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少年,少女

磬九


    卡德龙说过,语言是最危险的武器:刀剑刺的伤口要比语言刺的伤口容易治愈。

    “没关系的,中国也有很多粉丝支持你的。”吴思嘉安慰着她。

    金宥t抿了抿嘴巴,只是低头道谢,声音小小的。吴思嘉有点不知所措,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周杰琼。

    “宥t啊,恶评是代表着大家开始认识你了,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孩子。”周杰琼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这样安慰她。

    “那是因为欧尼没有经历过,当然会这样想了。”像是触发了她的某条神经,金宥t突然发怒了。

    这句话像针一样扎,让俩个人之间的氛围变得很敏感。

    “恶评?当我的资料公开之后就一直有,就是因为我不是韩国人。”听见这句话,吴思嘉拉了拉她的衣服,周杰琼没有理会继续说,“你知道评论有多难听吗,叫我掌柜,叫我滚出韩国,因为我是...”

    “杰琼。”吴思嘉出声压住她的声音,抱歉地给金宥t说,“宥txi,米亚内,她只是太激动了。”

    金宥t听见突然冒出的敬语,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又因为自己之前说错话,不敢再继续说什么。

    吴思嘉带着周杰琼离开了。最后那句“米亚内”让她感觉两个人之间被上帝劈开了一道无法触及的鸿沟。

    第一次排名之后被淘汰的练习生已经陆续搬走了,金宥t第一次觉着原本小小的宿舍变得这么空旷。

    那天晚上她一直偷偷躲在洗手间里给周杰琼打电话,听见手机里传来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小姑娘只是不停地说“欧尼,米亚内。”等到手机没有电量自动关机之后,金宥t擦干了眼泪装作一切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周杰琼一直盯着不停在震动的手机,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没有电话拨过来。手机里的手机来电全是金宥t的,她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一直放空,连室友叫她都没有听见。

    和好吧。这是那天晚上发出的最后一条sms。发送方不敢看,收取方没有读。

    金宥t像平常一样练习,大家都觉着她不像是被恶评击倒的样子。只有她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第一次发现这种情况是在吃饭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没有力气夹好一块煮好的花椰菜,餐桌下面的手不住颤抖,小姑娘装作挑食的样子把菜推到金青夏面前,用勺子扒拉米饭吃。

    她感觉自己非常焦虑,像是有人一直在威迫她一样,就算是在看平常最喜欢的漫画的时候,金宥t摸着自己平稳跳动的心脏,但却一直觉着心脏像是有人上了发条一样,疯狂抽动。

    之后是莫名其妙的哭泣,明明是一首欢快的歌,总是戳到泪点。后来甚至到了只要脑袋一放空就会流泪的程度,去练习室的路上,学习舞蹈的课上,自己独自练习的时候。金宥t害怕别人知道,每当快要流泪的时候,总是用头发挡住脸颊,或者装作揉眼睛打哈欠的样子,偷偷抹掉稍稍冒出头的泪水。

    老师们说,过几天就会进行位置评价,vocal、rap、dance分开评定。比起这次评定,金宥t感觉到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吃力,日常训练很难维持下去。比起舞蹈课忘记动作,rap课错过节拍,声乐课突然失声是最可怕的,她努力想发出声音,但是发现只是一些咕噜咕噜奇怪的声音。

    恶性循环,日复一日。

    “宥t啊,为什么会这样?”

    听见老师的声音,她低着头不说话,被绑住的马尾随着低下头的动作遮住了脸颊。

    “因为恶评?”

    金宥t用手捂住脸,嘴唇颤抖着,半天没有闷出一句话,只是点点脑袋。

    很久的沉默之后,她听见轻轻抱着她的老师说的一句话,“宥t啊,我的建议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继续了,老师给社长打电话,玩两天再回来好吗?”

    当时公司正在举行例会,方时赫接过电话听见老师简短的介绍,沉默了一会,“你是怎么想的?”

    “代表nim,我想回家。”她打电话的声音是哽咽的,听见对方的声音,忍住好久的眼泪一下子掉落下来。

    “好,我们回家。”方时e第一次听见小姑娘哭得那么凶,声音放缓尽量去安慰她,“宥t呐,先收拾好东西,一会就去接你好吗?”

    在m恶魔剪辑之后,不停有人在社交软件和sns上散步恶意评论,甚至在ilbe里关于她的恶意p图和人身攻击越来越多,女嫌者们频繁聊下流的话题。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日常训练的画面被剪辑成充满野心的模样,单独采访里的话语被颠倒了顺序,甚至很久之前的采访被剪到一起。如果不是自己经历了一切,金宥t感觉放送播出了这些就是她真实所说所为。

    “为什么成绩不好,是因为实力不够啊,外貌也是不足的。”屏幕里的她说,“center的定位就跟表演有很大的联系。center不合适会影响整体,说实话,队长应该负很大的责任吧,抛弃了更适合的对象,结果输掉理所应当了。”

    之后播放的是之前训练中,c位金型恩因生病暂缺,老师让她暂时站在c位表演的画面。

    裴允静的脸色有点不好,“孩子们,你们为什么没有做好?一二stop,慢一点!贞敏为什么要动脖子?”之后皱着眉头看完missa一组的表现,说了句,“宥t做的很好啊,为什么不是center。”

    镜头切换到比赛后的采访,她在屏幕里笑得灿烂。

    金宥t摁掉电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张荣载见她自从回来一点东西没有吃,笨手笨脚去煮了一锅拉面,加上她最喜欢的可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欧巴,为什么会这样呢?”

