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你好,美女!

磬九


    “pink pink pinkup!”

    金宥t从宿舍的衣橱里拿出来粉色的训练服,哼着被改的面目全非的《pick me》。

    自从她听了这首又难听又洗脑的歌以后,满脑子都是这个节奏。

    “会不会显得我特别黑,欧尼。”她回头缠着刚换好衣服的周杰琼。

    “很漂亮的。”同寝的周杰琼看着拿着衣服比划的金宥t,认真的建议,“而且你也不黑啊。”

    “欧尼也很漂亮。”作为半只颜狗,金宥t觉着自己1/3人生的运气都用在勾搭漂亮的小姐姐身上。

    她凑到周杰琼旁边,厚脸皮和人家套近乎,“欧尼是哪里人?我是大邱来的。”

    “我是中国浙江人。”周杰琼笑着和她说。

    “啊,中国,我欧巴去过。”金宥t脑子疯狂转动,想着自己之前睡觉的地理课听到的内容,结果只有两个结论,“很大很漂亮!”

    为了展示自己真的知道很多东西,她想起之前自己听过别人说的一句中文,信心满满地对周杰琼说,“欧尼,我中文很棒的!”

    气沉丹田。

    “你好,美女!”

    作为种花少女,周杰琼想起了某个以表情包占领微博和b站的前辈组合。

    “或许,你是got7前辈的饭吗?”

    “阿尼,”宥t回答得很干脆,“我是big bottle的饭!”

    刚刚进到宿舍的somi听见有人讨论自家公司的师兄团,好奇地抬头看过去。

    被混血小美女盯着看,害羞。

    金宥t和全昭祢眼对眼看着,两个人都等待着对方说话。

    虽然后期效果加上了粉红的小泡泡,但是当时是有点尴尬,周杰琼看了看不说话的两个人,绞尽脑汁想着活跃气氛的点子。

    “眼色game!”她从床上站起来,“一!”

    希望游戏能打破僵局。

    “二!”somi反应很快,立刻回答到。

    金宥t慢了一步,用着你们城里人真会玩的眼神幽怨地盯着周杰琼,“欧尼!”

    宥t输了,”周杰琼很开心能打破僵局,拿亲近的妹妹开刀,“惩罚吧!somi xi觉着什么好?”

    被点到的全昭祢一愣,看着金宥t可怜巴巴的小狗样子,犹豫地说了一句,“我刚进来的时候,欧尼不是在模仿jackson欧巴吗,again?”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疼前辈了。周杰琼和全昭祢默默想着。

    是时候考验演技了,金宥t一撩头发,转身走了两步,回头wink,“你好,美女!”

    这是录制的第一天,在录制结束后大家都去了宿舍。

    《produce101练习生守则》贴在门口正中央。

    已经熟悉了的金宥t和全昭祢凑在一起念起来,“练习生违反规则时练习终止!”

    “一,遵守课程时间表!”全昭祢大声念出来。

    “somi啊,你赖床吗?”金宥t查看着课程时间表,预感赖床的自己可能会迟到。

    “阿尼,欧尼呢?”

    “我…”无话可说。不仅赖床,还有家族性遗传起床气。

    “二,保持宿舍和练习室的清洁。”宥t念完回头看了看在收拾东西的种花小姐姐,真是勤劳啊!

    “三,就寝时禁止喧哗!”

    “四,写练习生日记!”

    全昭祢翻了翻行李箱,“欧尼,要写日记吗?”她默默从包里掏出来练习本。

    “应该是影像日记吧!”周杰琼收拾好东西,也跑到跟前一起看守则。

    logo?”金宥t想起大黑祖传的影像log来。

    “五,禁止使用手机!六,禁止外部食物入内!”周杰琼读的很流利,满足地回头看时,发现两个妹妹瘫在床上。

    “手机啊,我的命!”

    “炸鸡啊,我们有缘无份啊!”

    “可乐啊,是我不好抛弃了你!”

    “我的精神营养啊,米亚内!”

    “最后一条,训练中心设备管理。国民出品人代表。”周杰琼无奈地看着两个戏精躺在床上葛优瘫。

    “啊,想起来了。”金宥t躺在床上,感觉口袋里有东西,想起离开公司时,全正国塞给她的漏网之鱼。

    一小罐之前被她嫌弃了好久的巧克力。

    早上她在公司跟大家道别后,乖乖坐到副驾驶温习歌词。

    被黑色覆盖的车窗传来急促的敲打声,金宥t打开车窗看着对面的少年。

    “出来。”全正国看了看经纪人哥还没有从公司出来,赶紧让金宥t从保姆车里出来。

    金宥t怀疑地看着他,慢腾腾从车里出来,被他拽到车后面。

    “moya,你就不能直接发kakao吗?”

