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阳谋

叽栖西

    志村转弧抱着小熊猫坐在沙发上思考,小熊猫趴在他的腿上,昏昏欲睡。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先是自己不小心喝了黑雾的酒,然后黑雾把自己送回了家。接下来,有“敌人”袭击了家,而杳哥拖延敌人失败,被敌人俘虏,而自己被自称是杳哥好友的AFO先生救走……而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敌人,竟然是欧尔麦特。

    志村转弧的手不禁用力一薅,小熊猫“嗷”了一声,不舒服的动了动。

    AFO把他带回了自己的据点,这是个隐藏在灯红酒绿下巨大仓库改装的根据地,随后AFO向他详细述说了事情的经过。

    欧尔麦特在五年前与敌人战斗时受的伤如今开始恶化,为了维持和平的象征,就需要鱼杳为其进行丝毫不间断的治疗。鱼杳拒绝了,欧尔麦特和英雄协会只好采取强制措施,将自己作为人质,才能让鱼杳心甘情愿的为欧尔麦特治疗。

    “志村君好好休息,鱼杳君一定会没事的,我的手下正在探查情报,一旦有了消息,我们立即采取行动,把鱼杳君救出来。”

    AFO这么说着,还派了一个穿着奇怪黑色连体紧身衣的人来照顾他。

    志村转弧从未想过欧尔麦特会是这样的人,欧尔麦特同鱼杳和志村转弧认识也有很长的时间了。他正义凛然,一言一行都足以作为社会的榜样,就连私下的样子,也和蔼可亲,实在是一位合格又惹人亲近的长辈和足以依靠的朋友。

    如果随便让一个人来告诉志村转弧,欧尔麦特实际上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志村转弧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但是那天晚上又是他亲眼所见……

    志村转弧少有的感到了迷茫。

    朝日小仙女一路守护着志村转弧来到这里,也许是受到了召唤者的影响,她看起来无精打采,虽然没有消失,但看起来非常虚弱。志村转弧让她落在自己的手心里休息,结果朝日小仙女抱着他的手指就这样沉沉睡去。

    这让他更担心鱼杳如今的处境。

    一夜无眠,第二天,AFO给他带来了一套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并告诉他情报已经确定了,鱼杳被英雄协会囚禁在雄英高校的密室里,只是被控制住了,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AFO说:“我们确立好营救计划了,需要志村君的帮忙。”

    志村转弧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AFO的计划是这样的,他们已经调查好,后天下午,一年级A班的学生会在欧尔麦特的带领下在名为USJ,全名假想灾害事故现场的演习场进行灾害救助内容的学习。USJ距离校园主要教学楼有一段距离,在那里发起诱攻足以起到声东击西的作用,让雄英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里。而AFO的人手,就可以趁此机会找到被囚禁的鱼杳,将其救出。

    “我要做什么?”志村转弧问。

    “我希望志村君能作为袭击USJ的中心人物。一是欧尔麦特绝不会对你视而不见,二是就算你失败了,你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为了用你来控制鱼杳君,你会非常安全。也只有志村君才能吸引如此多的关注了,况且你的个性也十分强大,就算是欧尔麦特,只要能接触到他,他颓败的身体一定会马上崩溃的。”AFO说道。

    “可是那是欧尔麦特。”志村转弧淡淡道,制服欧尔麦特,谈何容易?

    “想必志村君也知道,欧尔麦特已经不是全盛时期,受伤后,每日只能维持短暂的爆发状态。我会派人在他上班期间拖延他爆发的时间,而在USJ时,志村君只要带上我准备的帮手…一切都不是问题。”

    雄英入侵计划就这么定了下来。

    结果第三天的傍晚,AFO就得到消息,鱼杳从仓库底下的研究室逃了出去,在房间里躺着的是为他换药水的医生,而监控显示,这人早在下午就伪装成了医生逃之夭夭。

    AFO马上命令让人看好志村转弧,封锁关于鱼杳的任何消息,也不能让任何可疑的人接近他。只要志村转弧还是按照他所给的剧本行动,就不会出差错。就算鱼杳已经跟欧尔麦特汇合,他们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计划。

    只要志村转弧在场,不管是作为敌人还是人质,他的存在都足以动摇欧尔麦特。只要能将欧尔麦特杀死,什么都是值得的。

    AFO瞬间改变了自己的方案,比起让志村转弧去对抗欧尔麦特,现在更好的计划也许是自己将其作为人质……

    想到逃跑的鱼杳,AFO暗骂了一句废物。敌联合的人只是棋子,烂泥扶不上墙也就罢了。合作了这么久的医生居然也被鱼杳算计。

    不断的妨碍自己的计划,不断的阻挠自己的行动,就连个性也无法盗取。AFO咬牙切齿,等欧尔麦特一死,下一个就是你。

    志村转弧并不是毫无所觉。

    尽管他性格内向,但从小也算是跟着鱼杳一起接受着好些职业英雄的训练,不仅身体素质比一般的学生高出许多,就连战斗意识也非常强。

    周围看着他的人变多了,脑海中形成了这样的概念。

    志村转弧不动声色,心中却提起了警惕。目前能接近他的也就只有AFO和他的手下,既然计划已定,那这算是什么?

