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I.O.I

磬九


    虽然说因为出道这件事情, 内心是一直是惴惴而惶恐不安的, 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 金宥玹感觉自己的心情无比平静。硬要说像什么的话, 应该是冬天的大海, 又像是掉落在湖中央的一片樱花。

    明明是追逐了那么多年的目标, 但是到了最后快要触摸到的时候,比之前的执着多了一丝迷茫。要是完成梦想,我还能继续走下去吗?要是失败了, 我还能坚持下去吗?

    前几天跟别人闲聊的时候,金宥玹听说了很多姐姐跟原公司解约了。

    “为什么会解约?”她抓起一块梅子做成的果脯塞到嘴巴里,又被梅子酸到, 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

    “不是很明显吗?”郑采研反问她,又给她剥好了一块板栗塞到她的嘴巴里, 把她整个腮塞得满满的,“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那种落差。”

    “那欧尼怎么办?”小姑娘掰扯巧克力饼干,弄得满地都是, “如果没能出道的话。”

    “回dia继续活动吧。”

    “如果没有加入过dia呢, 还会留在mbk吗?”

    “不知道, ”郑采研拿纸巾把碎渣收拾起来, 看着天花板的眼神也很迷茫, 像是说给自已一样,“那我还会不会继续坚持下去?”

    像平常一样起床,像平常一样洗漱, 把今天当作和平常一样,或许能骗过时间。

    “今天要收拾行李了吧。”聚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姜美娜随口提了一句,本来还在打闹的孩子们立刻安静下来。二十二个人低着脑袋不说话,还有人偷偷在抹眼泪。

    “xilou,”金宥玹拿叉子戳着面前的鸡胸肉,“明天去吃猪蹄吧。”

    “call!”

    “我想吃炸鸡。”

    三三两两的回答想把这个冷冻住的气氛融化掉。

    “真不该说那句话。”换衣服的时候,姜美娜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裙子,“气氛都被我搞砸了。”

    “那以后只能在学校看见你了,”金宥玹麻利地换掉练习服,穿上校服裙子之后又在腿上裹上厚厚的毛毯,“拜托到时候请和我热情的打招呼。”

    “呀,你胡说什么啊。”这句话让她有点哭笑不得。

    “打起精神来吧,姜star小姐。”

    “内,金star小姐,到时候要记得给我签名啊。”

    这次放送中要换三套衣服,staff把流程贴在化妆室的门上,从最开始属于101位少女的《pick me》,到属于22位少女的《如果樱花凋落》,再到最后属于11个人的《crush》。

    “今天好像是最后一次给你化妆了。”cody姐姐给她画眉毛的时候,声音有点哑哑的,“以后是要给臭小子们化妆了。”

    “欧尼看见那么多帅气的小伙子们不开心吗?”金宥玹盯着镜子上反射的灯光看,感觉眼睛有点痒痒的,“真是的,今天大家都怎么了。”

    还没等到回话,化妆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穿着同样衣服的孩子们一窝蜂涌进来,她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被人抱在怀里,“哎一古,我们宥玹又要哭了吗?”

    抬起头看,镜子里的朴海英搂着她的肩膀,林贞敏倚在她旁边,朴嘉乙和朴遐怡站在旁边笑,刘秀儿帮着整理刚刚弄乱的东西。

    “欧尼!”惊得叫起来。

    “不要哭啊。”朴海英从上衣外套里拿出一颗薄荷糖塞到她嘴里,“不要哭啊。”

    是之前吃过的薄荷糖,凉凉的感觉,带着夏天的清爽味道,变得不讨厌了。

    “啊,又要跳《pick me》了,真的好久没有跳过。”刘秀儿对着镜子比划着动作,但是动作一点都不生疏。

    几个人凑在一起聊天,像以前一样。

    金宥玹乖乖闭上眼睛让cody姐姐化妆,“欧尼不用太麻烦了,随随便便画一下就好了。”话说到一半,膝盖就被人轻轻打了一下,“说什么啊,当然要画得漂漂亮亮的,这可是最后一次啊。”

