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南国奸细

春芝

    寄清漪正愣神儿的时候,那个县太爷突然一个惊堂木拍了下来,寄清漪被吓了一跳,抬眼看向县太爷的时候,就见那个县太爷将令牌直接扔向了那个二愣子,然后冲着二愣子说道:“此人杀人动机成立,就此关进大牢,择日处置。”

    寄清漪挑了挑眉,然后又听见那个县太爷道:“钦差大人,这件事委屈您了,您稍后回去休息吧。”

    说着就让捕快们拉着他的胳膊,就这么走掉了,寄清漪站在公堂之上有点儿迷,心想这件事儿就这么让解决了,寄清漪其实还想好好问问这个县太爷的事情,这个时候寄清漪回头瞧见萧允言朝着寄清漪走了过来,扯了扯寄清漪的衣袖道“怎么了?你发什么呆呢?”

    寄清漪想了一会儿道:“没什么。”

    萧灵站在寄清漪旁边,半晌道:“我们不入直接赶路吧?这会儿一不能再住进那个客栈,而且这个衙门也不好再住着。”

    萧灵说完,寄清漪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然后忙转身朝着厢房那边走了过去,寄清漪跑的挺快的,然后走到厢房的时候,突然看到千飞正好把门给打开。寄清漪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唇道:“你,你怎噩梦

    千飞笑了笑,看着寄清漪淡淡道:“我看到你了。”

    寄清漪愣了一下,然后对着千飞道“我们可以接着赶路了。”

    寄清漪说完之后,便转身扯着千飞的胳膊走了出去,刚一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祁凌云看到千飞便神色一愣,寄清漪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那个愣神的表情,就是给人感觉有点儿奇怪,寄清漪也说不上哪里奇怪。

    这样想着,寄清漪又看到祁凌云对着千飞俯了俯身道:“祁凌云参见王子殿下。”

    寄清漪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萧灵则是凑过来看着千飞道:“你,你……”

    萧灵你你你了半晌也没说出来什么话,祁凌云之后就站在一旁,低着头也不说话,寄清漪抬眼看向千飞的时候,发现千飞一直在盯着祁凌云看,寄清漪挑了挑眉心想这是干嘛呢?这是不认得自己的人了?不过寄清漪还没怎么想呢,就看到楚逍遥带着温倩苏走了过来,寄清漪让楚逍遥去找温倩苏的时候,这人还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但是寄清漪本来的÷意是带着温倩苏去找县太爷,他们两个走过来的时候,寄清漪刚想说话,便听到千飞突然薄唇轻启,淡淡的看着祁凌云说道:“你是谁?”

    寄清漪因为这句话给愣住了,回头有点儿吃惊的看着千飞道:“这不是你派来的……”

    千飞盯着祁凌云,轻轻将衣袖中的长剑给划了出来,冷着眸子说道:“祁凌云我认得,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刚落,“祁凌云”便伸出手也不知道将自己手中的什么给放了出来,千飞微微侧身躲了过去,正巧走到千飞旁边的温倩苏一下子给撞上了,寄清漪愣了一下,千飞便足捡轻点去追祁凌云了,这一系列整得不仅仅是寄清漪,就连楚逍遥都有点儿懵逼,一转身的时候,身边的温倩苏突然七窍流血了。

    寄清漪吓了一跳,温倩苏还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但是鼻子里眼睛里嘴巴里耳朵里都流出来了血,

    寄清漪刚想过去扶住温倩苏的时候,楚逍遥突然一把将寄清漪给推开:“你别过来!”

    寄清漪整个人呆楞了,萧灵将寄清漪和萧允言给扯到了一边儿,就看到萧允言对着寄清漪说道:“有东西从她身体里出来了。”

    寄清漪闻言忙转头看向温倩苏这个时候寄清漪看到楚逍遥从怀里掏出剑,朝着温倩苏的身体上用力一刺,寄清漪张了张嘴,愣是把那句质问给咽下去了。

    楚逍遥一连刺了三剑,寄清漪往前走了一步,却被萧允言给扯住了,楚逍遥弯腰然后再次站起身时候,手上竟然捏了一个虫子,那个虫子同体是肉色的,想一个小小的肉球寄清漪只能看到它的牙齿在一张一合,连眼睛都没有看到,但是寄清漪知道这个虫子很危险,她抿了抿唇,1还是硬着头皮朝着楚逍遥凑了过去,对着楚逍遥说到:“这是怎么回事儿?”