    忽然感到胸口的口袋里传来一阵热度,志村转弧一愣,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里,隔绝了在房间四处若隐若无的视线。

    朝日小仙女自先前便一直沉睡,志村转弧不能一直将她捧在手心,又不放心将她单独放置,于是便把小仙女装到了自己胸前的口袋里。进了浴室,他赶紧把小仙女从口袋里拎出来。

    原先睡的人事不省的朝日小仙女此刻却非常精神,抱着志村转弧的手指,就自己煽动翅膀飞了起来。

    “朝日?”志村转弧用指腹蹭了蹭朝日小仙女的脸,指头上传来灼热的温度。朝日小仙女环绕着他飞了一圈,飞到他脸前捧着他的鼻尖给了一个亲吻。

    一阵光晕在志村转弧的眼前散发,志村转弧闭上眼,再睁开眼时朝日小仙女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有着紫色小翅膀的小仙女。

    正是学者的另一个召唤兽:夕月小仙女。

    见到夕月小仙女,志村转弧一喜。这说明鱼杳脱离了危险,以此为信号告诉自己安全无碍。

    志村转弧三两步走到浴室的花洒旁,打开花洒,让水声遮掩自己的声音,以防隔墙有耳。

    “夕月,杳哥是不是没事了?”

    夕月小仙女扇扇翅膀,矜持的点了点头,双手比划着什么。

    可恨自己听不懂仙女话。志村转弧压下心中的激动,随意冲了澡,换上衣服,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才出了浴室。现在还不是时候,在浴室里呆太久会被怀疑的。

    应付了来看望自己的AFO,志村转弧才裹着被子,把小熊猫放在床头,自己躺在了床上。

    夕月小仙女躲在被子里,为这个小小的空间带来了令人安心的光芒。志村转弧手心朝上,她就在志村转弧手心写字。

    ……雄英……安全……

    AFO……敌人……

    假的……欧尔麦特……

    信息到此就结束了,不是鱼杳不能给志村转弧传递更多的信息,而是小仙女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为了让小仙女学会比划这几个字,鱼杳已经费尽心思。但他相信志村转弧一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他家的孩子,不至于连这都不懂。

    志村转弧大概明白了。

    鱼杳现在确实是在雄英,只是不是像AFO说的被囚禁在雄英被迫给欧尔麦特治疗,而是安全的在雄英给他传递情报。而AFO,才是真正的敌人,那么他说的一切或许都是欺骗自己的。就连欧尔麦特,也许也是有人拥有可以变化的个性,变成了假的欧尔麦特让自己看到。

    志村转弧马上撕下手指上的纱布,五指轻轻摩擦身下的床单,很快就扯下一小块布。忍着痛咬破自己的手指头,他迅速的在布上写下自己的信息。

    明天下午,USJ。

    夕月小仙女扇扇翅膀,给志村转弧治好了手上的小伤口。志村转弧看着小仙女抱好了布团,用五指轻轻握住小仙女的身子,个性被动发动,小仙女就消失在了光芒中。他微微叹气,果然他感到的一切“不正常”并不是真实,只是为了他而独作的戏码。

    那么为了不让反击计划出差错,自己也要走好AFO为自己准备的“剧本”了。

    感应到夕月小仙女血量归零解除召唤后,鱼杳在雄英的休息室里立刻进行了重新召唤,拿到了志村转弧留下的布条。

    他马上找到了驻守的欧尔麦特和根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AFO想要拦住上班路上的欧尔麦特来消耗其个性爆发,但他想不到欧尔麦特今日为了能第一时间得到志村转弧的情报,留守雄英。而他的“剧本”谎言也轻易的被揭穿。

    “明天我和相泽君负责对付AFO,有相泽君的消除个性,能极大的限制AFO的能力。况且他在五年前受的伤…也未没有后遗症。鱼杳君负责保护志村少年,保证他的安全后再对我们进行支援。A班明天下午改为自习。”

    欧尔麦特说。

    AFO反入侵计划正式定下。

    AFO曾夺取了一种个性,能开启一道定向传送门,将标记过的人传送到自己的身边,只是比起黑雾的双向传送门来说,AFO夺取的这个能力只能单向传送。

    为什么当初不夺取黑雾的个性?

