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只要你就足够了

磬九


    3月13日的那天, 天还没有亮, 仁川三山体育场外面就聚集了好多人。

    金宥玹被迫起了一个大早, 揉了揉没有睡醒的眼睛, 迷迷糊糊地趴在保姆车的车窗上往外看, 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

    “要吃什么?”开车的人依旧是张荣载, 副驾驶的cody姐姐收拾好自己的化妆包,去后面拿要她穿的衣服。

    “我也要去。”金宥玹跟在经纪人后面打哈欠往咖啡店走,张荣载走了一半突然转头, 语气很严肃,“你化妆了吗?”

    “阿尼。”小姑娘抓了抓自己蓬起来的鸟窝,努力晃了一下脑袋保持清醒。

    “夏延啊, 有没有帽子?”张荣载看见没有艺人意识的金宥玹,转身找cody去要伪装用的东西。

    “我想吃这个。”这是戴上毛绒帽子, 裹着围巾的金宥玹说的话,手里拿着不知道是从哪里变出来的拉面。

    “吃拉面会肿脸。”张荣载看着咖啡店店员的眼色,急忙把拉面塞到她背后的小书包里,用力太大拉不上拉链, 金宥玹也随着他的动作, 啊啊的叫了两声。

    “肉桂面包吃不吃?”周围的目光都聚过来, 他摸了摸脸问还在迷糊的金宥玹。

    “肉桂面包没有肉。”金宥玹抱着自己的小书包, 感到很委屈, “你那么大早叫我还不给我吃肉。”

    最后的早餐还是肉桂面包加上一杯用来提神的冰美式,张荣载拗不过她,又单点了一份小小的木糠杯。

    金宥玹看着面前的甜点, 捧着冰美式,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康萨哈密达。”

    “那个是不是练习生?”一早就赶过来的朴秀景咬着牛角包问李昶京,对方揉了揉没张开的眼睛,戴上眼镜抬眼一看,刚要说出的话一下子咽回肚子里。

    “呀,你有没有镜子。”他开始伸着手摸胖子的口袋。摸了半天没找到,嘴里说了一句阿西,就用黑屏的手机当镜子用。捋好发型之后,又用咖啡店送的湿纸巾擦了擦脸,眼睛一直往金宥玹那一桌瞟去。

    “你不吃了?”朴秀景看像是魔怔住的李昶京,摸起他盘子里的三明治开始吃起来。李昶京看见正起身往洗手间走去的金宥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去一下洗手间。”之后急忙拿起书包往那里跑。

    金宥玹肚子吃得饱饱的,解决完人生问题之后,准备去镜子旁边补补妆。

    “啊,我没化妆。”从洗手间走出来时候,她摸了摸大衣口袋,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带。洗手池的水是冰的,“好冷好冷。”

    小姑娘把脑袋埋到围巾里,赶紧在水流里冲了一下,胡乱涂了一下洗手液就冲掉了。“好冷好冷。”她用小拇指去勾口袋里的纸巾,还没有勾到,一个陌生的人把纸巾递给她用。金宥玹接过来跟他道谢,这个洗手池是男女共用的,有男生也不会很奇怪。

    抬头看见是一个穿得很清爽的男生,带着圆圆的眼镜,瘦瘦高高,耳朵却是通红的样子。

    “康桑哈密达。”金宥玹朝他鞠躬,谢谢他的纸巾,却看见对面的人脸都涨红了,手一直摆着,再仔细看,像是见过的样子。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她尝试着问。

    李昶京看见对方跟他说话,嘴里一直嘟囔着却发不出声,最后只是闷闷的回了一句,“嗯。”

    “啊,你是不是我初中同学?”金宥玹一拍手,想起来毕业的时候,对方来找她合过照,“我们合过照对不对?”

    “嗯。”

    “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在仁川偶遇到之前的同学,让金宥玹感觉很开心,笑眼弯成月亮。

    “不用了不用了。”李昶京恨不得拍不会说话的自己一巴掌,急忙挥手拒绝,“我之前去过你家找你。”

    “我家?”金宥玹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该不会这个就是被哥哥赶出来的倒霉蛋吧,“你是不是见过我哥哥?”

