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不要愁眉苦脸

磬九


    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一个炮灰走个过场, 突然多次被mc和前辈cue到, 金宥玹还是蛮吃惊的。

    比如上场表演时被奉为大神的刘在石一下子认出来, 指着她兴高采烈地对柳熙烈说, “哎一古, 这是我们小甜柚。”

    比如现在被舞台上的前辈突然cue到, “感觉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这次是方时赫哥哥的孩子去重新唱这首歌。”

    “真是有缘分啊。”

    真是有缘分啊,所以要好好做, 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赌上一切去努力。

    不要愁眉苦脸了。

    她伸出手嘟起自己的脸颊肉,把嘴巴鼓成金鱼的样子像是吐泡泡一样。

    “脸上的粉要被蹭掉了。”金愫慧拉下她的手,偷偷塞了一小块巧克力给她吃, 站起来装作整理她的衣服一样。旁边的姜美娜望了望不远处的经纪人,声音从没有动的嘴巴里发出来, “生病不吃饭就很过分了,好好吃掉吧。”

    经纪人的眼刀在她们几个身上来回晃。“欧巴,我们的团综是不是要播出了?”林娜嵘不知道是不是无意的坐到中间的沙发上,正好把她挡得严严实实。

    “内, 后天就是初放了。”

    “真的吗?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金度研也围到经纪人旁边, 右手背在后面。要去喝水的金青夏路过的时候接过来, 顺手把小蛋糕塞到饮水机旁边沙发的抱枕后面。

    周杰琼嘟囔着自己的腰好痛, 一下子仰到沙发上。摸到小蛋糕的包装的时候用膝盖撞了撞俞琏静, 对方把手背到后面装作整理背后麦克的样子。

    明明是偷吃,却搞得像是打游击战一样,拿到小蛋糕的金宥玹躲在大家后面慢慢啃着。临上场的时候, 俞琏静捏了捏她的手指头,“一会一定要吃药,知道了吗?”

    “内。”

    “准备好了吗?”

    “完全。”

    上了舞台,又是那个元气满满的样子。金宥玹看着舞台下闪烁起来的灯光,咧着嘴巴笑得灿烂。

    ending部分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阵脱力。下去的时候是被成员们扶下去的,脑袋搭上湿毛巾的时候,金宥玹听见自己拽着周杰琼的裙子嘟囔着,“欧尼,天鹅真的好可怜啊。”

    明明那么辛苦却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的狼狈。

    “怎么回事?”经纪人看着躺在宿舍沙发上脸红成虾子的人,眉毛挑到了头顶。

    “宥玹发烧了。”成员们看见对方要发怒的样子,捉着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办。

    其实理由是心知肚明的,只要po出i.o.i的行程表就明白了为什么。

    4月5日单曲《crush》完整音源放出,

    4月7号cf广告摄影,

    4月9号出道专辑封面拍摄,

    4月10号排舞,开始录制出道真人秀,

    4月12号白天的画报拍摄,晚上的主打录音,

    4月13号从凌晨就开始的编舞练习,

    4月14号拍摄出道曲mv,

    4月16号去上岩进行咖啡车event活动,下午要去录音《如果樱花凋落》,

    4月20号jtbc录制《sugar man》的放送。

    这是截至到今天的所有的行程,还有见缝插针的见面会和各种成员单人活动,这些行程可以说对成年人而言都是很吃力了。

    “给她吃点退烧药,明天还有游戏广告的拍摄。”经纪人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大家,临离开宿舍的时候又加了一句,“都注意一下身体吧。”

    “内。”

    一向很闹腾的宿舍第一次变得那么安静。“先帮欧尼把衣服换下来吧。”全昭祢抬头看了看姐姐们,嘴上的口红被啃掉了七七八八。

    “我先去把药冲上。”林娜嵘叹了一口气站起来,狠了狠心又说,“洁琼啊,把宥玹的妆卸下来,明天还有拍摄。”

    金宥玹烧的很难受,轻轻扭着头不想让别人碰她,把自己的脑袋往沙发里面缩了缩。

    “听话啊。”周杰琼拿着卸妆的棉片帮她擦着,又用另一只手帮她挡住屋里的灯光,“宥玹啊,拜托你听话好不好?”

