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漂亮

磬九


    “之前一直是我安慰你, 现在倒是反过来了。”周杰琼用手指摁住她的眉心, “呀, 我又没有哭你干嘛皱着眉头。”

    “阿尼。”金宥玹把她的手摁下来, “为什么当初欧尼给别人说想把自己换走。”把她之前记录好的小本本推过去, 翻开当时写的那一页, “如果想要来《在同一个地方》的话,也要给我说一下,最起码我也能。”

    “你能干什么?”周杰琼把本子接过来, 看她当时涂涂改改的东西,“你是队伍的负责人吗,金宥玹xi。”

    “最起码能提供点情报什么的。”小姑娘嘟嘟囔囔的, 嘴里像是含了一快冰。

    “等一下,”周杰琼捏住她的下巴, 无视了对方的白眼,肯定的说,“你又偷吃糖了吧?牙不疼了吗?”

    “阿尼阿尼。”金宥玹捂住她的嘴,给她催眠, “我怎么可能还吃糖。”

    “呀, 你真吃了?”挣脱开对方的怀抱, 周杰琼用手捏着她的脸颊, 看见对方被捏成的鸭子嘴里牙齿紧闭着, 威胁她,“张开。”

    牙齿后面藏着的一块圆圆的糖块,看见被发现了, 金宥玹嘿嘿笑了一下,急忙用后槽牙咬碎,吞到肚子里销毁证据。

    “你这样真会得蛀牙的。”周杰琼把她拎起来去洗手间刷牙,把含氟牙膏挤出好递给她,抱着胳膊在一边看。

    “我牙不疼了,不会长蛀牙的。”金宥玹叼着牙刷,嘴里的小泡泡随着嘴巴一开一闭冒出来,金宥玹强调着自己家没有蛀牙的基因,结果像金鱼一样吐出一个泡泡来。

    “以后要老老实实吃饭,不能再吃糖了。”听说昨天半夜小姑娘捂着脸颊说牙疼,吓得宿舍里的人全起来了,最后在她的枕头下面翻出来吃剩的糖纸,“你怎么这几天吃糖那么厉害了?”

    “不是吃糖,是想人。”金宥玹擦了擦嘴角的泡沫,神秘地回答她。

    两个人的宿舍分开了,明明一个在最东面,一个在最西面,还总是一起约着吃饭训练。

    “现在我们剩下的六个人里,分配担当中缺少副主唱。”姜诗拉把新的歌词页发下去,上面标记好没有变化的成员part,“而且主唱还重复在一起了,冷静的思考了一段时间觉着还是琏静更能符合曲子的音调。”

    “姐姐不是说想做吗?”俞琏静看着标记着主唱的地方是自己的名字。

    “现在重要的不是想不想做,是关系到我们队的存亡。”姜诗拉作为队长,最先考虑的是能不能拿到十五万的票数,“不过说实话我们之前不是练习过几次了吗,而且琏静更有安全感一些。”

    “这样姐姐不就不能做主唱了吗?”

    看见两个人让来让去,金宥玹看见韩惠利一脸郁闷的样子,就拿手指戳她的脸颊。

    “第二副主唱是惠利,惠利有信心做好吧?怎么样?”

    “那姐姐呢?”韩惠利反问道。

    姜诗拉没有在意这句话,继续说下去,“我感觉惠利如果再练习会做的最好。”

    “我感觉姐姐太让步了。”俞琏静看着歌词分配,想让她争取一下。

    “没关系。”姜诗拉握住她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我看后面的部分冲击要强烈,”金愫慧看了看周围人的脸色,小心提着建议,“在那个方面,我感觉更适合诗拉姐姐。”

    韩惠利用胳膊肘撞了撞金宥玹,六个人相互看着眼色,没有一个人出声说话。

    “那我直接做第六副主唱怎么样?”韩惠利把转着的笔停下来,用笔尖画出选定的位置。看见姜诗拉犹豫不决的样子,直接咬定,“我做第六副主唱就好了,然后直接按原来的分配做不行吗?”

    “真的很郁闷,希望现在快点确定下来。”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我做第六副主唱也是可以的。”

    看见又有人反对,韩惠利急忙拿笔写上,“没关系,我写上了,韩惠利。”在第六副主唱上一笔一划写上自己的名字。

    “快点继续吧,”听见姜诗拉还在确认这件事,她看了看四周,“第三副主唱是谁?”

    “我做第六副主唱真的没关系,我努力就行了。”金愫慧突然提出来。

    听见这句话,金宥玹看见韩惠利有点忍不住脾气了,低下头应付的回答,“就这样来,就这样来。”

    金宥玹把歌词页放到地上,“我们现在好像是主次没有搞清楚一样,现在不是想做的问题,是每个人找到自己最适合的部分。”

    “说的直白点,我们现在的目的不是要拿到十五万票吗?感觉自己能做好这个部分,就直接说出来吧,切白,我们这是生存战,不是慈善救济啊。”她对女生之间这种萦萦绕绕感觉很困惑,姜诗拉是一个好姐姐,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队长,太多的优柔寡断没有办法让她引领全局,顾此失彼,甚至忘了什么才是正确的目标。

    “我做第五副主唱就好了,诗拉欧尼第二副主唱可以吗?”金宥玹抬头问她,看见对方点点头就把话语里的主导权交回去,“欧尼,我们center还没有定下来。”这句话说得软软的,好像刚才那个充满气势的人不是她一样。

    “内,那我们现在是有两名center,”姜诗拉停了停继续说,语气硬了一些,“举手表决可以吗?”