    “嗯,阿尼阿尼。”短短的对话让一个快一米八的小伙子变得崩溃,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从书包里把之前买的礼物塞给她,“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天的舞台一定要加油。”之后丢下这句话就跑远了。

    金宥玹看见塞到手里包装得很精美的盒子,掂了一下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然后耸了一下肩膀往张荣载那里走去。

    “你去一趟洗手间还有礼物?”张荣载咽下最后一口热狗面包,灌了一口已经凉下来的抹茶拿铁。

    “说是饭。”她把礼物放到桌子上,摸出手机要拍认证照,“也不知道人到哪去了。”她把手机递给张荣载让他发推,又转了转脑袋看了看四周,找不到李昶京的影子。

    坐回原来位置的李昶京一把把正在吃芝士蛋糕的朴秀景拉起来挡住自己,被蛋糕卡住的朴秀景脸都涨红了,用力咳嗽了一下才把蛋糕咳出来。李昶京嫌弃的把手拿开,看见跟在张荣载后面离开的金宥玹,松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去编辑推文。

    sosjf99 ssu·1分钟

    #金宥玹#出道吧#produce 101

    心脏扑通扑通,快要跳出来了tt

    下面接着的就有人评论,问他怎么了。

    他急忙回复:刚刚看见宥玹了tt,她还记着我。把礼物递过去的时候,手都是颤的,太丢人了。

    “卧槽,你看见金宥玹了?”胖子凑过脑袋看他的推特,懊悔的拍了一下脑袋,“你小子怎么不叫我。真人好看吗?”

    “裹得很厚,个子还是小小的。”李昶京努力回想,“说话声音也是软软的,怕一口气会吹跑。”

    “还有呢?”朴秀景恨铁不成钢的问。

    “明明是素颜,但是漂亮的不真实。”李昶京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说话的时候也是在傻笑,“像人偶娃娃一样。”

    这是张荣载第一次来现场看,在staff的带领下,两个人从侧门绕进了后台。cody已经收拾好所有的东西了,金宥玹接过小裙子就去更衣室换装。《在同一个地方》的服装是五个组最简单的,她不止一次听见自家cody姐姐吐槽m发的这件衣服还不如桌布好看,只能在发型和妆容上下功夫了。

    她好久没有穿那么短的小裙子了,虽然是三月中旬,但是穿短裙还是太冷了。金宥玹从更衣室出来时候不停地拽着自己的裙边,把之前穿的长毛衣系在后背上保暖。

    cody把早就准备好的厚衣服递给她,又等她坐好的时候在她膝盖上裹好厚厚的小毯子。看见金宥玹还冷得打哆嗦,指使着张荣载灌了一个小热水袋递给她暖手,“等到了舞台上不知道多冷。”张荣载把金宥玹的猫爪热水袋放到毯子上,也搓了搓手,前几天一直下雨把好不容易升上来的气温一下子降下去,温度变得和冬天一样。

    “一会多贴点暖贴。”cody拿起手里的粉底液,挤出来点到金宥玹的脸上用海绵蛋推开。

    “太白了,换个颜色吧。”张荣载看着被涂得煞白的脸,吓了一跳。

    “舞台妆,不动就不要影响我工作。”对方把凑过来的张荣载挤开,拿着遮瑕刷朝着他挥舞,看见金宥玹睁开眼睛偷笑,“闭眼。”

    为了配合这次girlish的风格,整体妆容都很淡,偏向清纯少女的风格,连最后刷上的口红都是淡淡的樱花粉。

    发型是用白色发带从脖子处绕到头顶,在头顶打个结形成兔耳朵状,最简单的散发编发。cody姐姐后退了几步看效果,又戳了戳快睡着的张荣载,问他怎么样。

    “你折腾了这么半天,还没开始化吗?”这种问题果然不能问一个没有女朋友的直男。

    cody暗自摇摇头,又拿起卷发棒,把金宥玹露出的侧发轻轻卷了一下,增添了俏皮感觉。

    “我上场了。”听见音响里传来staff的声音,她把衣服和毯子抱起来,张荣载手忙脚乱接过来,看见cody又往她身上贴了好多暖贴。

    “多贴点,别冻到孩子。”习惯性的嘱咐得到的是两个人的抱怨。

    大的那个指责他不懂放送出来会很奇怪,小的那个嫌弃他不知道等到跳起来会很热。

    “阿西,真是麻烦。”张荣载揉着头发,看见手里的衣服快掉下去,又怕被cody骂,急忙去捡,像笨拙的狗熊一样。

    金宥玹挽着韩惠利的手,笑着给他们告别,“欧尼,阿加西,一会见了。”

    “别摔倒。”话还没说完就得到了cody的一脚。

    “宥玹,fighting!”

    张荣载抬头看,那个该死的女人笑得一脸灿烂。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