    听着这句话,磪有情像是忍不住一样,捂着脸往自己的屋子里跑。

    “欧尼米亚内,我应该拦住的。”全昭祢眼睛红彤彤的,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金宥玹是因为什么生病的。

    “度研啊,帮我一下。”周杰琼转过身子,揉了一下眼睛。

    有时候,比起外部的压力,心病更可怕。

    如果mv和出道专辑还没有拍摄,如果造型还没有定好,私自做的那一切、改变造型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金宥玹对big hit隐瞒的唯一一点却是,ymc已经拍好了准备出道的一切。

    临出道前私自改变造型,整个南韩娱乐圈可以称得上是第一位了吧。可是金宥玹真的是太气了,虽然是小孩子脾气却又是在赌ymc不敢雪藏她。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虽然想被巨石砸过一样晕晕乎乎但是却是异常清醒。

    “欧尼,你们这是干什么啊。”金宥玹看着站在自己床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姐姐们被吓了一跳,软趴趴没有力气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撒娇一样。

    “还热不热?”金青夏伸过手去摸她的额头,又把被子给她掖了掖,“今天穿得暖和点。”

    还没等她回答,手里就被塞进粥和汤勺,看见她慢慢吃起来林娜嵘满意地转身去拿药。

    金宥玹吃好药走出房间门以后,突然发现大家对她变得格外热情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对待濒危灭绝的保护动物了。

    牙膏被挤好,洗脸的毛巾和发带整整齐齐放在旁边。

    吃早餐的时候,抬头就能看着放到自己旁边的小菜。“我也吃麦片就好了。”她看了看旁边的孩子们都是人手一碗麦片的样子,自己的饭菜却格外丰盛。

    “麦片没有了。”全昭祢把大半盒麦片往自己的碗里倒,“欧尼快点吃吧,一会还有拍摄。”

    “啊,好,”金宥玹拿着勺子慢慢吃着自己的汤饭,刚刚醒过来吃了小半碗粥让她有点塞不下,悄悄把自己的汤饭往金愫慧那里挪了挪,希望自己食大的好亲故能伸出援助之手。

    “愫慧啊,我吃不下了。”甚至把崭新的勺子都递过去了。

    “这才多少啊,”金愫慧把汤饭推回去,又给她盛了一碗粥放过去,“全部要都吃掉。”

    去工作的时候也要穿得厚厚的。

    按理说大家要么呆在摄影棚要么就是在保姆车上,再加上四月下旬是相当暖和的天气,但是金宥玹还是被队长按着脑袋在自己鹅黄色的连帽卫衣上加了一件厚厚的防风牛仔夹克。

    破洞裤被换成了挑不出错的日常款牛仔裤,运动鞋再加上身后装好药和营养剂的黑色小书包,完完全全是要去上学的风格。

    唯一可以称上时尚的是脑袋上绑出来的两个丸子头。

    “你们变了。”看见有人伸出爪子要抓她的头发,金宥玹急忙抓起后面的帽子盖到脑袋上,“欧尼,全昭祢欺负我。”

    听见她朝队长告状,全昭祢急忙拉起她两边的卫衣绳子绑住,往后面看金宥玹的脑袋鼓鼓囊囊的像小怪物一样。

    “哎西,你这个小兔崽子。”被惹急的小姑娘反手去捉忙内无处安放四处作乱的手,“想死吗?”

    “欧尼,她说脏话。”全昭祢仗着自己坐在最后一排不容易被捉住就往旁边挤,被牵连的周杰琼被挤到脾气的临界点时候,拼命抽出手往两个不停闹腾的人脑袋上狠狠来了一下,“呀,你们两个。”

    【i  i】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我给你们讲,我要是再理全昭祢这个熊,我就把手机吃下去。

    我不管我是最皮的:欧尼其实我的本体是地瓜干,我今天去你们屋子睡觉好不好?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不好,滚。

    我不管我是最皮的:啧。

    其实我的本体是地瓜干:吃手机吧~

    金宥玹猛地拧过头看坐在车窗旁边的小姐姐。

    “青夏啊,你变了。”话是用平语说的,方言里还带着大邱的山的味道。

    “宥玹啊,要学会成长。”崔有情把苏打水递给一直笑着的小姐姐,金宥玹看见她俩的样子,气得牙痒痒。

    【i  i】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我感觉我被绿了。

    你皮任你皮:最近有没有听中文歌?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我中文刚刚开始学欸。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程度也就是bpmfdtnl hakunamatata的程度[害羞][害羞]

    fantagio全智贤:???hakunamatata是中文吗??

    我不管我是最美的:差不多吧,管他呢。

    周杰琼听到这句话,把准备分享过去的《小幸运》默默撤回了,又把一个歌单甩过去给她。

    【i  i】

    你皮任你皮:[分享歌单:学习中文,从汉语拼音开始]

    我觉着我们这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真情实感的姐妹情谊了,金宥玹xi。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写的很烂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