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靠近你的心

磬九


    棒球帽, ok;墨镜, ok;口罩和围巾, 也ok。

    金宥玹盯着镜子左右转转, 满意的点了点头, 拿起书包往公司跑。

    还没来得及溜到练习室就被人抓住了卫衣帽子, 下一秒钟黑色的棒球帽也被掀开了。

    “你这身艺人装扮是什么?”闵允其上下打量着她,语气里藏不住的嫌弃。

    “要你管。”金宥玹故意踩到他的拖鞋上,语气咄咄逼人, “我们的关系好像没有恢复到这种程度吧。”

    看着伸出爪子装成老虎的折耳猫,他有点闹不懂女生的小情绪,“mo?”

    “没什么。”小姑娘把自己的棒球帽拽过来, 戴上一个不够,又把卫衣帽子戴上, 拿卫衣绳子绑紧,从后面看像一个长着绿毛的卤蛋。

    闵允其拿起放在窗口的咖啡杯子,皱了皱眉头也没说什么,喝了一口冲好的速溶咖啡往作曲室走去。

    哥哥line的舞王舞神在编舞队队长的带领下练习舞蹈, 弟弟line95年生的两个窝在一起拿ipad看之前的节目放送, 最小的那个倚在柜子旁边敲着二郎腿打游戏。

    金宥玹把全正国把头推到一边, 拿钥匙打开自己的柜子, 把围巾和眼镜都塞进去。

    “你什么时候剪刘海了?”全正国抬头看她拿镜子不停照。

    “昨天。”

    “昨天?”

    “自己剪的。”

    言简意赅, 语气里还有一丝怨念和咬牙切齿。

    “宥玹啊,不热吗?”

    看见亲哥来摘她帽子,小姑娘急忙躲到一边, “不热不热。”

    “呀,宥玹也变成艺人了。”金南峻停下来喝了一口水,不住感叹。

    “不是不是。”听见这句话她急忙摇手,眼神里透露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

    虽然是三月了,但是在练习室里还是挺热的。金宥玹一直坚持着带着帽子和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看见她背过身子吃便当才意识到很奇怪。

    “宥玹,怎么了?”金秦亨拍了拍她的肩膀,把苏打水递给她。

    “毁容了。”回过头的映入眼睛的是鼻子尖上红红的痘,金宥玹自暴自弃把帽子也摘下来,把刘海遮住的脑门也露出来。

    一颗痘,两颗痘,数着痘。

    看着一脸便秘样子的妹妹,金秦亨一个低音炮笑出了海豚音。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咯咯咯咯咯咯咯,金宥玹都住自己的耳朵冷眼看着笑成动物市场的练习室。

    “我这是,”看见对面的几个人笑成一团,小姑娘感觉气得脑袋上又要冒出一颗痘,“青春期。”

    “有什么好笑的。”她把口罩重新戴上,“就和你们没长似的。”

    “你,你,你还有你。”从最年长说到最年幼,“不都有吗!”

    唯一没有被点名的只有郑浩锡和朴智珉,一个是对方皮肤真的好,另一个是自己的偏心眼。

    “我现在没有了。”金硕診身为门面的自尊心一下子爆了,争得面红耳赤。

    “我早过了青春期。”金南峻痛心疾首想给她科普。

    “我是你哥。”金秦亨望着自己的妹妹,好像自己第一次见一样。

    加上一开始反驳的金宥玹,这四个人的反应可能就是金氏家族的谜之自尊心吧。

    看着紧盯自己的小姑娘,全正国也想出口辩解,“我..”

    “你可闭嘴吧,你也一脸痘。”金宥玹嘲讽着,把摄像头调成自拍模式给他看,“滤镜都遮不住。”

    全正国鼓起的自尊心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慢慢撒气了。

    真拿你没办法。

    没有合宿的日子,金宥玹窝在练习室里长蘑菇,掰着指头数行程,现在是15日。18日是节目的初放送,19日中午停止投票,下午就该计票准备录制节目,这么算起来自己参加第三次投票仪式的时候,和哥哥21日去日本正好时间冲突了。

    看来又没法送机了。她抓了抓头发,不小心碰到自己脑门还没有消下去的痘,又拿出小镜子看,生气。

    “哎一古,看来m第一美的宝座要还给我了。”周杰琼听说她脑门长个了一个痘的消息,跟姜礼彬手挽手来参观。

    这已经是来参观视觉中心第一名脑门上青春痘的第五批人了。

    重新聚集在一起的练习生们除了日常的授课没有别的事情做了,对女孩子的各种小状况格外关心,合宿里的八卦可比看网民讨论最后谁能出道有意思了。

    金宥玹拿手把自己剪出来狗啃过的刘海挡住,又冲着周杰琼伸出一只手。

    “mo?”

