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在同一个地方

磬九


    为了分配part, 聚在一起的14个人重新又听了一遍《在同一个地方》, 金宥玹坐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 默默听大家商量位置分配的事情。

    队长暂定的是青春音乐的姜诗拉, 她画好歌词之后, 询问大家的意见, “有想过吗?想做中心的人。”

    看见有人举手之后,金晓希犹豫的说,“我也想做, 但是舞蹈跳得太不好了。”听见郑海琳说,这与中心没关系的时候,慢慢说出心中的的想法, “我一次都没有做过中心。”

    “来做一下表情吧。”尹彩京扭过头来问她,大家给她打着拍子唱着副歌部分当作伴奏。又看过了金度研的表演, 姜诗拉托着下巴,“孩子们,我们投票决定吧。”

    看着更多的人把票投给了金度研,姜诗拉拿起笔准备往表上填, “那中心位置就由度研做。”

    “欧尼, center的位置是有两个。”小姑娘看了看颜色, 趴到队长耳朵悄悄说, “所以分开做就好了。”

    “是吗?”姜诗拉翻了翻后面看见了队伍二的表格, 抬起头给大家讲,“那既然是分两队,那两个人都是中心了。”

    看见大家没有异议, 就打开一旁的音响,让大家一起试唱着到时候好分配part。

    “大家都想好怎么分配了吗?”

    听见队长的这句话,一直挽着金宥玹肩膀的朴嘉乙抬起头问其他的人,“认为自己可以担当主唱的人举手。”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俞琏静和姜诗拉两个人身上。“想做而举手的不是坏事,不是吗?”听见这句话好几个人都举起手来,金度研小声鼓励着俞琏静,“琏静做也可以。”

    朴嘉乙有点不耐烦的拍了拍地板,“那就按照琏静的想法吧。”

    “得做了。”这是对方的回答,俞琏静站起来慢慢说,“想做主唱的人太多了。”

    “我个人觉着主唱由姜诗拉姐姐和琏静两个人负责比较好,高音比起我们来说更值得信赖。” 金宥玹第一次对着新团队里的所有成员说话,嗓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得哑哑的有点低沉。

    “先为了团队做做看吧。”朴嘉乙听见妹妹的话,也跟着劝她。

    看见大家都这么说,俞琏静拿着歌词,开始清唱主唱的高音部分,刚刚结束就听见姜诗拉半称赞半抱怨的声音,“琏静啊,不能做了。因为是你,我不能做了。”

    第三个尝试的人是happy face的黄雅莹,比起之前无奈之下选择了rap,连升的高音里充满着自信。

    “那就那这个也投票吧。获得最高票数的两个人做主唱。”姜诗拉对着所有的孩子拍拍手,“选择琏静的举手。”

    投票的多是俞琏静那一边坐着的孩子,金宥玹看见她自己没有举手便和佳乙换了一个座位,顺势把她的手举起来,看见对方不解的眼神,她慢慢说,“既然能做得好,就不要因为流言而退缩啊。”

    “那就是雅莹和琏静。”姜诗拉爽快的拍了拍手,决定了主唱的人选。

    “其实没那么想做主唱,没有想过‘这次也要做主唱’。”俞琏静在采访的时候,说得很认真,“自信感比以前减少了,而且我要虚己,不要大的**。”

    “开始以后一直这么想。”听见作家的问题后继续回答,“无论我以前怎么想,我现在已经当主唱,如果没有自信地唱,会给组员损失对她们不好,所以我会尽己所能。”

    “宥玹跑过来给我说,如果把美妙的嗓音吝啬住,那才是我犯得最大的错误。当时听到这句话,脑子只有无条件要做好的想法,不能辜负了期待。”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每个组都是熬夜练习。金宥玹拿掉自己新配的眼镜,使劲揉了揉泛红的眼睛,“困了吗?”韩惠利把湿纸巾递给她,“不要用手揉眼睛。”

    “阿尼。”回答的声音含糊不清,金宥玹接过来把湿纸巾展开放到脸上,然后一顿猛搓,“清醒了。”

    “那我们今天先到这里吧。”姜诗拉看了看挂钟,招呼着两队的成员,“明天再继续吧。”

    金宥玹听到这句话,慢慢穿好外套,把湿纸巾丢到角落的垃圾桶里,“愫慧啊,不回去吗?”她扭头看见没有收拾东西的舍友。

    “我再练习一会,你先回去睡吧。”金愫慧走过来,递给她忘记拿走的水杯。

    “晚安。”道别之后,她走到韩惠利后面抱住她,两个人像粘在一起一样,慢腾腾往宿舍走。

    “惠利啊,你猜我们像什么?”