    正如很多个性会直接体现在外貌上一般,像黑雾,尾白的个性,如果不具备他们本身的姿态是无法使用能力的。就连当初黑雾被逮到AFO和黑心医生的实验室里,也是想通过各种办法“提取”个性。如果连异形形态的个性也能被夺取,那么不管有多少个英雄协会,AFO只手便能摧毁社会秩序。

    志村转弧在出发前被一位个性是压缩的敌联合成员收到了一个弹珠大小的玻璃球里,其余敌联合的成员也分别化作玻璃球,被一起装在口袋中。渡我被身子变成了雄英普通科的一位教师,带着伪装的压迫广直径入了雄英。

    众人在USJ的门口凭空出现。

    “准备好了吗,志村君,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的计划,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出鱼杳君。”AFO“看”向志村转弧。灰蓝色头发的少年这些日子憔悴了许多,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眼睛。

    “我知道了。”志村转弧回答道,并不去看AFO,他担心AFO是否会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什么,只垂着眼睛,悄悄用余光观察周围的环境。

    杳哥和欧尔麦特已经得到了消息,必然会有所防范。志村转弧这么想着,心中稍安,跟着AFO走进了USJ的场馆里。

    他们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场地中间的相泽消太。相泽消太拿着记录的文件板,跟穿着英雄服的13号老师站在场地外,而灾难模拟场地中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应该是学生正在里面进行灾害救援的模拟课程。

    察觉到门口传来的动静,相泽消太回头,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志村转弧插着口袋,低着头看他的身影。

    这小子这时候还真像个反派……

    相泽消太内心这么想着,配合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志村同学?你没事吗,太好了……这些是?”

    他悄悄把手伸进口袋,按下口袋里的手机按键,分布在场地各个地方伪装成学生发出动静的职业英雄们顿时精神凛然,全神贯注的盯着敌人的动静。

    志村转弧猜也能猜到现在在这个演练场里的不是他的同学,而是各位雄英的老师,说不定杳哥还会在监察室通过摄像头看着这里。

    公开处刑。

    AFO伸出一只手,按在志村转弧的肩膀上,像是在给予他与雄英对抗的勇气。

    志村转弧只好冷漠的抬起头,质问相泽消太:“相泽老师…我哥在哪里?”

    相泽消太紧皱眉头:“我正想问你发生了什么,志村同学,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赶到的时候,你跟鱼杳君都不见了。”

    “够了,”志村转弧低吼出声,咬着牙,表情隐忍,“还想要欺骗我吗,啊,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我都看到了。没想到职业英雄也是这样一群卑鄙的家伙。”

    “欧尔麦特?”相泽消太疑惑道,“志村同学,这一定有什么误会……!”

    “是吗?”志村转弧眼角一斜,瞟见AFO正对自己点头示意。

    “那么,叫欧尔麦特出来对峙,如何?”

    AFO对志村转弧说的计划是,将欧尔麦特引出来,由他来牵制最强的欧尔麦特,他就可以派遣自己的手下去救出鱼杳。而为了以防万一,他需要志村转弧在场,再健实的肌肉,恐怕也抵不住志村转弧的无差别崩坏。

    说白了,也就是想多留一个“把柄”在手,或许能以志村转弧来威胁欧尔麦特。

    只要能让欧尔麦特痛苦的事,AFO都非常乐意付之行动。

    当欧尔麦特接到信号后风尘仆仆的赶到练习场时,AFO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尽管谁都看不见。

    看呐,欧尔麦特,OFA,和平的象征,今天就要粉碎,就要陨落了。如果可以选择,AFO一定会让志村转弧补上这断绝欧尔麦特性命的最后一刀,这种将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令人沉迷其中。

    “哦?听说今天还有学生在这里演习,志村君,你怎么看?”AFO发出低低的笑声。

    “无所谓,如果所谓的英雄都是这样的人的话,早点去死。”志村转弧说道。

    AFO一声令下,两人身后的敌联合众人四下分散,面色狰狞的行动到各个在灾难地区的训练场里。

    训练场里很快就穿出了同学们惊慌失措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一些惨叫。

    志村转弧面不改色的调整自己的站位,做出一副也想下场的样子,他也没忘记看向AFO,“有个嚣张的家伙,让我去解决他。”对不起了爆豪君,志村转弧在心底默默说。

    AFO欣然应允。只要志村转弧的“心”在他这里,他就跑不了。

    一直紧盯着AFO的欧尔麦特见到志村转弧离开,松了一口气。

    和平的象征英雄与相泽消太对视了一眼,相泽消太瞪向志村转弧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做个了解吧,AFO。”

    欧尔麦特看着AFO面目扭曲的脸,下定决心。

    上个时代的斗争,AFO的终结,就让他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