所以为什么没有人怀疑金宥玹呢?

    “现在指定黑手党的嫌疑人。”

    二对一对一对零。

    金青夏把票投给队长想挣扎一下,然而周杰琼把自己的票投给了金宥玹。

    “为什么杰琼欧尼投给了我?”

    “按理说宥玹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能玩到现在不是天才就是帕布啊。”

    “欧尼,我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你为什么说我是帕布啊。”

    “阿尼阿尼,杰琼你错了,真的是青夏。”林娜嵘很坚持自己的判断,“刚刚我说青夏是黑手党的时候,她不是脸一下子突然红了吗?我是市民,刚刚度研死的时候不是说她要是死了凶手一定是你吗。但是呢,凶手听到了这句话一定会把她杀掉然后栽赃到你身上。”

    “所以一定是青夏啊。”

    “我真的是市民啊。”

    “但是欧尼之前话一直很少的,为什么突然话变得那么多?”周杰琼半信不信的说,“那凶手可能是欧尼啊,然后栽赃到青夏欧尼身上。”

    “阿尼,不可能,我是市民啊。”

    现在的情景简单说就是两个市民互相质疑对方,三个市民向黑手党辩解自己不是黑手党。聪明的都被早早投出去了,只剩下三个傻姐姐互相怀疑。

    “现在公布青夏欧尼的身份吧。”

    摊开的纸条写着两个大字,市民。

    “啊,我明白了。”林娜嵘反应过来,“所以没有人陷害青夏,度研真的是杰琼杀死的。”

    “天黑了。”金愫慧感觉打断了全程错误还谜之自信的姐姐,“黑手党请杀人。”

    “天亮了,请睁眼。”

    “昨天死掉的人是,娜嵘欧尼。”

    看见一脸茫然和吃惊的姐姐,大家有点于心不忍。

    “wei?黑手党是谁?”林娜嵘急忙问围观了好一会的孩子们。

    “是宥玹欧尼啊。”全昭祢一个嘴快就把对方卖了。

    “因为欧尼死于话多。”金宥玹说完这句话就急忙跑到自己床上躲起来。

    “呀!真是的。”

    团体game结束后就不早了。在临睡觉前,金度研拿着手机盘腿窝在崔有情的床上,倚在玩偶上跟她聊天。看到昨天团综初放里捧着可乐到处跑的诈骗犯,禁不住感叹着,“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宥玹那么喜欢可乐。”

    “冰箱里的可乐不都是她的吗?”

    “我以为是愫慧的。”金度研又往下躺了躺,“对了,你说前辈过生日我们要不要送礼物?”

    “前辈?”崔有情摘隐形眼镜的手停了一下,扭过头去问,“谁啊?”

    “宥玹哥哥。”

    “前辈的生日在什么时候?”

    “等一下,我查一下。”金度研一边说这句话,一边打开n□□er去搜,“呀西,这个死丫头。”

    话说了一半就跑到洗手间去找人,“呀,金宥玹,你这个诈骗犯。”

    被称作诈骗犯的人叼着牙刷,嘴里含糊不清,“放手啊。”又挣开了对方虚勒着自己的脖子的胳膊,吐掉嘴里的泡沫,“我怎么了?”

    “那天在汉堡店你是不是骗我了?”

    “是吗?”金宥玹把牙刷冲干净放到杯子里,“我说什么了?”

    “抛下我去买礼物的事情。”

    “啊,我说我哥哥生日的事情吗?”她想起来了,没想到自己随口扯的东西真让对方信了。脑袋飞速转起来,糟糕,启动失败,“我就是随口一说。”

    “呀,金宥玹。”

    “米亚内,米亚内。”

    作者有话要说:  黑手党游戏参考jbj的私生活,核桃玩得真的是太好了

    帕布名言来自屁欧。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