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送走你

磬九


    等了半天,消息还没有变成已读字样,金秦亨便决定去骚扰别人。

    [95打榜投票群]

    大邱第一帅:诸位,今天是否投票了?

    call六德:can u speak english?

    大邱第一帅:everybody!do u vote today?

    call六德:of  sister=my sistar.

    弗雷德·韦斯莱:sistar?

    乔治·韦斯莱:陆星才,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罗恩·韦斯莱:当着我们的面说,太过分了!

    call六德:sister...

    大邱第一帅:ok.you arehandsome.

    釜山正宗糯米团:你们两个稍微收敛一点吧。

    大邱第一帅:……

    call六德:……

    弗雷德·韦斯莱:所以说…

    乔治·韦斯莱:我们为什么要答应每天投票- -

    大邱第一帅:放心,我每天也给星船的孩子们投票,么么哒!

    罗恩·韦斯莱:总觉着哪里不靠谱。

    罗恩·韦斯莱:谁给我改名字了,叫哈利波特不行吗!

    call六德:很贴切,没毛病,符合你们组合现状以及未来发展趋势。

    call六德: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此群汉拿峰:你们猜一猜,cube+starship+jellyfish+pledis,再加上big hit,一共有多少孩子参加生存赛?

    此群汉拿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大邱第一帅:……

    大邱第一帅:我先去练习了,白白。

    釜山特产糯米团:说什么瞎话,你不是在外面吃饭吗- -

    call六德:一顿五花肉。

    弗雷德·韦斯莱:两顿。

    乔治·韦斯莱:要吃牛肉!!

    别害怕我很温柔的:韩牛吧:)毕竟我们一天要投13票呢,泰亨前辈。

    大邱第一帅:……永别吧。

    数数手指算算,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些人数早就超过了11名。单单p社就有7个孩子,自己投票的时候只是偶尔投几个人截个图发过去糊弄pledis的朋友们,抓紧时间忽悠别人投自己家的票才是重中之重。

    更何况还去忽悠别的公司的哥哥弟弟们,双方截图一交换,看见投自家票的人数只增不减。倘若是有的公司有参加生存战的孩子,他就投一次票的时候多截几张图,三五天换换时间发过去,一张图到处用。若是没有就更好办了,天天看见kakao上朋友们发过来的截图,心里偷偷乐开花,数着手指脚趾等下次节目生放送。

    节目结束后排名放出来的时候,虽然不显示总票数,但是总觉着少投了一票就会下降排名,火急火燎往各种亲故那里催着投票,五花肉和韩牛欠了不止一两顿,估计节目结束之后他怕是要把去年的收入都要搭进去。但是想到妹妹能够开开心心,金秦亨总是露出一脸傻瓜哥哥的笑容,转头又去鼓动别人抓紧投票。

    “growl组stand by,”现场staff的声音从房间的话筒里传来,“下一组满月准备,抓紧时间。”

    “欧尼,我先去彩排了。”金宥t拿起放在腿上的毯子,看见站在门口等着成员的朴素妍,抓紧跑过去。

    “加油。”cody姐姐帮她捋了捋头发和领带,接过毯子。

    歌曲是前几天去录音室录的,选曲了growl的前半截,正好把后半部分的rap部分掐掉。金宥t试了一圈,被定下了开始的部分。

    因为是彩排,成员们没有用尽全力去表演,只是根据现场staff的指示,走了走过场踩踩点。等到所有的彩排结束,金宥t裹上厚外衣去找朋友们吃午饭。

    “大发。”全恩彬看着她的便当盒子,“欧尼吃得下吗?”

    饭菜是单独准备的,方时e怕饿到孩子,cody临走时被塞了一手的世宗大王。

    最底下是炸得金黄的猪排饭,中间一层有煎的嫩嫩的鸡蛋卷、切成小章鱼样子的香肠、红彤彤的辣炒章鱼、甚至还有解腻的腌萝卜和小番茄,最上层摆的满满的紫菜包饭。当作饭后甜点的羊羹和铜锣烧,口渴时插着吸管喝掉的草莓牛奶。

    “好羡慕啊。”周杰琼啃了一口手里的汉堡,拿起叉子去吃香肠。

    “一会跳舞的时候,肚子千万不能鼓起来。”金青夏放下自己的面包,去吃紫菜包饭,“还穿了一个露脐装,真是的。”

    听见这句话,全昭祢和全恩彬两个人打量着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短的t恤,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猪排。周杰琼拉过同公司的朋友,把紫菜包饭塞到郑恩宇嘴里。

