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柱男

叽栖西

    密道很暗,不过德军在这里装了照明灯,照出了墙壁上的古画。那位叫做马克的军官举着手电在前方带路。

    西撒看样子是另一波人里领头的存在,看他的名字,应当是意大利人本国人,而乔瑟夫和史比特显然不是。

    地道里很安静,安静到终于有人受不了。

    “话说,这位艾伦兄弟,你的面具真不错哎,我也想要一个。”乔瑟夫的手忽然搭上了鱼杳的肩膀,吓了他一跳,高地猛男差点没有一个反手将人背摔出去。

    “乔瑟夫。”鱼杳朝他看去,无机质的圆形玻璃镜片对着乔瑟夫,让他悻悻然的松开手。他的模样实在是有趣,让鱼杳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天哪!老哥,原来你会说话!”乔瑟夫惊叹出声,“我知道你这个鸟嘴面具,我记得是鸟嘴医生还是乌鸦医生,嗨,所以老哥你是个医生吗?”

    “没错。我是个医生。”鱼杳回答,“你们是为了什么来调查柱之男,你们对他们了解多少?”这群人显然掌握的情报要比他跟乔鲁诺得知的要多得多。

    乔瑟夫想要借故试探他们的真实身份,他当然也要从他们嘴里挖点东西才是。

    尽管乔瑟夫看起来大大咧咧,说话做事也很随便的样子,但他或许是他们这几人中最为聪明的一个,鱼杳和乔鲁诺都不会掉以轻心。

    乔瑟夫稍稍扭头与西撒和史比特对过眼神后,才对鱼杳开口。

    “史比特老爷子在追查名为‘石鬼面’的东西时,发现附在柱子之上的人形,于是将他们称为‘柱之男’。他们可以从柱子里苏醒……是曾经生存在远古一万年前,拥有近乎无限寿命的怪物。”乔瑟夫说着,表情严肃而又凝重,“他们有着超强的体能和不可思议的能力,甚至能吸收其他生物称为自己的养分。”

    鱼杳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妙,“那他们有弱点吗?”

    乔瑟夫点头:“他们惧怕阳光,在阳光和强烈的紫外线下他们会变成石头——但是变成石头只是他们的自我保护机制,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死亡。”

    西撒接话:“除此之外,能对付他们的只有波纹气功——这是一种使用太阳能量的技巧。”

    “这么说,你们都会使用那种叫做波纹气功的能量。”鱼杳了然。害怕阳光,在阳光下会石化,倒是与某些传说中的吸血鬼很相似,就是不知道如果他这回是占星术士的话,抽一张太阳神的卡牌能不能将他们晒死。

    既然已经对大家说开了波纹的特殊,那么几人也不再隐瞒。

    斯比特问西撒:“西撒,你试过对沉睡中的柱之男使用波纹吗?”

    金发青年伸出手比划了一下,“波纹是对生物使用的能力,变成岩石的那些家伙是无机物,要他们醒过来才能使用。”

    “对了,你们可以叫我JOJO!”乔瑟夫这回没有再碰鱼杳,而是绕过了他,拍了拍乔鲁诺的肩膀。

    乔鲁诺没有拒绝他的亲近,反倒很有兴趣的说道:“好的,JOJO,你是JOJO,”他朝乔瑟夫眨了眨眼,“而我是GIOGIO。”

    乔瑟夫挠头笑了起来,两堆人之间顿时亲近了许多。

    “快要到了。”马克拿着手电筒在前方晃了晃,有些迟疑的停下了脚步,“奇怪,我军在这里看守的人不见了。”

    他的话让众人都警惕了起来。

    “地上有东西。”鱼杳面具上的圆形镜片是透绿色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要比周围的人观察到的东西要多一些。

    马克直接将手电筒的光打像地上。

    “这!”众人惊呼。出现在地上的,是一片片皱巴巴的人皮,一片片的人皮,就是一个一个完整的人,他们仍然还是完整的样子,有完整的五官的四肢,从头到脚都是完整的,扁平的。

    ——就像被压路机压过去一样,他们面目狰狞,眼中还带着惊讶与恐惧。

    “他们,他们全都死了!”所以没有人能感受到周围生命的气息。

    马克瞬间就崩溃了,另一位军官也颤抖着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们今天还在与同僚们一起吃饭,一起巡逻,只不过出去了一趟,回来他们就成了这样。看着那一张张扭曲的脸,两人就像看到了自己的死亡现场一般。