    “拿着。”全正国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罐巧克力塞到她手里,“饿得受不了的时候吃一颗。”

    看见她塞到口袋里,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别嘴馋把你的救命粮都吃没了。”

    “呀,你把我当什么!”本来两个人之前是一般高的,现在宥t却要抬着头看他。

    “猪。”全正国看着自己的小青梅,嘴贱回答。

    “金宥t你这条胖头鱼,赶紧出来,我们要出发了。”作为大黑里毒舌嘴炮一等的经纪人,张荣载回到车里的时候,发现死丫头不在车里呆着,就朝外面吼了一句,听见对方中气十足地回礼一句“知道了”,慢悠悠打开车载音响,播放着白智英的《我耳边的candy》,又瞅着后视镜里车外那两个凑在的小崽子,轻轻笑笑,脑袋一摇一晃也不说什么。

    虽然金宥t当时不信他,但是还是把巧克力放到口袋里,又因为分班表演和整理宿舍忘了这回事。辛苦了一天但是面前的营养餐只有一点,全是菜叶子。

    金宥t胡乱塞了几口吃下去,交了餐盘,跑到洗手间,确认周围没有摄像头。从口袋里摸出巧克力罐子,估量着里面的量,倒出一粒快速嚼起来。

    “唉。”甜蜜总是短暂的,要不然再来一颗?

    小姑娘想着,又把手偷偷放进口袋里,听见巧克力罐子“叭”的一声被打开,金宥t露出灿烂的笑容,正准备把拿出来的巧克力塞到嘴巴里,温柔的声音传来。

    “省着点吃吧,之后的训练更累。”金青夏看见同寝室偷偷吃东西的小姑娘又准备“犯罪”,忍不住去提醒。

    金宥t一抖肩膀,转过头看比自己高出不了多少的姐姐笑着看着自己,立刻把巧克力豆塞到她的嘴里,然后努力眨着自己单眼皮的大眼睛。

    青夏吃下巧克力,揉了揉她的头顶,“什么也没看见哟,我的小共犯。”

    金宥t得了巧卖乖,一直缠着她一起回到宿舍。

    宿舍是五人间的,按年龄排是许璨美、金青夏、周杰琼、金宥t和忙内全昭祢

    92年的许璨美不仅是整个节目里练习时间最久的练习生,更是出道过的前辈。当她到宿舍后,打打闹闹的几个人自动停下手中的动作,几个小的孩子更是大气都不敢喘,最安分的当属是金宥t,整个宿舍里当属两个人关系最僵硬,一句话也没有交流过。

    许璨美不是没有想和她说话过,只是每次目光转向她的时候,金宥t总是躲闪着,如果是准备和她说话,金宥t会急忙跑开。

    这一点,金青夏给她说过很多次,金宥t总是揪着周杰琼刚刚给她编好的小辫子,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

    正如老师说的,三天后会重新分班,每个人都练习的十分认真。

    首先进行的是声乐课,大家连续上不去的高音,让老师的面色有些不好,宥t看着歌词跟着琴声唱出来。虽然她是说惯rap的,但是之前刚进公司的定位是vocal,跟着哥哥上了很久的声乐课,加上自身的音域很广,高音轻轻松松上去了。

    之后的舞蹈课中,她虽然能记住所有的舞步,但是比起其他人,总是少了一点柔美和少女感。

    总之,所有人都对她抱有着期待,包括她自己。

    可是那天清晨到来的时候,她疼得起不了床,窝在被窝里像一条小虾米。训练基地的食物都是按点供给的,像红糖这种东西更是没有。

    在舍友担忧的目光下,她慢慢起来换好衣服,简单洗漱也没有化妆,跟大家一起去评定等级。许璨美偷偷塞给她一个暖宝宝摸了摸她的头然后离开了,金宥t小声说了一句“谢谢”,感觉自己的腹部没有那么痛了。

    “金宥t。”

    周杰琼握了握她冰冷的手,担忧看着她没有血色的脸,小声问,“没关系吗?”

    宥t默默摇了摇头,挣扎站起来,走到摄像机旁边。

    一首歌从最初就被她唱的有气无力,副歌以及高音部分甚至连嘴巴都没有张开,舞蹈也是软绵绵的。

    结束时她坐到周杰琼旁边,看着大家表现都那么好,眼角耷拉下来,泪在眼眶打转,嘴巴紧抿着不说一句话。

    直到评判结束后,最后一个默默离开教室。

    金宥t练习生,最终评判等级,c class。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