    “吃点东西吧。”张荣载想转移话题,“你这才知道我是欧巴不是阿加西。”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固执地再问。

    拉面冒出白色的热气,听见金宥t的肚子突然叫起来,张荣载如释重负似的回答,“赶紧吃,吃完了带你出去玩。”

    看见拿着筷子还不准备动的小姑娘,无奈地说,“算我求你的,小祖宗。”

    下一秒,慢慢啃火腿的小姑娘抬起头别扭地说,“不是我想吃的。”

    情绪爆发之后会进入一段稳定期。金宥t不知道心理学上有没有这种称呼,但是她感觉在大哭一场之后心里那种焦虑和压抑稳定下来了,也可能是自己无念无想坐在电玩城的椅子上啃草莓雪糕的原因。

    “呀,你不怕肚子疼吗?”全正国兑换好游戏币之后,看见带着卫衣兜帽乖乖啃雪糕的小姑娘,为了吃东西被拉到下巴上的黑色口罩蹭到了融化的雪糕变得花了。他把手里乘着游戏币的塑料盒递给宥t,伸手抹掉她脸上沾上的雪糕,嫌弃地说,“你是猪吗?”

    金宥t生气地抱着盒子站起来,故意撞他往垃圾桶走去,“不吃了不吃了。”伸手准备要去把啃了一半的雪糕丢掉,全正国拿掉她手里的雪糕塞到自己嘴里,“浪费。”

    “噫。”金宥t看着面前这个厚脸皮的人,抱住盒子径直走到最近的跳舞机,“你到底玩不玩。”

    “想玩这个?”全正国叼着雪糕走过来,“你那小短腿能够到吗?”

    金宥t转过身子看他,“我,还会长个子的,拜托你到180再说话,男生身高不到180差不多就是残疾好吗?”

    “你哥也没到。”全正国把雪糕棒丢到垃圾桶里,用胳膊压着她的肩膀拿走两个游戏币投到机器里,“我也是会长个子的。”

    小姑娘掏出两个游戏币塞到旁边的跳舞机,挑衅地看着对方。从路人看来,一大一小两个戴帽子的人拼命怼着跳舞机,比起右边高个子穿黑衣服男生的游刃有余,左边个子矮矮的女生一边跳一边锤着腰,显得可怜巴巴。

    金宥t看着自己的f又看了看对方的成绩,为自己感到不值。全正国扶了扶脑袋上的黑棒球帽,拽着她走到赛车机旁边,“玩这个吧?”

    “我不会啊。”金宥t看着他选好双人模式,拽了拽他的外套,“我还没到考驾照的年龄。”

    “这个和驾照又没有关系。”全正国盯着屏幕,单手扶着方向盘。

    当切换到自己的时候,金宥t拼命地晃着自己的方向盘,“xilou,为什么又撞上了,哦都卡机。”

    全正国伸过手帮她稳住方向盘,“要这样啊,帕布。”

    面对篮球机,宥t感觉全正国故意挑她不会的,对方的反驳是她没有一个会的。全正国把口罩往下拉了拉,又把眼镜塞到口袋里,拿起篮球投球。

    黄金忙内也有失手的时候,金宥t拿着他的外套一脸幸灾乐祸,全正国用手扶了扶脖子,晃晃脑袋,嘟囔着,“为啥进不去呢?”

    小姑娘把外套塞给他,自己抱起篮球跃跃欲试。

    三分,二分,三分,她的投中率很高了。

    “呀,咦,这可能就是人品吧。”金宥t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来一个装逼的身影。全正国把最后一个篮球扔进去,走快两步去找她。

    “我想要那个鲨鱼。”

    “呀,你是帕布吗?”

    “阿尼,这个好丑,要旁边的那个。”

    金宥t站在正在专心抓娃娃的全正国旁边,叽叽喳喳地指挥他,虽然她的手里已经抱着三四个不同的娃娃了。

    “你要不要试试?”全正国塞进去三个游戏币,又接过她怀里的娃娃,金宥t抓住小把手轻轻摇。

    “啊,不行。”连续三四次尝试,娃娃总是在最后一刻掉到出口旁边,金宥t撅着嘴巴感觉抓娃娃机性别歧视。

    全正国从后面环住,握住她的手,“要这样啊。”

    抓住的娃娃,是一个抱住胡萝卜的兔子。 笔趣阁:www.xbiqugetw.com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