    马克丢下手电筒就慌不择路的往前跑,被鱼杳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

    “别过去,那里有人。”他无视德国军官的挣扎,像拎小鸡一样将人拎到了身后。熟经训练的军人在他手里竟毫无反抗之力,令乔瑟夫和西撒都不由得侧目。能以柱之男为目标的也许都不是普通人……但他们并不知道波纹的存在,乔瑟夫留了一个心眼。

    众人很快就无暇顾及那么多了,前方烟尘消散,几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人们面前。

    “他们醒过来了!”西撒喊道。

    “怎么可能?那些紫外线灯呢!”领鱼杳和乔鲁诺过来的军官惊慌的叫道,探出头四处寻找着紫外线灯的位置。

    理所当然的,他一无所获。

    尘土中出现的人影,穿着古着的服饰,按照现代审美来说,就是一块裸胸背心加上丁字裤,再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布料装饰。这三人有大块大块的肌肉暴露在外,但这些肌肉可不是健身房出来的女性杀手,而是实打实的生命终结者。就连他们裸露在外的屁股,也肌肉分明,如果朝一块石头坐下,恐怕多半也是石头碎裂,着实让人感受不到丝毫能与丁字裤搭配的性感。

    西撒向前一步,护在了众人身前。

    倒是条汉子。鱼杳想着,手指虚握,他的白魔法杖一直都是隐藏的状态,但只要对方一有动作,他就能立刻展开攻击或者治疗友军。

    三位柱之男并没有理会前来的众人,就像人类不会理会路过的蚂蚁,他们径直向一旁走去。

    既然他们不针对众人,众人也都保持着警惕,静静地观察他们。直到其中一位名为卡特西的柱之男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块石头——那石头是一个鬼脸面具的样子,额头上有一个巨大的凹陷,就像本该镶嵌着什么一样。

    “是石鬼面!”史比特低声喊道,“我就知道,他们必然是有关联的。不,或许柱之男是要比吸血鬼还要高级的生物。”

    柱之男们似乎经过了简单的商议,决定离开此地,到外面看看人类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这里虽然是个地下空间,但也并非只有一个出口。除了真理之口外,德军还打通了能供车辆出入的通道。

    只凭借着细微的风向和空气的流动,柱之男就马上确定了出口的位置。柱之男瓦姆乌似乎是三人中地位最低的,三人中,卡兹是首领,走在最前方,卡特西和瓦姆乌的地位呈阶级向下。

    瓦姆乌走在最后,回头时动了动鼻子,眼神扫过众人,忽然将目光锁定到了他们的身上。

    “怎么了?瓦姆乌。”卡兹听到了瓦姆乌停顿的脚步,偏过头问道。

    “卡兹大人,我好像闻到了……下等生物的味道,那些石鬼面的残次品。”瓦乌姆的语气里有些疑惑,“但也许是我的感觉出错了。”他的眼睛盯住几人,在他们的身上寻找着什么。

    鱼杳众人精神紧绷,如临大敌。

    “无须在意,瓦姆乌,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要再管蝼蚁的死活。”卡特西说道,他同样动了动鼻子,似乎一无所获。

    “我明白了。”瓦姆乌回过头,没有再关注他们。

    三人消失在通道的尽头。

    “呼——”马克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的四肢都在不停的颤抖。众人也终于放松了警惕。三柱男对他们完全不在意,似乎是一件好事,毕竟是沉睡了两千年的怪物,在场的人或许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倒也不一定。

    鱼杳偏头看向乔鲁诺,金发青年似乎一直在仔细的观察柱之男。比起乔瑟夫等人如临大敌的慎重,他的表现更倾向于观察。

    而且,想到刚才感受到不一样的能量波动,鱼杳百分百肯定,自家临时小伙伴肯定用他的替身能力做了些什么。不愧是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黑手党教父的男人,心智与城府,缺一不可。

    柱之男消失在德军基地里,两方人也没有再留在这里的理由。

    “不介意的话,明天要不要到我们那里坐坐?”离开真理之口,夜色已深,两拨人也各自回营。乔鲁诺对面色凝重的西撒,发出了邀请,“你们的目的是打败柱之男,而我们希望能更深入的调查他们。”年轻的教父说,“如果可以,明天在这个地方,我希望我们能好好谈一谈。”

    乔瑟夫,西撒和史比特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好,明天下午,我们会过去的。”乔瑟夫友好的与乔瑟夫握了握手。