    楚逍遥摇了摇头,然后一皱眉,手上一用力,便将那个虫子给捏死了。捏死之后楚逍遥便扔在地上了。寄清漪看着那个一小团的肉,半晌道:“我想知道,这个肉团是刚才那个祁凌云给弄得吗?”

    寄清漪说完之后,楚逍遥点了点点头,半晌道:“应该是的。”

    寄清漪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然后走到温倩苏的尸体身边,将她的尸体反转过来,然后用手摁了摁她的背部,萧灵走过去问道:“你做什么呢?”

    寄清漪摇了摇头,半晌道:“我只是想看看被祁凌云袭击之后的温倩苏有没有腰骨头。”

    萧灵愣了一下,然后也蹲下去道:“那,有没有?”

    寄清漪点了点头:“有。”

    萧允言抿了抿唇,在一旁道:“那这个案子可能就不是祁凌云所为吧。”

    寄清漪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正在这个时候,便瞧见千飞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寄清漪站起身对着千飞说道:“怎么回事儿?”

    千飞沉了眸子,然后抬了抬眼皮看着寄清漪道:“那是南国的人。”

    寄清漪愣了一下,抿了抿唇道:“南国人?”

    千飞点了点头,然后垂眼看了地下温倩苏的尸体一眼道:“怎么回事儿?”

    寄清漪指了指一旁的小肉虫道:“从她身体里钻出来了这个。”

    千飞瞥了一眼那个地上的虫子,然后对着寄清漪说道:“这是南国特有的蛊虫,叫做肉骨虫。”

    千飞说到这儿顿了顿道:“按说这种虫子,已经消失很久了。”

    “肉骨虫?”寄清漪疑问出声,然后又低头看了看那个虫子道:“那这个虫子,有什么厉害的?”

    千飞笑了笑,然后对着寄清漪指了指道:“会吃人骨,整个人那里的骨头好吃,它吃哪个地方。”

    寄清漪听闻便又一次猛的看向这个虫子,半晌对着千飞道:“那,那这次的案子凶手,是那个南国的奸细?”

    寄清漪说完之后,千飞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寄清漪眉头皱了起来,然后对着千飞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嘛,他应该是想阻止我们和你汇合的,但是为什么不直接从我们身上下手?而是从中挑拨。”

    千飞扯了扯嘴角,看向寄清漪的目光带着柔软:“自然是怕两国生疑。”

    千飞说到这儿顿了顿,接着又说道:“上次的时候,他们在半路上将魏国的谋士给杀了,若是这次再把你们给杀了,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会牵扯到别国的挑拨离间里面。”

    寄清漪被千飞这么一说,突然就明白了,然后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然后对着千飞:“那原来的祁凌云,是不是遇难了?”

    千飞沉了眸子,过了一会儿看着寄清漪道:“派祁凌云来做使臣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而且都是重要人士。”

    寄清漪听到这段话愣了一下,然后一旁的萧灵突然道:“那也就是说,你们国家出反贼奸臣了?”

    千飞没有说话,也没有搭理萧灵,寄清漪抿了抿唇道:“那我们现在赶紧赶路吧,争取早一点儿到西域。”

    寄清漪说完就准备上马车,萧灵却是站在了原地,寄清漪回头看向萧灵道:“你怎么了?”

    萧灵摇了摇头,然后上了马车,寄清漪见此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寄清漪瞧见萧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寄清漪便问道:“你怎么了?”

    寄清漪想了想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

    萧灵看了寄清漪一眼道:“我总觉得那个祁凌云不像是南国的。”

    寄清漪挑了挑眉,开口道:“怎么突然这么说?”

    萧灵摇了摇头,然后半晌道:“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这个感觉,还有就是,若他是南国人,还会用这么摆明身份的肉骨虫吗?”

    萧灵一说完之后,寄清漪感觉有点儿道理,不过这件事儿也就这么个过去,寄清漪将温倩苏的尸体给火化了然后装在一个罐子里,想着路过南方的时候,给她照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给埋起来,

    这一路上走了过来很久,本来要去三国交界处,但是除了这件事儿之后,千飞已经书信一封带给了三国交接的使臣们,让他们提前回国,寄清漪他们此番去西域,已经不止是单纯的找出杀害千惠公主的凶手了,这件事情比较不好说,因为好像已经牵扯到了反贼一事,寄清漪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这一去,好像有很多东西,都要改变了。

    寄清漪几人之后一路上都是快马加鞭,倒是再也没有遇到什么不正常的事情,走到南方的时候,寄清漪让萧允言给瞧了一风水好的地方,然后将温倩苏给埋起来了。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