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你.真.了.不.起

磬九


    分班结果在第三天就公布了。

    对于金宥t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只有肚子没有那么疼了。

    结果是c,这应该是之前好的表现所以才没有更低的降级吧。

    金宥t拿着评定表,自己蜷缩在最后面的墙角里,抱着膝盖不参与别人的讨论。somi看见蹲在墙角的姐姐,手脚并用爬过去,元气十足地打招呼,“hi , sweetie!”

    小姑娘转头面向镜子不理她,声音闷闷得,“不理你。”

    全昭祢在心里偷偷笑她幼稚,用脑袋怼她,“没关系,我们是难兄难弟。”然后拿出自己的评定表,“噔噔噔,我是b!”

    “可是,我降到了c。”金宥t委屈地抿着嘴巴,声音带着小哭腔。

    “欧尼,去c的话,以后可以连跳两级呢!”全昭祢看着要哭的小姐姐,感觉头有点大,她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麻利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薄荷糖塞到宥t的手心里,“我最后的糖果了,sweetie。”眼神里带着一些不舍。

    “你这是diss我,c class的人只配吃蓝色的糖吗?”金宥t委屈巴巴看着妹妹。

    “你吃不吃…”全昭祢不懂这个姐姐脑袋里装着什么奇妙世界,或许是一群没进化好的原始猴子,还是最漂亮的猴中霸王。

    “吃…”金宥t暗下决心,要在比赛结束后,拿出哥哥的零用钱给jyp寄两大箱子柠檬糖,上面写着b class全昭祢收。

    她慢慢含着糖,薄荷的味道,貌似没有那么冲鼻,清凉中带着甜甜的感觉。

    等级评定之后,大家开始为录制即将公布的《pick me》做准备,作为c班的小姑娘,只能羡慕看着a班朋友的位置和镜头。

    打一巴掌给一甜枣是m的一贯作风。

    拍摄完《pick me》的当天,老师们宣布大家将有短暂的三天假期来整理心情。金宥t看着手机里自己万年单身经纪人发来要回学校上课的短信,恨不得一直在训练基地练习。

    在回公司的途中,金宥t问正在开车的经纪人为什么要回学校上课。

    答案很无情。

    “学习使人进步。”张荣载看着在后座不安分的小猴子,感觉这个胖头鱼压根没因为自己降级而难过,真是白担心一场了。

    “不是我自夸,我已经足够优秀了,不需要进步了。”金宥t叼着刚刚从车后座扒拉出的鱿鱼丝,厚着脸皮装大爷。

    “那您优秀到连掉两级?”张荣载看着前面的红灯,停车不忘diss人,“我看你这几天不但没有因为降级而难过,反而还胖了一圈啊,金宥t小姐。”

    金宥t抿了抿嘴巴,把鱿鱼丝放下,拧着头看窗外,就差脑门上写了“我很生气”四个大字。直到回公司的时候,她也没有和自家没有良心的经纪人说一句话。

    这天整个大黑的人,上至pd大人,下至新进的练习生和清洁大妈,都知道了自家小公主发了一通好大的脾气。

    金宥t发脾气不是一哭二闹的那种,但是嘴巴撅得像是挂了一斤的小油壶。走在去练习室的路上看见方时e只是用死鱼眼看了他一眼,撅着嘴巴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最近又有点发福的pd大人摸了摸自己脑门,心想自己最近也没得罪这孩子,顶多忘记了通知经纪人告诉她最近防弹几人换了新的电话卡。

    这小丫头不会是因为这件事记恨他了吧。

    但是那天电话里可不是这样的。

    在分班测试之前,训练基地的staff们把练习生的电话发了下去,让孩子们有可以和家人交流的时间。

    宥t接过自己的手机,坐到角落打电话。她把脑袋抵在墙上,手机直接扣到耳朵上,面对对角线上的摄像机只有一个嚣张的穿着白色短t的布朗熊。

    正当她打算给自家亲哥诉说相思之苦,每天靠着全正国的救济粮艰难度日的时候。电话另一端传来了来自skt的恶意,客服小姐姐温柔声音说着:“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金宥t不可思议地看着手机,又拨了一次,依旧是空号的回复。

    她把手机放到地上,推远了嫌弃地说,“哇,大发,这居然是我亲哥?”又爬过去给另一个人播,铃声响了没几下就被对方接下了,听见对方慈祥地喊着自己的名字,金宥t笑眯眯地说,“今天staff欧尼把电话发下来让我们给想通话的人打电话,我就给pd nim打过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方时e看着七个站在旁边的小兔崽子一副挨训的样子,感觉心满意足,“哎一古,我们宥t长大了。”

    一听是自家妹妹的电话,金秦亨抬起头看见一脸得瑟的pd,挤着眼睛看他。

    方时e看见他的小动作,给他挥手示意了一下,一副我很懂你的样子。看见pd大人了解了自己的心意,金秦亨咧开了四方嘴,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听见方时e给电话另一端的人说:“宥t啊,训练辛苦吗,哎一古,我们小公主真棒,加油训练回来带你吃好吃的。”

    金宥t本来还想旁敲侧击,问一下为啥只有她不知道她的哥哥换了电话卡,听见pd的声音,忍不住说了,“pd nim,不是说要减肥吗?”