    “门票。”

    回答得理所应当,又扭过头叫在做仰卧起坐的俞琏静。

    “琏静啊,把之前的门票拿出来给她看看。”

    “内。”

    第一批来参观的是郑采研和齐熙贤。mbk的代表们留下来一包藏了很久的薯片当作参观的门票钱。

    第二批来参观的是全恩彬和权昭妍。cube的代表们留下的是clc前辈的签名专辑。

    第三批来参观的是全昭弥和朴素延。就算是jyp和loen也别想免费参观,许诺了一顿部队火锅,金宥玹勉强把自己尊贵的青春痘露给她们看。

    “starship也给了吗?”周杰琼不可思议地问捧着一堆战利品的俞琏静。

    “进了一扇门,就是一家人。”金宥玹把一句话唱着不成调子的trot,“同寝人士不收费的。”

    “seventeen前辈的专辑怎么样?”姜礼彬飞速转了转脑袋,诱惑她。

    这句话还没说完,朴诗妍和林娜嵘就敲门进来了,手里拿着正是她说的专辑。

    “不好意思,我有了。”金宥玹露出自己白白糯糯的小牙齿,笑成一朵花,“不凑巧啊不凑巧。”

    从床上爬出来,接过对方送过来的专辑,背对着周杰琼和姜礼彬,给两个人看自己的痘。

    朴诗妍装作一副惊讶的表情,“哇,欧尼,大发。”feat是林娜嵘的点头。

    痘没什么稀奇的,逗才是最有意思的。

    金宥玹把刘海又拨下来,转头问,“两位,还有门票吗?”

    “都是pledis的,那张专辑也包括我们了。”

    “阿尼。”林娜嵘说的很正经,配上面无表情的样子更让人信服了,“你们学会要自力更生,不能凡事都要靠我们。”

    什么歪理,明明就是故意逗人玩。

    “啊。”姜礼彬像是想起来什么,急忙跑回宿舍,拿出一管芦荟胶献宝。看见咬牙的周杰琼,金宥玹满意的点点头。

    “我不看了。”

    “那我给礼彬欧尼看,你赶紧转过头去。”

    “明天的美妆课我看你怎么办。”

    “嘻嘻,涂上我就没痘了。”

    flag立得很好,好不容易消下去鼻子尖的那颗,脑门上又长出来一颗,左右对称像是长了犄角一样。

    周杰琼拍着桌子笑她是金角大王,桌子上的粉红色镜子也被拍得一震一震的。

    “欧尼不要笑了。”金宥玹把脑袋放到桌子上,盯着镜子的眼神充满着悲哀,“我只是青春期而已。”

    教室里还在吵闹着,一个陌生男子推开了教室的门,练习生们纷纷站起来打招呼。

    “大家好,”走进来的是教她们的化妆师洪敏哲,“我准备的化妆是,教你们清洗完后一种简单的化妆手法,上班路化妆法。”

    “在演示之前呢,我需要一个模特。”

    一听这句话,周围的人都举起手来,周杰琼也撺掇着金宥玹举手。

    “我不,我不,我不。”即使是公开素颜也是要在敷了面膜,皮肤变得水灵灵之后,金宥玹可没有心大到把自己的两个犄角露给国民出品人看的程度。

    当选好的模特走到讲台旁边坐好的时候,小姑娘才松下一口气。

    “如果要重新化妆的话,得先卸妆。”

    除了素颜常客的金青夏以外,其他人都尖叫着拒绝。

    “我不卸。”金宥玹死死攥住卸妆油和化妆棉,拒绝的话里还带着痛心疾首的感觉,“你知道我为了遮住痘痘多努力了吗?我宁愿顶着这个傻瓜刘海也不要卸掉。”