    “我也是露着小肚子的。”郑恩宇左手拿着鸡蛋卷,右手举着切好的猪排,嘴巴塞得满满,说话变得含糊不清。

    “你还有一层纱挡着。”金宥t又往她嘴里塞了一勺子炒章鱼,想起来她是vocal组的,又急刹车把勺子撤回来自己吃。

    “呀。”郑恩宇长着嘴等着,发现对方自己吃下,“我的辣炒章鱼。”

    “现在吃辣,嗓子会痛的。”林娜嵘把辣炒章鱼往朴诗妍那里推了推,“诗妍吃吧。”

    p社小公主看见推过来的辣炒章鱼,咽了一口口水,“欧尼,我是vocal组的啊。”

    最后没有吃掉的只有章鱼先生,大家围着便当盒里剩下的辣炒章鱼坐好,深深鞠了一躬来表达没能吃下它的歉意。

    第二遍舞台是录制直拍用的,全昭祢特意找了cody姐姐,帮忙在肚子上画出深深的阴影和马甲线。

    “诈骗犯啊,全昭祢亲故。”金宥t看见她临上舞台从自己身边经过,伸出手装作要拍她肚子的样子。

    “欧尼别拍,会掉色。”她急忙躲开到danee后面,护住自己最后的尊严。

    “yosexy.”

    金宥t盯着拍自己的摄像头,昂着脑袋,轻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唇色由浅粉色慢慢加深成正红色。舞台下居然传来了爱丽们的应援声,感觉很奇妙。

    伴随着伴奏的声音,她拽了一下领带,歪了脖子冲着舞台下正对着自己的小姑娘笑起来。

    台下举着别人应援手幅的小姑娘,看见growl组的center一个劲冲着她撩,举起手幅捂住红彤彤的脸,旁边的朋友戳了戳她的胳膊,嫉妒的说,“呀,李子贤,欧尼是一直盯着你看吧。”

    李子贤被盯得只看金宥t一个人,听不见好朋友的话,只是拼命用手拍着她的胳膊,“哦都卡机,我好像爱上她了。”

    看见被自己盯的小姑娘拼命拍打旁边的朋友,金宥t捋了捋有点乱的头发,抱歉地冲着那里笑了笑。

    “金宥t,撒拉嘿!”李子贤的朋友大声朝着舞台喊着。本身就是她的饭,看见自己支持的人冲着自己宠溺的笑,感觉从济州岛赶过来的劳累也消失了,脑袋晕乎乎的。

    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后,staff给每个组的队长说好了上场的顺序,growl被排到了最后。看见朴素妍皱着眉头的样子,金宥t接过cody姐姐递来到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安慰着她,“我们还能休息一会,顺便吃个晚饭补充体力。”

    又转头对cody姐姐说,“欧尼,有没有牙刷?”

    cody翻了翻自己的包,递给她一瓶漱口水,“用这个吧,怎么了?”

    金宥t捏着鼻子灌了一口,用舌头蹭了蹭上牙床,然后找到一个垃圾箱,用纸巾接着吐出来。“刚刚咬嘴巴的时候,吃到一牙齿的口红。”然后撅起嘴巴给cody姐姐看,“口红花了。”

    “吃完晚饭再补吧,你们上场要等好久。”cody姐姐看了看手机锁屏上的时间,“现在补了也能蹭掉,吃饭吗?”

    “欧尼我不饿。”她摸了摸刚刚消下去的小肚子,摆着手拒绝。

    “现在吃吧。”金宥t闭着嘴巴看见变出来的便当盒,cody拆开包装,递给她,“现在吃了消化消化,一会上去不会很饿,晚点吃上镜也不好看。”

    “...那刚刚询问我的意见有用吗?”她任命拿起筷子去捡出里面的豌豆,全部吃下的话,肚子里不仅有饭,还会有ddong吧。

    “阿尼,我只是通知你一下。”递过来的香蕉牛奶上也贴心插上了吸管。

    老人言还是要听的。

    坐到后台待机室的时候,全恩彬捂着肚子说饿。看见对方焉了变成脱水苹果之后,金宥t从口袋里掏出糖块喂给她吃,“为什么不吃饭?”

    “怕上镜不好看。”全恩彬捡着柠檬糖吃,金宥t拍掉她的手,把里面的薄荷糖丢到她嘴里。

    “活该,罚你只吃薄荷糖。”

    对方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我又不讨厌薄荷糖。”

    独眼龙苹果顶着眼罩的样子就活脱脱的像打劫渔民的海盗一样,“过分。”金宥t转过身子把剩下的糖块都倒进嘴巴里,你怎么能不讨厌薄荷糖。

    “bang bang组上场了。”位置排到了sayname之后,接下来是满月,再到growl。速度很快,但是又很漫长。

    “frighting!”她冲着上场的伙伴们挥了挥小拳头。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