    这边回到乔鲁诺的别墅后,鱼杳摇了摇头,避开女仆想要为他拿帽子的手,自己手腕一转,帽子就消失在了手中。

    乔鲁诺没有说什么,直接往别墅的书房走去,鱼杳麻烦女仆拿一杯咖啡到书房后,也跟了过去。

    黑手党教父优雅的坐在书房的主位上,撑着脸。看到鱼杳进来后,朝他露出一个笑容。鱼杳自然的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蓝色的眼睛毫不避讳,也直直的看向乔鲁诺。

    “你做了什么?”他问。

    乔鲁诺也不惊讶,“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他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定位器,丢给鱼杳。鱼杳一把接住,往上看去,标明着目标位置的绿点正在罗马的市区内移动。

    “黄金体验镇魂曲的其中一个能力是将死物变成活物,我可以将我碰到的东西,赋予非生物生命。我将一个定位器变成了蚂蚁,爬到了那个叫做瓦姆乌的人身上。”

    鱼杳一针见血,“你的蚂蚁是普通的蚂蚁吗?普通的蚂蚁我恐怕在他们进行高速移动时,就会被风刮走或者高压死亡。”

    乔鲁诺当然做好了准备:“虽然现在是蚂蚁,但它本质上还是一个定位器。我命令它藏到瓦姆乌的衣服里,看样子,这个计划还不错。”他点了点鱼杳手中的定位显示器,显示器上的绿点在飞快的变化着,很快就走遍了小半个罗马城。

    鱼杳被乔鲁诺的能力惊住了。他原来知道乔鲁诺的能力与时空有关,没想到他居然还能通过载体创造生命。这实在是耸人听闻,幸好他们不是敌人。

    他压抑住自己已经跳到喉头的心跳,叹到:“你能同时控制时空和制造生命,那就算是柱之男,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难怪,难怪你刚才并未产生恐惧。”

    金发青年倒是摇了摇头。“我没有办法同时使用黄金体验的能力和黄金体验镇魂曲的能力。当我选择让黄金体验进化成黄金体验镇魂曲时,他就有了自己的意识。”他手一挥,那个鱼杳曾经见过的黄金人偶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现在的黄金人偶与鱼杳先前见到的又有所不同,不论是形态还是眼神,都与“镇魂曲”有着细微的差别。

    “你能随时切换他们吗?”鱼杳问,如果能随时切换的话,尽管不能同时使用这些能力,但也非常恐怖了。

    “曾经是不能的。”乔鲁诺微笑,身手抚摸他的替身,黄金体验伸出了手,作为他的支撑,让乔鲁诺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后就消散在空气中。金发青年走到了鱼杳的面前,坐到了高地壮汉的对面:“我说的已经够多了,你是不是该告诉我更多关于你的事情了?你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吗?嗯?”

    鱼杳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鱼杳,比起他在原来的时空查找自己身世时有一些了解的乔瑟夫·乔斯达,这位临时与他搭伙的同伴才是真正的神秘。他一定不是一位“医生”,或者说不是人们常理中的医生,因为他所表现的一切习惯和他的肢体语言并不符合大多数医生的习惯。换句话来说就是,他没有这个职业所常见的一些职业病。

    神秘的来路,神秘的身份,还有神秘的治疗能力。

    “当然不是。”鱼杳不可置否,他本来也不打算隐瞒什么,说白了,他只要收集到了信念水晶就会走,只要同伴不随时反水,倒也不需要保留实力。

    “再次介绍一下,我是一位白魔法师。”

    鱼杳朝着乔鲁诺摊开手,一把法杖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最终幻想14里的武器大小随体型变换,拉拉肥的法杖像仙女棒,放到两米的高地人男身上,整个白魔法杖的高度简直又整个乔鲁诺那么高。

    法杖通体黑色,杖头是一个蝴蝶的样子,红色的蝶翅展开,蝴蝶“身体”的地方镶嵌着一块蓝水晶。

    一只只橙红色光芒组成的蝴蝶从法杖中不断散逸而出,飞出一段距离后又重新化作光点。

    “我确实是一个医生没有错,”男人的声线厚实,让人莫名安心,“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不管是四肢尽断还是被割断了喉咙,只要你还没咽气,我就能瞬间将你救回来。”

    知道什么叫天赐吗?技能【天赐祝福】——尽管有180秒的技能CD,但是这个技能可以瞬间将技能目标的体力完全恢复。

    “什么?!”乔鲁诺瞪大了眼睛。

    “如果说柱之男害怕阳光和紫外线,那么他们也许还会害怕我。”鱼杳轻笑,“请允许我为你介绍我的魔法——神圣。”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