    像是找准了主心骨,看见振作起来的队长,大家开始慢慢发表自己的看法。

    投票三对四,中心定作了金度研。

    重新分配好成员part之后,姜诗拉领着大家重新练习。

    “ohgod!”金度研看见镜子里突然出现的身影,惊喜的叫出声来。大家疑惑不解的扭头去看,嘴里还嘟囔着怎么了,在看见郑真英的那一刻,疑问全部化成了尖叫,吓得退后了好多步。金宥玹被韩惠利踩了一脚急忙往后退,被自己的右脚绊倒差点摔倒地上,俞琏静急忙往前扶住她,两个人眼睛里都是惊喜。

    《在同一个地方》的练习生刚刚跟郑真英打过招呼之后,就有别的组的成员听见消息跑过来要签名。

    全昭祢扛着摄像机装作摄影pd一样挤进来,急忙问躲在角落里的金宥玹,“欧尼,有没有纸?”

    “我找找。”小姑娘去翻自己的书包里,从歌词本里小心翼翼撕下一张递给她。

    “来之前不知道谁是我的队员。”小型签名会之后,staff们把无关的练习生带走,房间里只留下了八个人。郑真英盘着腿坐在她们对面,说话的样子很和气。

    “是这样组成的,”姜诗拉简单介绍了一下周围的孩子们,小心翼翼问,“您觉着我们怎么样?”

    郑真英看了一圈,目光最后停在了金宥玹身上,蛮有深意的回答,“有信心了。”可能是被迫给投了很多票的缘故,他对金宥玹这个名字谜之信任起来。

    “我还准备了礼物。”想到这个,郑真英站起来去拿自己带过来的东西,“这是润喉糖浆,在来的路上从药店买的。”

    “保护嗓子和身体真的很重要。”郑真英一个一个把糖浆递给她们,金宥玹看见对方递给自己的时候眨了眨眼睛。

    “不管怎么说是这次为了练习而见面的,”他收起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听一遍你们唱的怎么样?”

    孩子们站成一排,拿着歌词页跟随伴奏的声音打着节拍。第一句是由俞琏静开始的,声音到了金愫慧part的时候一下子小了下来。

    郑真英听过之后,话说得很婉转,“有能很好的消化这首歌的人,也有稍微有些缺陷的人。不过现在是一个团队是吧,所以让能很好地协调分配的人来做比较好,我也得好好想想才行。”

    “那分配担当会有很大的改动吗?”金晓希鼓起勇气去问。

    “说实话还不太确定,”郑真英又坐到地上问她,“怎么了,有担心的人吗?还是先练练吧。”

    “宥玹xi,试一下这段好吗?”突然被点到名字,有点堂皇的金宥玹接过他画出来的那部分,清了清嗓子,试着提一下声音唱起来。

    接着又叫了其他人的名字试音,反复了许多次才定下来。

    “那过几天正式录音的时候再见吧。”郑真英看了看手表,推开练习室的门,“这几天大家要加油啊,fighting!”

    郑真英离开以后,金宥玹一直低着头看手里的糖浆,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呀,你是不是爱上前辈了。”俞琏静开玩笑的撞了撞她肩膀,“怎么一直看起来没完。”

    “没什么。”听见这句话,小姑娘就把糖浆塞到书包里,准备继续练习。

    维尼:今天我们练习的时候。

    维尼:b1a4的真英前辈来了,哥哥应该认识吧!

    她躲在被窝里等回复,伸出头换了好几回气,才看见消息变成“已读”,对方的消息慢悠悠发过来。

    小熊:怎么了?

    小熊:我在打游戏,刚刚被杀了tt

    维尼:.......

    维尼: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维尼:你妹妹被人家看上了你知不知道!!!

    金秦亨本来慢吞吞打着“当然是游戏重要”,看见急忙发过来的这句话,赶紧删掉了重新打字。

    小熊:???

    小熊:哪个兔崽子??

    小熊:你干嘛不说话??

    小熊:金宥玹??

    金宥玹看见像是轰炸一样发过来的消息,得意的笑了笑,慢慢回复。

    维尼:我感觉真英前辈看上我了。

    小熊:???

    维尼:他一直冲我笑,还给我wink,害羞。

    维尼:前辈是不是看了放送之后,特别喜欢我,都记住我名字了。

    小熊:......

    小熊:你想多了,是因为我总是忽悠他投票,才记住你的- -

    小熊:我打游戏去了,你还是赶紧洗洗睡吧。

    哦,祝你被对方撵着跑,再见。

    金宥玹把手机扔到一边,窝在被窝里气鼓鼓的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忍不住吐槽一句:哎呦我这个评论呀,好久没经历个位数了】

    【村长这个人哎,已经进化成了挖掘机,天天挖坑还把挖坑的原因归结到我头上】

    【这是隐身状态,你们都看不见】

    看见有人问什么时候会写战斗民族恋爱计划,突然想把她当作自己的留学日记欸,好想写。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