    不同于之前画过的眼妆,这次更强调少女感。虽说是少女感,但是也跟《在同一个地方》

    那种朦胧的感觉不一样。以肉桂色和金属色相交画出的桃花妆配上粉嫩的唇妆,与校服相呼应,“真的漂亮啊。”朴海英摸了摸她的鬓角,给她整理好有点乱的碎发,“爸爸妈妈看见会很开心吧。”

    “他们不来,”金宥玹声音有点低,“今天应该没人会来看吧。”

    “有我们还不够吗?”刘秀儿举着手机凑过来,“姐姐们会把你拍得漂漂亮亮的。”

    小姑娘对着镜头咧开嘴角,比着小树杈,灯光照射下,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样。

    因为是最后一次放送,又是直播,为了不出现纰漏,单单是彩排就进行了很多次。

    “欧尼,不紧张吗?”somi的手心全是冷汗,又摸了摸她的手心。

    “不紧张啊,”金宥玹把草莓糖塞到她嘴里,“可能是最后一次给你吃糖了,四个月真短。”

    直播是在晚上了,练习生们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舞台另一侧的张代表讲话。

    “今晚,即将决定大韩民国最初由国民亲手制作的女子组合的11名成员,”张根硕站在第一名的位置上,往舞台中心走去,“现在开始produce 101最后的出道评价。”

    m为了这个舞台效果花了很大的心思,粉色紫色与黑色融合在一起给最后一场放送带来了神秘感。现场的烟火在他声音落下的时候绽放出银白色火花,紫色的镭射灯扫过整个现场,通往最终11名的路上滚动着produce 101的led字样。

    “现在为你的少女投票吧。”

    “hiong,你看懂了吗?”朴智珉坐在最前面,看着电视上的讲解研究投票,“一个号码只能投一次,真是的。”

    “去别的群里拉票吧。”金南骏不停按着手机,“争取把公司里不参加生存战的亲故们的票全拿到手。”

    “那公司有参加的亲故呢?”郑浩锡把kakao的朋友们聊了一个遍。

    “hobi啊。”金硕診抬起头来,语重心长地说,“他们是敌人啊。”

    敌人比如jellyfish的李在焕,亲故比如wm的李征恒。不过,金硕診摸了摸下巴,想了想之前的排名,“我觉着jyp和jellyfish的墙角可以撬了。”

    [92尬舞群]

    pink pink车门男:big hit投一票,我们还是好朋友:)

    pink pink车门男:哦都卡机中毒者

    哦都卡机中毒者:???

    哦都卡机中毒者:wei

    哦都卡机中毒者:我为啥不能投jellyfish?

    pink pink车门男:因为你们家孩子的排名够高了,都是第二了,所以支持一下我们家的孩子吧tt

    李在焕窝在沙发里,问了问旁边,“ravi啊,参加生存战的孩子们排名是不是很高?”

    “嗯。”金元植摸了一个苹果拿起来吃,“有个孩子是第二名。”

    看来是要把这票投给big hit作为友谊的见证了。

    “但是另外两个排名不高。”

    哦都卡机中毒者:米亚内,我们公司另外两个孩子的票数不是很好啊。

    pink pink车门男:呀,我们宥玹可是独苗苗啊,你忍心让我们公司唯一的女孩子失去这么宝贵的一票吗?

    哦都卡机中毒者:忍心。

    pink pink车门男:???

    pink pink车门男:恶毒!

    是灿多不是鸭多:恶毒!

    感觉自己又要被踢出去了,不能坐以待毙。李在焕拿起忙内的手机,往浴室里喊了一句,“赫儿,我的手机找不到了,我用你手机打个电话啊,密码是多少?”