    方时e听到这个扎心的回答,一下子把电话挂断了。金秦亨正准备说话,看见自家pd用鼻子冲着他,“看什么看,小兔崽子们,赶紧训练去,一天天不让人省心的。”说完了挺着将军肚一摇一摆吃午饭去了。

    坐在地板上的小姑娘看着被挂断手机,对着手机上显示的“方胖子”,暗恨恨握着拳头,心里嘟囔着死胖子,一下子走出门把手机交给staff,偷偷吃了两颗巧克力豆来息怒。

    作为整个公司顶端的pd大人生气了,也就意味着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正准备去汇报工作的张荣载看见蹲在门口的宋浩范吓了一跳,推了一下眼镜,“门卫呢你。”

    宋浩范指了指门,站起来拍了拍发麻的腿,“生气呢,都不敢进去。”

    “咋了?”

    “可能是宥t不理他吧,刚刚削了一顿那七个小崽子,现在脾气正大。”

    方时e推开门,看见缩在一起的哥俩,嫌弃地从上往下扫视了一下,哼了一声,留下一句,“你看你俩最近胖的那样。”

    经纪人生气了,下面的孩子也不好过。

    宋浩范吃了一肚子火,看见练习室里躺着的几个人,气不打一处来,跟旁边的孙老师说,“pd说这次回归的舞蹈太弱了,下次回归的时候,再难一点吧。”

    看着潇洒离开的经纪人,金硕\的咆哮响彻了整个练习室。

    在隔壁的金宥t一推门看见伸着脖子满脸通红的大哥,丢下一句“吵死了”,转身嫌弃地走了。

    2016年5月2日防弹少年团公布《花样年华》系列的最后一张特别专辑《花样年华 young forever》。

    主打曲,叫《fire》。

    生气归生气,但是还是要去上学的。

    金宥t顶着自己昨天弄好的小卷毛去的首尔艺高。看着身上暗黄色的校服,她有点后悔自己染好的头发。

    白金色的发色,往下渐变的是浅浅的粉色,蓬松的小卷毛没有造型师打理变得有点炸毛。她自暴自弃地在头顶上绑了两个小揪揪。

    全正国捏了捏两个小揪揪,嘲笑她是带了两根接收信号的天线。气得金宥t坐到副驾驶上,一路上一句话和他没有说。

    两个人是不一样的年级,一个一年级,一个二年级。

    今天好不容易没有行程的全正国也被踢来上学,青梅竹马两个人,都是不喜欢学习的。

    金宥t跟好久没见的同桌打了招呼之后,就躲在书本后面玩手机。前几天知道周杰琼也是首尔艺高的学生,两人就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

    正聊得起劲的金宥t被数学老师的粉笔头砸到,上黑板后,面对黑板上的一堆公式和问题,她捏着白色的粉笔,对老师诚恳地说自己不忍心破坏黑板上的美妙数字。

    挨了一顿批的小姑娘灰溜溜回到座位上,不敢继续玩手机了,伴随着老师没有一点起伏的讲课声音,她趴到书后面,用头发挡着脸睡了一节课,时不时附和着老师的节奏点点头。

    下课时看见之前kakao传来的消息。

    田海鸥:中午吃啥,好饿,去吃拉面吗?

    她摁了几下,回复消息。

    同样无聊了一节课的全正国看见手机信号灯闪烁,急忙去看消息。

    小公主:你抱着你那能接受信号的天线自己去吃吧:)

    小公主:这才几点你就饿,胖死你吧。

    小公主:过不了几天釜山海边就出现一直胖到飞不起来的海鸥。

    小公主:那只海鸥还和你重名呢,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全正国把手机翻过去,决定中午放学就去堵她。

    金宥t看见“已读”的字样,觉得自己赢了这次嘴仗,开心得接过自家同桌递过来的柠檬糖,突然想起忘了要往jyp寄的两箱柠檬糖。

    中午和漂亮的杰琼欧尼一起去买糖果,美滋滋。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