    “呀,我是欧尼啊。”

    看见要炸毛的小姐姐,金宥玹伸出一只手摸摸她的头顶,“kiyo,欧尼。”

    “从后面看像乌龟吧,”韩惠利扭头看看两个人的影子,“我背着乌龟壳。”

    “阿尼,欧尼才是龟壳,我是乌龟。”金宥玹把自己身上的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欧尼比较小,龟壳也是。”

    “你还要我背着你吗?”韩惠利感觉自己的腮帮子要气炸了,恶狠狠的问她。

    “撒拉嘿。”

    “一二三,你好,我们是少女on top。”第二天是《在同一个地方》的舞蹈课。

    “一个一个来吧。”朴佳熙和她们打招呼之后,坐在面前的椅子上,准备检查她们的进度,“愫慧?愫慧舞蹈第三名,怎么可能啊,哇,大发。”

    “你真受欢迎啊。”她看了看手中的花名册,继续说,“你这是因为人气,我还不能承认你的实力。但是你的进步非常大,看一下吧。”

    听到伴奏是的声音,金愫慧站起来准备,比起之前的退缩,舞蹈的动作更果敢和利落,表情掌握的也相当不错。

    “比以前更好,不过你现在还是继续努力是吧。”佳熙说的很认真,当作是最后一堂课一样,“但是,在舞台上做得更好,这是你的优点,是非常大的优点。”

    “宥玹啊,展示一下一等的水平吧。”佳熙叫起躲在角落偷偷喝饮料的小姑娘,翻开着名单,“舞蹈一等、舞蹈三等、唱歌二等、唱歌三等,你们组很厉害啊。”

    “内。”金宥玹又灌了一大口可乐,拍了拍做皱的裤子走到教室中间。

    “一口气喝这么多碳酸,小心打嗝。”朴佳熙看了看消失了一半的塑料瓶子,想起之前她不停打嗝的经历。

    “没关系没关系。”

    从一开始的《touchbody》到去年年末的《bad girl good girl》,再到上个舞台拿到舞蹈组一等的《咆哮》,金宥玹的舞蹈中从只有男生的power感,展示出来的风格变得多样,《在同一个地方》里的舞蹈和表情都充满着少女的清爽和果汁感。

    “去年看见宥玹的时候,我当时在想,这个孩子怎么只会跳男团舞蹈,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柔美感,”佳熙想着初次见面的时候,“第二次评价的时候,我和裴老师为了教你怎么展示女孩子的魅力的时候感觉用尽了脑细胞。后来你做的越来越好,真的感觉,”她摸了摸眼角,“长大了,一下子长大了。作为老师真的是充满了满足感,但是想到分开的时候快到了,明明很满足但是还很有遗憾。”

    “老师在分班的时候塞到我口袋里的巧克力,我还保留着呢。”当她走出a班的教室,朴佳熙撞了一下她,偷偷把三个巧克力球塞到她的口袋里。

    在同一个地方的练习生们在当天的日记上都写下了朴佳熙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不管做得多好,真的讨厌不认真,但是不管做得多不好,但是认真的话会非常好看。”

    “所以我们都不要失望吧。”

    虽然每天哼唱着“同一天空,同一时间,在同一个地方”,但是时间却不会因为个人的想法而推迟了脚步。

    第二次排名仪式在3月5日中午结束投票后接近了。

    去排名室集合是在第二天,m的统计很快,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把每个人的票数统计好了。

    练习生们的座次跟上一次是一样的,按照公司分批入场坐好。61把椅子上贴着练习生们的名字与公司,被staff们整整齐齐排成四列,正对着的是排成金字塔状的名次座位,从最上面标志着一等位置的皮沙发,再到最下面一排椅背上用金色贴纸贴着名次的透明塑料椅子,最后能留下来的数字,是35。

    和第一次排名不同,金字塔的两边摆放了四个led大屏幕,下面两个显示着produce 101的三角形标识,悬挂在空中的两个用银色的字体写着第二次排名仪式。第一名的沙发后面还摆放着一个较小的led屏幕,倒三角型的椅子与屏幕上的三角形相交叉着,灯光也是紫色的,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可是,这是真实的生存战,是再朦胧的装饰也掩盖不住的现实。

    “给你的少女投票吧。”张艮硕今天穿得很正式,“大家好,我是担任国民出品人代表的张艮硕。”

    “真的好久不见少女们,已经是第二次排名发表仪式。站在这里心情如何?”

    回应声稀稀疏疏,但只有两个字,紧张。

    “不过今天在国民出品人投票结果,在此练习生们分成生存和淘汰。”

    “从第一名到第三十五名生存。没能进到前三十五名,从第三十六名开始到第六十一名,总共二十六名练习生,将要回到各自的公司。更进一步地确认最终出道的十一名练习生的名单,以及国民出品人亲自选拔的第一名主人公。”

    更进一步地确认最终出道的十一名练习生的名单,以及国民出品人亲自选拔的第一名主人公。

    离开这里,剩下的身份可能只有一个国民出品人。回归正常的生活,每天像千千万万的人一样挤公交车、去上学、和亲故偷偷议论喜欢的男生、放学后约好去明洞购物,路过的咖啡厅是播放着自己曾经参加过的舞台。

    正在挖着柠檬优格冰沙的亲故拿起勺子,指着电视屏幕,“啊,那不是你吗?”

    回答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心情,第一次感觉舞台与台下的距离那么遥远,像是隔着银河的牛郎和织女,但是他们却是有可以相遇的鹊桥,我还有什么。

    “嗯,舞台上的那几个女生跟我曾经是一起练习过的亲故,大概是亲故吧。”

    作者有话要说:  啊,第十四章的番外换成原创的了,之前联文的番外在评论里。

    ——

    捉虫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