    得到密码后,他悄悄打开sms的界面,给#0011发短信。之后立马截图发到自己的kakao里,转发之后又小心翼翼把证据销毁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聊天。

    哦都卡机中毒者:[截图]

    哦都卡机中毒者:哎呀,我是开玩笑的,投票了投票了。

    舞台上的《pick me》从11个人的演唱边成了101的合唱。这次的站位是按照上次排名结果划分的,跳这首舞的时候,金宥玹脑子里一直想着几个月前的舞台。是进步了,从c class的角落站到了仅次于center的地方。

    “为你的少女投票吧,produce 101!”张根硕重新站回舞台中央,做出一个欢迎的手势,“我是代替国民出品人站在这里的张代表,演员张根硕。”

    “是第一次公开了produce 101练习生们的歌曲《pick me》,和已经离开的练习生们一起再现了舞台,感觉又是不一样。大韩民国娱乐公司unit,抱着最佳女子组合出道的梦想出发已经过了四个月。101名中的79名练习生已经离开,只剩下22名练习生。”

    “今晚会根据大家的投票数决定11名出道组。大家支持的练习生是否能出道呢?能实现她们梦想的就是国民出品人。过去一周进行的网络投票加上直播短信投票数决定最终出道成员,现在开始要听清楚了。我要告诉大家关于投票的非常重要的信息。”

    “一个直播短信投票算为七票,就是说大家的一票相当于七票,这次投票之所以说很重要,是因为它的比例。希望在直播进行的两个小时内大家慎重投票。一个电话号码只能为一位练习生投票,请大家记住。”

    就算是现场,也是在拼命的拉票。先不说方时赫坐在台上偷偷拿手机发短信,发拉票的推文,在台下挤着的三个人也是暗戳戳找各种好友投票。

    全正国朝金秦亨那里挤了一下,避开旁边拿着扇子的女生,又避开扫过来的摄像头,“真是太拼了,结束后要请吃饭啊。”

    金秦亨的帽子被挤歪了,他干脆拿下来夹在手肘里给别人发消息。从爱豆到演员,从亲人到朋友,社交小能手开始发挥作用了。

    在给got7的成员们发消息拜托投票的时候,成员们发推特的消息让他手机一震,急忙打开看。

    防弹少年团 bts_twt·1分

    请为你的少女投票吧。

    [图片]

    点开看大图,上面是sms的截图。收件人是#0011,文本内容是3号金宥玹。不像是经常发的那几个人,tag也没有加上,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和图片。

    还没来得及想,kakao就传来了消息。

    搞事与读书兼得:一次口头感谢不及七次韩牛承诺。

    大邱的王子:七??

    搞事与读书兼得:一次sms等于七票。

    大邱的王子:懂了,我的哥,投完票明天咱就吃。

    搞事与读书兼得:孺子可教,[截图]

    而为了下一场舞台表演的练习生们在表演完之后就急忙往更衣室冲。

    金宥玹把小毯子放到一边,拿起手持的小风扇给自己降温。cody姐姐也急急忙忙准备新的妆容。

    “啊,艺人的感觉。”她用纸巾擦了擦冒出的汗,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哥哥平常也会这个样子吧。”

    舞台上的视频播到一半了,妆容也进入了收尾的阶段。西柚妆让她增添了明媚的色彩,冰冰凉凉的西柚汁带来的清爽感与樱花凋落迎来热烈的夏天正好相映。

    金宥玹接过staff发过来的话筒,仔细扶好上面绑着的花束跟着其余的孩子走到后台待机。

    她的位置是正对着摄像机的c位,下午彩排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的part分成两块。

    前奏是口琴的声音。

    “温暖的阳光明媚的照耀着,”她对着镜头笑了笑,没有什么歌比这首更能符合她们了。

    “樱花凋谢的话,我们的爱情,会变得像夏天一样炙热吗?”全正国站在下面看走过来的她,感觉两个人离得好遥远,很熟悉又很陌生,“如果我们的开始是温暖,现在请更火热地,拥抱彼此吧。”

    rap的部分是她和林娜嵘负责的,念完“迷茫的看着等待着”,小姑娘摘下耳麦扭头跟姐姐笑着一起说,“再一步一步往前,getting better togethertime goes bye.”

    ending部分结束后就急忙下去换下一场的造型。

    金秦亨偷偷举着手机拍下来,等着最后的出道舞台。

    作者有话要说:  下面这个是原版本,全改了感觉可惜,就放到这里了!