    周杰琼一边仔仔细细卸掉底妆,一边对她说,“等回去我重新给你剪一下。”

    “嗯。”

    化妆师是在教授怎么能把脸化小的技巧。

    “第一次开始的时候,从额头线开始。”他拿着棕色的修容棒在模特脸上轻轻画着,“想着是做脸型就行了。”

    “在腮旁边的颧骨1cm上打上阴影。”

    金宥玹拿着修容棒四处看,又拉着周杰琼的袖子让她看旁边,“青夏欧尼的阴影,大发啊。”

    画错的金青夏听见两个小孩子笑话她,急忙把阴影棒放下,“你们两个,以后等着让我给你们化妆。”

    之后是打高光。

    “拿高光棒在c区和眼睛底下化一下。”

    听到老师的话,金宥玹拿起高光棒化卧蚕。“你的手别抖了。”周杰琼看着她抖得到处都是的高光,“卧蚕变得太奇怪了。”

    “我想让眼睛更大一点。”小姑娘辩解着,生怕戳到眼睛里。

    “呀,这就是你不画眼线的原因吧。”

    “阿尼,我的眼睛足够大,不需要画眼线。”

    又上了一节语言艺术课才是到了午餐时间。

    周杰琼把金宥玹的胡萝卜丝挑走,就着米饭一起吃下去,嘴里说话也含糊不清,“你交男朋友了?”

    “mo?”金宥玹抬起头,又把洋葱挑过去,“男亲?”耸了耸肩,“我也想有。”看见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她看了看周围,偷偷把手机拿出来用碗挡住。

    “男亲的消息?”周杰琼的第六感觉着她交男朋友的事情是十拿九稳的了,说话的语气十分肯定。

    “阿尼,都说了没有。”看见对方还是在执着这个问题,就把手机递过去。

    [produce 101 金宥玹big hit内部应援群]

    釜山的海鸥你瞎几把飞:想吃啥?给你带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

    釜山的海鸥你瞎几把飞:- -谁把我名字改了,太过分了!

    今天的硕診也是十分帅气: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我其实有173.6cm: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ink pink mon:kkkkkkkkkk

    釜山的海鸥你瞎几把飞:过分了,哥。

    “好像有人叫你。”周杰琼不敢仔细看,见有人艾特她的样子,就急忙把手机递过去。

    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我:)

    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买有机的,谢谢。

    釜山的海鸥你瞎几把飞:你改成这样还好意思让我给你买有机:)

    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好意思,你的这个名字可是有典故的。

    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小螺号你滴滴的吹,釜山的海鸥瞎几把飞。

    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这首歌没听过?落伍!老土!low爆了你!

    闵允其:到底想吃什么?

    不把头发染成pink pink不改名:铜锣烧,和果子。白色恋人来一打,谢谢。

    打完这句话就直接把手机塞到口袋里,一边拿小勺子拌着水果沙拉一边对周杰琼解释,“是公司的前辈们。”

    听到这句话,周杰琼反而吃惊了。虽然pledis有不少艺人,大家的关系也很亲近,但是远远到不了这种程度,更何况是社宠的级别。

    “呀,简直是社宠啊。”

    虽然每个人都宠着她,但是理由却是不一样的。

    抛开金秦亨宠她是因为她是他亲妹妹不说。

    金硕診宠她是因为两个人同属公司的门面line,不能丢脸面。闵允其宠她是因为那是他养大的小姑娘,不能受欺负。郑浩锡宠她是因为公司里就这么一个女孩子,不能遭冷遇。金南峻宠她是纯粹因为金南峻自己是个忙内line的颜控。朴智珉宠她是因为这是他的95亲故的妹妹。全正国宠她是因为可以体会一把当哥哥的感觉。

    更何况,谁也不知道,他喜欢她。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有一本101同人和我撞了挺多细节,瑟瑟发抖。

    或许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塞糖交朋友了么?都喜欢染杀马特颜色的头发,背后有一个略毒舌的经纪人和包含了爱的公司官方应援群。唱着killer,跳着饿了龙,整天满嘴pinkpink,跟揪她小辫子男性亲故耍脾气,还和琼妹青夏somi住在一起,时不时还拉着或者被拉着没睡醒的散散步跑跑步吗?

    ————

    收藏破2000,评论1000快乐,发红包,嘻嘻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