    ————

    4月1日的时候,是张荣载带着两个小兔崽子去的m看直播。

    看着收拾了半天的小伙子们,他感觉自己的暴脾气压不住了。

    “你俩还要多久?”这是张荣载灌下去的第四瓶苏打水,清爽的薄荷味混着冷气让他打了一个哆嗦,抬头望着两个不停摆弄衣服的人。

    “我不能给我妹丢脸。”金泰亨拿着一个横条的黑白毛衣比划着,又换了一条牛仔裤。

    “我不能给我哥丢脸。”田柾国揪着脑袋上帽子,在黑色棒球帽和棕色毛线帽中摇摆不定。

    气不过就给代表打小报告,但是张荣载得到的回复却是,“等我敷完面膜再说吧,收拾收拾挺好的,你也别老穿那个丑的过分的红格子衫了。”

    好不容易三个人磨磨蹭蹭拿好东西坐到车里,张荣载看见两个人从书包里拿出眼镜和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

    “哥,我们得要形象。”

    “哥,这可是爱豆的自尊心。”

    捂成这样不是爱豆而是重感冒吧,看着花枝招展甚至喷上香水的两只孔雀,气得牙痒痒的大叔第一次怀念自家的胖头鱼,狠狠踩了一脚油门往日山开去。

    排队的人很多,张荣载腆着着自己新生的小啤酒肚在前面横冲直撞往侧门方向走,后面两个像是保镖一样紧紧跟在老板后面,手里还小心翼翼拿着粉粉嫩嫩的手幅。

    “呀,你们也是来看我们宥玹的?”朴秀京正和李昶京谈得欢快,看见路过两个捂得严严实实的男生也拿着同样的手幅,胳膊一捞就把两个人搂过来,“有眼光啊。”

    金泰亨差点被他一下子拽倒,踉跄了几步才站好,看见对面两个人手里的手幅和自己一样,就听见弟弟说话。

    “我们一大早就从釜山来了。”田柾国特意用的釜山方言,声音低低沉沉的,说着的时候给哥哥打了一个是友军的眼神。

    李昶京往后退了两步,咽了咽口水,很显然是认出来了。

    感觉对面一直躲闪的人有点眼熟,金泰亨眼睛眯起来,这个小子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什么友军,分明是贼心不死的敌军!

    朴秀京还在不住说着,“我给你们讲,上次我和他来看见宥玹了,还把礼物送过去了。”

    “礼物?”回复的是首尔话,语尾上扬。

    听到这句话李昶京打了一个哆嗦,拿起电话装作接电话的样子,往远处走去。

    “那我们有缘再见啊。”胖子看见自家亲故走了,急忙追上去,又扭过头冲他们挥挥手。

    “呀,你们两个臭小子。”张荣载从后面冒出来说了一句话,语气阴恻恻的。神出鬼没吓了他们一跳,又感觉自己耳朵被人扯住了往前走。

    “不过是没回头看一眼的功夫,胆子大了还玩乱跑?”他扯着两个男孩的耳朵往侧门走过去,“还跑吗?”

    “我错了我错了。”

    “不敢了不敢了。”

    staff带着张荣载进来,一推开门第一眼见的就是金宥玹和somi两个人蹲在角落里冷冷的盯着对方。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呀,这是跟姐姐说话的态度?”

    “哇,大发,欧尼你一点也不懂我的想法。”

    “我说了,不行,我不想要这个。”

    是要吵起来的节奏,围着她们的练习生们也是脸色沉重,排队站在两个人两旁默不作声,只有朴素妍摇摆不定站在中间。

    “欧尼,你想清楚。”全昭弥站起来,拍了拍褶皱的小裙子,声音很冷漠。

    “素妍啊,我们之前是一个组的亲故啊。”另一个也拼命扶着墙扒拉起来,眼睛水汪汪的。

    “米亚内,上次可是和我一组的。”

    “呀,全昭弥。”

    “呀,金宥玹。”

    听到这个称呼,小姑娘挑挑眉毛,“金宥玹?”

    “欧尼米亚内。”

    “然后呢?”

    “今天吃猪蹄。”

    像是魔咒一样,本来冻结的画面一下子生动起来, “啊,真的啊。”全昭弥捂着脑袋,“我想吃炸鸡的。”

    ——————

    红包下一章发,本来以为这一章能写完,是我错了。别说渔场管理了,排名还没写完,哭唧唧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